第16章


  “你不要去!他又不想让外人看见他哭!”林雉脸上表情在陶宸意表示要上楼之后瞬间变了,像是被陶宸意的举动冒犯到。
  陶宸意似乎有些无奈的跟林雉对视,然后开口说:“金湖大道附近开了新开了一家泰餐厅,我想晚上带你们去尝尝呢。”
  言下之意是需要林雉和许睿尽快和好。
  最后陶宸意跟在林雉后面上了楼,林雉走进卧室之前跟站在他身后的陶宸意开口说道:“你在门外等着,不要进来。”
  林雉进去卧室,门甩上的时候不小心没关紧,陶宸意站在门外从缝隙里看到一条浅灰色的衣服掉落在地上。
  林雉路过的时候捡了起来,陶宸意发现是一条睡裤。
  “怎么把睡裤也蹬掉到地上了?”林雉抬起来眼睛望着床上什么也没盖只穿着睡衣上衣光着两条腿趴在床上闷闷哭的许睿。
  许睿这时候哭得眼睛还有些红,听到林雉的声音,脑袋从枕头上抬起来。
  他这个时候像是终于哭够了那样,起身盘腿坐了起来。
  林雉把睡裤放在了许睿的腿上,他的身影挡在床前,陶宸意又听到他说:“蚊子咬了腿上?谁让你昨天晚上不听话非要往后庭院小竹林里跑,你那蜗牛真能吃出来竹叶跟大树叶的区别?”
  许睿好像在跟林雉用手语交流,陶宸意的视角看不到许睿的动作,只能看到许睿伸手接过来裤子,穿上去之后在床边耷拉下来的两条腿。
  穿完裤子,他就突然脑袋靠在了站在床前的林雉的腰上。
  这会儿的身型对比下,显得小学生身高的许睿有几分瘦小了。
  林雉看他这副样子,然后想了一想之后说:“我今天给你补回来还不行?”
  看着许睿也不哭了,也套上了完整的睡衣,在陶宸意礼貌敲门之后,林雉允许他进来了。
  陶宸意进来跟许睿打招呼,许睿抬起来眼睛看见他,像是完全一扫刚才不愉快的情绪,从床上蹦下来跟陶宸意也打招呼回应他。
  陶宸意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间卧室,床上一扫的时候看见一张毛毯还有一张薄被,很明显的两人的位置,床头和床尾各放着一个枕头。
  他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你们俩这么大了还睡一个床啊?”
  这间卧室确实很宽敞,再仔细一看,衣柜也满满占了一堵墙,陶宸意转过头,在书桌那里看到了两人的书包。
  林家这么大的宅院,不可能空不出一个空房间给许睿住,但是许睿现在已经十四岁了,小时候可能出奇胆小又因为生病的缘故跟林雉分不掉床因为害怕,可是现在许睿除了不会说话,性格容易害羞了一点已经和普通小孩没什么差别了,却还跟林雉两个大男孩睡在一张床上。
  陶宸意问完这个问题之后,看到许睿和林雉同时望向自己,眼里好像有些疑惑。
  他紧接着走近他们的书桌前,然后看到未完成的作业上,他见到过的林雉的字迹,但是上面是重复的罚抄内容,按理来说以林雉惯常的聪慧和优异的成绩,应该不至于被罚抄这么多作业才对。
  陶宸意没忍住翻了一下作业本的封皮,发现果然是许睿的名字,他又皱眉问道:“林雉,你帮他抄写这些东西,你们字迹又不一样,你们老师不会发现吗?”
  还是说老师因为碍于林家的势大,对这件事也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
  就在陶宸意自以为已经思索到答案的时候,他听到林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啊?谁说我们字迹不一样啊,我们的字迹非常相像啊。”
  陶宸意惊讶的目光望向用理所当然一样的语气讲话的林雉。
  “他一开始和我一起上家教课的时候字写得太差了,我就让他临我的字。”
  陶宸意紧接着就不太理解的追问:“那你为什么要让他临摹你的字啊!?”
  一般来说字写得差要临摹练字也应该去临一些书法大家的吧,林雉总不可能在没去学校的时候就已经算准许睿会被罚抄写吧。
  林雉此刻脸上的表情像是有点被陶宸意的诸多问题给惹烦到:“哪有这么多为什么,我字写得不错,教他好上手,怎么了。”
  陶宸意这时候突然低头发现了他们两人脚上一模一样的拖鞋,然后再抬头看许睿的表情,他也有点不理解的望着自己,只不过看起来不像林雉那么具有攻击性。
  许睿没有觉得不对。
  比如明明已经十四岁在家里有这么多空房间的情况下依然没有和林雉分床,比如从小开始临摹林雉的字迹……
  陶宸意从他们叫脚上一模一样的拖鞋一路扫到他们同样款式的棉质睡衣上,再到两人眼神本质同样的情绪中后知后觉的感到一丝不太对劲的感觉。
  陶宸意觉得很诡异,从这一刻来讲,他从他们的眼睛中看到同样的东西。
  像是一张白纸,邪恶和单纯的两面,他们都有很纯粹的不解。


第24章 
  早自习下课以后,班级里坐在教室后排的几位高个儿男生起身活动开来,几人路过许睿旁边的过道的时候,有一位吸了吸鼻子:“怎么有一股儿奶腥味啊?你们闻到没有啊?”
