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佛脆弱的心真的被林雉轻轻揉了两下,心头没由来的一阵酸涩。
  “别担心啊,我以后保护你好不好?”林雉语气里带着笑意:“咱俩再不去上学,可要连小学毕业典礼都赶不上啦!”
  门口在林家已经工作过几年的女佣听这位林家少爷又在装人了,顺着胳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第22章 
  那一年的暑假过后,林雉和许睿空降到了当地的私人贵族学校的小班。
  许睿因为已经太久没有上过学,跟着林雉穿着新学校的统一校服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脸上是难掩的不安。
  而且近两年他和同龄人的接触的世界相比又相对封闭许多,走在修建成欧式花园风格的学校里,穿着统一的男孩女孩在身边走过,许睿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过这么多的同龄人,一路上拽着林雉的袖子不松手。
  林雉也没理他,任由他一路拽着自己,走得都不利索了,在林雉身后踉踉跄跄的,差点儿踩到林雉的鞋子。
  等走到他们的班级门口的时候,班里同学都差不多已经来齐了,现在还是早自习的时间,班主任在讲台上坐着,坐在下面的同学不知道是不是早就听闻今天会有两名新同学转过来的消息,当林雉和许睿站在班级门口的时候,里面的声音突然安静了一瞬,下一刻,那小声议论,交头接耳的画面就开始出现。
  许睿在林雉身后,小心翼翼抬起来眼睛朝里面望了一眼,正好撞见有些同学投过来的好奇观察的目光,他又飞快地把头低了下来,藏在林雉的肩膀后面。
  不过十二岁的林雉并没有很宽厚的肩膀可以让许睿做遮挡,但是许睿却异常执拗的很扭捏地站在林雉后面,任凭林雉拽他几次想要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并排站在班级门口。
  尝试了几次无果之后,林雉站在那里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容跟那位站在讲台上的老师说道:“不好意思,他有一点害羞。”
  那是许睿来到新班级的第一天,给班级里所有人留下的印象。
  他像是一条不太灵活的尾巴缀在林雉的身后。
  尽管因为某些原因,两人都免去了自我介绍,但是因着他们的身份,班里的很多同学都已经听说过他们的名字。
  许睿头两节课的课间都在走神儿,看着一些半大小孩三五个聚在一起说笑打闹,他就安静坐在课桌前,也不太动弹。
  这样的不可抗拒的被吸引走注意力之后,他就忘记了上厕所这件事。
  他又很不好意思在上课的时间举手报告老师自己要去上厕所,而且老师大概也是看不懂手语的,还没举手,他就已经臆想出来了被他憋红脸费力比划着手语,老师却看不懂,下面的同学哄堂大笑起来的画面。
  这样的臆想让他生生憋尿憋到了下课,结果到了下课,又对学校的厕所有阴影。
  林雉正在翻看着书本,对比这里课堂和他家教老师讲的有出入的地方,就突然感觉到坐在身边的许睿用腿蹭了一下他的膝盖,然后又用手拽他的衣摆。
  林雉转头看他,许睿脸色泛红,蹙眉望着他,拽着他衣摆的手又晃荡了两下。
  “要上厕所?”
  许睿感到有点不好意思,想一想已经到了六年级,而且还是男孩子,长这么大个子上厕所却还要让人陪着才能上。
  林雉看着他难堪羞愧而涨红的脸颊,很轻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此后林雉的上学生活里面又多了一项任务,要给在学校上厕所却不愿意落下隔间的锁的许睿看隔间的门。
  让别的同学不要不小心推开。
  比起来不能说话又非常怯于和同龄人交流的许睿,林雉很快就在班级里面跟一些同学说得上话了,特别是班级里的班委们。
  而许睿在开学的头两个月还在上学的时候很紧绷神经,好像很怕重蹈覆辙,经历之前被霸凌的惨事。
  直到两个月后,无事发生,他才慢慢放松了一些警惕。
  事实上他的那些在上学前的小磨小蹭还有完全不愿意跟同学交往交流的举动都被林雉当成了他抗拒去学校上学的消极反抗行为。
  如果他知道了许睿一直在心里悄悄担心什么,估计也要感到不可思议。
  因为许睿好像根本不理解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对这样的身份给他生活带来的一切变化也一无所觉。
  林雉好几次看到他跟自己放学的时候坐进来接他们的劳斯莱斯车里的时候,他还迟迟收不回那落在被家长接走的孩子身上羡慕的眼神,直到他们的行驶出去,再看不见他那同学的身影。
  后来的某一天,因为隔着过道位置的一位女同学帮许睿捡起来了掉在地上的橡皮,由此开始,许睿收获了自己的第一段小学生友谊。
  那是位性格比较温柔文静的女生,对许睿表现出来友好的态度,甚至还说对手语很感兴趣,让许睿教他。
  许睿一开始对这来之不易的友谊非常珍惜,也抱有很大的热情,所以最后开始的时候他经常在课间教授那女生手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林雉看见之后就很生气。
  然后在晚上就不太愿意帮助许睿完成作业了。
  因着这样的原因,许睿就不太经常教她了。
  于是两人之间渐渐疏远了一些,后来为了挽回这段来之不易的友谊,许睿在那一年联欢晚会的前一天去晚上,给那位女生亲手制作了一张贺卡。
  但是没有想到明明头天晚上装进了书包,第二天要送出去的时候却消失不见了。
  去学校上学之后,规律的作息生活还有学校的课程确实消耗了许睿的不少精力。
  这让他晚上的睡眠状况也改善了不少。
  那年年末的一天,半下午的时候开始淅淅沥沥地下雨,吃完晚饭,就下得更大了。
  许睿因为在学校联欢晚会的时候看见两个同学拿饮料瓶干杯,于是每晚两人喝牛奶的时候都要坚持和林雉碰一下玻璃杯。
  深夜的时候,一声闷雷从天边炸开,许睿突然从梦里惊醒过来,一身的虚汗。
  他坐起来胸口剧烈起伏起来,然后很快地就去寻找林雉的身影,他掀开林雉的薄被,钻进去,爬到林雉那头。
  林雉被他的动作弄醒,本来正在熟睡中,这让他有几分不耐烦,他张嘴语气就有些不太好:“你半夜不睡觉你干嘛!”
  结果他听见淅淅沥沥雨声伴随着的还有打雷的声音响起来,然后就是近在咫尺的许睿的喘息声。
  许睿整个身子蜷缩起来,窝在林雉胸口,他呼出来又急又粗的气息扑在林雉心口,林雉心口突然一阵暖呼呼的。
  他抬手摸到许睿有些潮乎乎的睡衣,身上温度却不怎么高,像是又被吓醒出得冷汗。
  许睿明明已经很久都没有再做噩梦了,不知道今天怎么会又这样。
  林雉在从一年前在许睿父亲的坟前看到脸色冻得发青的许睿的时候,再到后来许睿变成不会吃喝不会哭闹没有情绪的木头人之后,他就明白了一件事情。
  他对待许睿不能像是对待他以前的玩具那样,随便的拆毁又组装,像是剪断棉布娃娃的四肢,又或者像是扯掉一朵花的花瓣那样。
  如果他想得到来自许睿的长久陪伴,那么他不得不转变为一个保护者。
  因为许睿不能被恐吓威胁震慑所驯服,他会直接整个碎掉。
  在他能够在听到林雉的脚步声就开始害怕的时候,林雉的脑海里那些千奇百怪的残酷手段都不能再透露出来分毫。
  他将用一些温情手段来加深许睿对他的依赖然后达成控制目的。
  这手段的效果分明。
  但是在现在这样的一片黑暗里,刚从睡梦中醒来还有几分困倦不耐的林雉也不愿再往脸上挂什么温情的表情。
  “是不是做噩梦了?”林雉声音温柔地问道,用手又轻轻拍了拍许睿不断发抖的后背,他安慰一样讲:“晚安,祝你以后都不再做噩梦。”
  他在黑暗里用最轻柔的语气讲话,脸上却是一片冰冷毫无表情,那种诡异的违和感让人看得心里发凉。
  但是许睿看不到,在又一声惊雷响起来的时候,他的身子猛地往上一窜,他伸出来胳膊搂住了林雉的脖子。
  林雉忍不住皱眉,之前下这么多次雨,打这么多次雷怎么没见许睿害怕,心里有些不满许睿的越发娇气,但是随着一句“害怕打雷?”的询问,林雉还是双手抬起来捂住了许睿的耳朵。
  林雉的手掌干燥温热,捂住许睿耳朵阻隔了一部分打雷的声音,这给了许睿莫大的安全感。
  这让许睿有些没忍住,搂着林雉脸颊也贴过去噌了两下。
  这样明晃晃亲昵的撒娇举动,他连对吴婶都没有做过,只有很小时候对他父亲才这样过。
  林雉的神情上闪过一瞬间的空白茫然,然后紧跟着皱着的眉头再次收紧,他张开嘴:“你……”刚吐出来一个字,又突然收住,渐渐抿紧了嘴唇。
  他好像对胆小内向爱撒娇的许睿想要讲一些批评的话,但是又不那么真心实意地想伤害到许睿。
  让伤心的许睿再也不会做出来这样的举动。
  停顿了半晌儿,林雉才像是终于组织好了语言,对着许睿说了一句:“睿睿!你真嗲!”