  走在前面的听到他的话嬉笑着说道:“谁啊,哪来的奶腥味,你说的好像谁这么大还没断奶似的。”
  “啧,别再啰嗦了,我怎么没闻到啊,再磨叽一会儿食堂人都满了,我早上起晚了还没来得及吃早饭呢!”
  “行行行,赶紧走……”
  几个半大男孩你推我攘的走出了教室。
  等这群男生走了,许睿才慢吞吞从桌面上抬起头来,然后也吸了吸鼻子,仔细嗅了嗅。
  虽然他很不想承认,但是他确实是这么大了还没能断了奶。
  从上次林雉忘记帮他拉拉腿开始,两人闹了小别扭,林雉不仅在那天晚上帮他做了两次拉腿运动,还跟许睿约定说要等等他,于是林雉睡前都不再喝奶了,睡前照例送来的两杯都进了许睿的肚子里。
  许睿努力闻了半晌儿,一点儿味道都没闻到,但是这很有可能是因为奶味在他身上他已经闻习惯了。
  不得已,他只能有点难为情地偷偷碰了碰坐在他旁边的林雉的胳膊肘,林雉这时候正在许睿的书本上勾划东西,这是昨天老师布置的预习任务。
  尽管班级里面除了林雉之外好像都是看不懂手语的,但是许睿却还是像是很怕别人看懂或者看到那样。
  林雉这时候垂着眼眸,从胳膊下面被许睿小心翼翼塞过来一个小纸条,神神秘秘的样子。
  纸条上面写着:你闻闻我。
  林雉缓缓抬起来眼皮,转头看向许睿:“怎么了?”
  许睿又赶紧抽回来拿张纸条,在上面写:你闻闻我是不是有奶腥味。
  他把纸条推到林雉眼前,然后确定他看到了,就直接伸着脖子凑到了林雉面前。
  他这一下凑得太近,林雉眼睛只动了一下就看到了许睿的衣领上有一小片奶渍。
  可能是早上喝牛奶的时候不小心滴在上面了,但是许睿没有注意到。
  林雉动手把许睿的衣领往里掖了一下,然后说:“好了。”
  那块奶渍被盖住,看不到了。
  许睿感觉到他的动作就明白了大概是牛奶撒上了,他有点苦恼地想,可能掖在里面自己身上还是会有味道的,没有等他想出什么所以然,就被一道声音打断了思路。
  刘晓悦的声音在身边响起来:“许睿,你们在干什么!?”
  他跟林雉两人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而且久久的都不动,完全不像是班级里面其他男生三五成群嬉戏打闹之间的距离感。
  许睿在这个班级里面没有什么朋友,能够跟刘晓悦成功交流,该是因为刘晓悦是他们组的组长,每天会代替老师检查他们的作业。
  这样小半个学期下来,许睿才算是在班级里面有了除掉林雉之外还能不时交谈两句的人。
  许睿现在会随身携带一个便利小本,跟同学讲话会写在上面。
  平常刘晓悦要是过来跟许睿讲话的话,许睿还是会很积极地跟她讲些什么,可是今天似乎是因为怕走到自己身边的刘晓悦也闻到自己衣领子上的奶味,他把慌忙把书包里的作业掏出来一把塞到刘晓悦手里,然后就别开脸。
  好像是一副不想面对她,很逃避的样子。
  刘晓悦看到许睿反常的用后脑勺对着自己,耸着肩膀头趴在桌子上,有些疑惑不解地问道:“怎么了啊?”
  林雉这时候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刘晓悦,淡淡回答:“他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现在想休息一会儿你不要吵到他好吗?”