  语气有点像是批评但是又不那么像,好像还有点说不出来的抱怨的意思在里面。
  林雉说完之后,又听见外面声音很大的雨声,加上自己捂住许睿的耳朵,猜测许睿可能没有听到。
  于是,他把捂住许睿耳朵的手掌微微掀起来一道缝隙,凑近了又说了一遍:“睿睿!你真嗲。”
  好像一定要让许睿听见一样。
  但其实这个时候,外面的雷声也停了,许睿也再一次进入了梦乡。


第23章 
  随着两人进入校园生活开始,两人的生活都变得规律起来。
  私立学校的小班教育模式很严格,许睿在课堂上回答不出来问题的时候总是不免被罚抄一部分知识,不过类似于这样的一部分作业被林雉归类于多余的作业,通常由他来为许睿完成。
  许睿只需要完成自己和别人一样的那些作业就好了,这样他完成作业的时候时间还不算太晚,他可以打一会儿陶宸意送给他的游戏机里的游戏。
  在周末的时候继续上自己的美术课,平常闲暇的时刻还会亲自去家里后院的庭院里摘菜一些新鲜的树叶喂给他的蜗牛吃。
  每年的暑假,林雉会和他一起去国外看两场欧洲杯。
  在某种意义上,除去没有来自父母的亲情陪伴以外,许睿过上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标准幸福小孩的生活。
  虽然林雉有时候性情古怪在某些莫名其妙的点上会生许睿的气,但是许睿发现他的示弱撒娇开始变得异常的有效用。
  他慢慢开始发现,林雉好像不会轻易对他做出什么不可挽留的伤害。
  这样的堪称无忧无虑的生活一直到他的初中二年级,许睿迎来了成长中的一件令人忧心苦恼的烦心大事。
  他发现他不长个了。
  在周围的同学已经渐渐高出来他一个头的时候,他还依然停留在他小学时候的那个身高没有任何变动。
  这让他在初二年级的男生中间衬得像一个矮萝卜头。
  许睿处在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对身高的敏感性也像大多数男生一样突出。
  眼看着林雉之前只比他高出来一个头尖,现在他却只到林雉的肩膀头,这让原本还算生活在安逸生活里的许睿郁郁寡欢起来。
  陶宸意那个时候已经上了高中,跟许睿和林雉在一个学校,学校里分成初中部和高中部,都在一个校区里面。
  在学校里面有时候会偶遇,陶宸意邀请他们去家里玩的次数多了起来,同样的,有时候他也会来到他的姑姑家里找林雉和许睿他们。
  这天的周末他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在半下午,太阳将落未落。
  一楼客厅的落地窗前只有林雉的身影,坐在那里心不在焉的翻看着一本书,旁边的一杯茶已经半点儿热气都不冒了。
  “怎么就你自己在这里,我以为这个时间你应该在和他在后院踢球。”陶宸意走进门看着神色寡淡的林雉开口说道。
  “许睿呢?”陶宸意问。
  林雉的眉头很轻微的皱了一下,回答说:“在楼上卧室里哭着呢。”
  陶宸意有点惊讶的样子:“哭什么?你又欺负他?”
  林雉摆出来一副觉得问出这个问题很不可理喻的表情,他偏了一下脑袋说道:“我昨天睡觉前没有给他拽腿,他认为他之所以没有按时长高,是因为我没有按时给他拉拉腿的缘故。”
  林雉脸上漫上一股厌恶的情绪:“都是他那个叫什么刘晓悦的同学,跟许睿说什么,他奶奶讲睡前拉拉伸伸腿就能够长高。”说到这里林雉又补充说道:“他现在还每天准时晒下午一点到两点之间的太阳,要补充阳光。”
  陶宸意没忍住笑了起来:“他怎么现在还这么幼稚啊,男孩身体发育情况不一样,有长得早有长得晚的嘛,他小学的时候在班级里不是数一数二的高个头?”
  “怎么还信这个。”陶宸意觉得不是很能够理解的摇了摇头。
  “那你也不哄哄他,这么一点小事你让他自己在楼上哭?”
  林雉回以陶宸意很莫名其妙的目光:“我哄他?这事难道不是应该他跟我认真道歉才行?”他摊摊手跟陶宸意讲出来他最近的结论:“他现在真的是很不懂事又任性。”
  “那行,我上去看看。”陶宸意迈开腿就往楼梯口的方向走,刚走到就听到了椅子被拉开摩擦地板的声音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