  刘晓悦面对着对待自己的态度不是很有友好的林雉,不得不轻轻“哦”了一声,然后慢慢迈开步子走了,林雉的态度让她觉得自己好像非要打扰许睿休息一样。
  刘晓悦心里有些不适,她回忆起来,一开始的时候林雉来到这个班级对待谁的态度都很好,为人谦和,跟谁讲话都很温柔礼貌,对她也是一样,可是后来什么时候就发生了转变呢。
  好像是从她开始是不是找许睿讲话开始。
  可是如果把林雉套进青春期小女生之间因为不想被抢走好朋友而吃醋摆脸子的事件里,刘晓悦又忍不住心里一阵恶寒。
  从林雉和许睿一起回到校园生活开始,许睿的成绩一直就在中等偏上,林雉还依然是不出所料的优异。
  但是这对于林家来讲,林雉恢复了正常的生活,跟许睿一起变得像平常的普通小孩一样,做这个年龄该做的事,就已经是万分超出他们预料的事情。
  往前推上四年,那个时候林雉自己跳楼摔得站不起来之后,还完全抗拒做任何的康复训练。
  可是在许睿这个小孩来到林雉身边之后,林雉很明显的发生了生活态度的转变,甚至都没有用很长时间,不过为此许睿付出了一部分代价也是真的。
  因为近年来很少再做出什么骇人听闻的事情,越发往一个正常人的言行举止靠拢,他与陶怡盈之间的关系也逐渐不像之前那样冰冷又剑拔弩张。
  这点可以由,她已经数次参加林雉和许睿的家长会可以看出。
  而对于许睿这个小孩,陶怡盈心态其实很复杂,她甚至还能记起来当初他发着高烧,身子蜷缩成小小的一团窝在林雉的大床上的画面。
  不可否认的是,许睿小时候在林家生活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林雉几乎是在差点儿将他整个摧毁的时候才罢手。
  似乎是因为年龄的增长,又或者是某次在窗口看到的两个小孩从家里离开背着书包去上学的画面,使得陶怡盈多年似乎已经不会跳动的一颗心感受到了一丝温度。
  而处在有关身高问题的成长的烦恼之中的许睿终于在每晚两杯奶,早上一杯奶的规律补充营养的计划中,在彻底喝吐,闻到奶味就干呕之前,他开始长高了。
  而且是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生长,他整个像是终于长开了那样,不再那么像是一位小学生。
  他的眉眼骨骼出落得越发完美,一双干净明亮的眼睛镶嵌其中,鼻梁高挺,而因为近年来每天晒一会儿午后阳光的计划安排,使得他之前跟林雉生活在深宅大院里捂白了一点的皮肤又变成了健康的小麦色。
  在他即将告别十四岁的那天晚上,他迎来了人生第一次梦遗。
  清晨的时候,林雉听到许睿冲进浴室冲澡的动静。
  他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不动声色的目光扫过浴室的玻璃门,一副完全了然于心的自若模样。
  等林雉倒完一杯水刚坐下喝了口,就看见浴室的门突然被拉开了一道缝隙,一只湿漉漉沾着水珠的手伸了出来,然后比了几个手势。
  林雉紧接着起身打开衣柜,从里面找出来许睿的内裤,然后挂在了许睿伸出的手指上。
  许睿套上内裤之后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光着腿,裸着上身,不知道是因为和林雉同为男生还是因为彼此之间过于熟悉,他完全没有在林雉面前遮掩自己身体的意识和习惯。
  林雉这个时候坐在书桌前,似笑非笑地望着从浴室里走出来,套上睡衣之后依然脸红扑扑的许睿,他开口说道:“睿睿变成大男孩啦!”
  就算在这个时候,许睿感到害羞的时候,第一时间的本能反应也还是往林雉怀里扑,哪怕本身打趣让他感到难为情的人也是林雉。
  许睿这个时候还没有发现自己和别的同龄人的不一样,因为他的世界实在是太封闭了,他不明白他跟林雉这样像是小时候一样做一些亲昵的行为有什么不妥。
  他虽然和林雉一起进入了校园生活,但是林雉在他身边,无形中的保护欲控制欲又太强,许睿甚至这么多年都没能在林雉的监督下交到一个朋友,每次都是刚有点友谊将要发生的苗头的时候就被林雉狠狠扼杀了。
  他像是活在一个真空的玻璃罩里,看着他的同学们一起玩乐生活,却很难拥有除了林雉之外的玩乐伙伴,当然,这其中也有一部分许睿的性格原因作祟。
  许睿在这样的生活中迎来了自己的初中毕业,那一年,陶怡盈吩咐人给许睿定制了一套小西装,过年的时候陶怡盈带着林雉和许睿都参与过林家的家宴,由此许睿这个在林家一向不太有存在感的人终于在正式场合露了面,也可以算是变相地承认了许睿的养子身份。
  林勤生自己擅自收养跟得到陶怡盈的承认又完全是两码事。
  在毕业的那年暑假,陶怡盈甚至还在餐桌上提起来庆祝许睿生日的事情,她跟许睿讲,开学以后就要步入高中了,可以适当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