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件反射的出了手汗。
  那是他职业生涯的最大滑铁卢,是职业生涯上的污点。
  他甚至在后来反复查看过他与八岁的林雉坐在桌前对话的详细记录,妄图在里面找寻出来半点透露出林雉不同寻常的想法的蛛丝马迹来。
  温遇轻吐出来一口气说道:“三年前,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一直以为你的母亲会来找……是她……”
  “可是她并没有找你任何麻烦,原谅你完全失误的判断,她真的是很宽容能够理解别人的人。”林雉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温医生,你是不是这样想的啊!”
  林雉的双手撑在桌上然后轻声说道:“她没有因为你的误判找你麻烦是因为她根本不在乎我啊!你出具的证明她压根儿一开始就没信过,怎么可能会事后再找你麻烦啊!”
  “但是温医生,我和她不一样,我相信你。”他盯着温遇的眼睛重申道:“我相信你,我相信你对许睿做出来的一切判断和对他行为背后的心理解析,所以我也希望能够看到你们谈话的完整记录。”
  “不然我可能会做出来一些让你感到不愉快的事情。”他撑在桌面上的手收回来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那杯他只喝了一口的果汁,杯子倒落下来,果汁从里面流淌出来,渗湿了桌面上的一些书本纸张。


第21章 
  林雉离开大约十分钟之后,温遇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开始震动起来,他站在饮水机前刚接了一杯热水,听到手机的动静,走到桌前。
  来电显示是,陶怡盈。
  许睿和林雉坐在车上,许睿小心翼翼打量林雉不太好的神色。
  车辆在街道上行驶,在一个红绿灯转弯灯的路口,许睿认出来这不是熟悉的回家的路。
  林雉这时候察觉到许睿若有若无的视线,收敛了神色,又跟许睿说:“我们先不回家,今天下午去陶宸意那里,你还记得他吗?”
  许睿脸上一片茫然。
  “没关系,你一会儿会见到他的。”林雉笑着温声讲道。
  许睿其实不是很想去陌生人家,在这样的场合他总是会有些局促不安,就像他小时候被自己爸爸带着去见到别的大人,他因为没有办法讲话跟大人问好,总是会有些畏畏缩缩地搂住爸爸的腿,特别的怕生人,这点还会受到大人家长的打趣取笑,往往这个时候,他会觉得更加无所适从。
  可是许睿在林雉已经做好的决定面前,又好像并没有什么可以选择的权利。
  他最后只能坐在车的后排椅座上,低着头,不自觉地抠弄自己的小手指甲。
  林雉带着许睿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陶宸意就已经在客厅等着了。
  林雉的舅舅还没回来,舅妈看见林雉进门的时候神色闪过一丝不自然,但是又很快调整过来,很热情地迎接他们。
  “舅妈。”林雉很礼貌地叫了一声。
  “小雉,都好久没来我们家了。”陶宸意母亲脸上带着有些僵硬的笑容,然后招呼佣人拿上来些烤好的饼干和甜点。
  林雉坐在沙发上面,许睿有点局促地坐在他旁边,动作很小的左右打量这陌生的环境。
  “谢谢舅妈。”林雉也露出来笑容,并且好像很给面子地伸手拿起来了一个烤曲奇,递到身旁的许睿嘴边,许睿抬起来眼睛望了林雉一眼,然后张嘴咬了一小口。
  可是他只咬了一小口就没再接着吃了。
  林雉看那缺了一个口的曲奇饼干,疑问道:“怎么了?不好吃?”他这样问,紧接着自己将剩下的两口嚼了吃了。
  “好像是没家里阿姨烤得好吃。”林雉这么评价道。
  陶宸意和他母亲在旁边看见林雉毫不在意地吃掉许睿咬剩下的东西,都愣了一瞬,等听到林雉这样说以后,陶宸意的母亲赶忙又说道:“刚才吩咐你们洗好的水果呢,也端上来啊。”
  她好像并没有对林雉所表现出来的不礼貌的行为有任何的不满。
  陶宸意这时候开口说道:“我带他们俩去我新装的游戏房里去玩,你让人把水果送上去吧。”
  等到了陶宸意新装的游戏房里,似乎是因为都是十多岁的男孩的缘故,许睿感觉放松了不少,正睁着眼仁望着房间里的那些新奇物件。
  陶宸意看见他感兴趣,从架子上拿出来游戏机打开递给了许睿:“玩个试试,很好上手,我给你调出来新手模式了。”
  许睿却没接,又去瞧林雉。
  林雉说:“让你玩你就玩呗。”
  许睿这才双手接过去了,他坐到一旁的软垫上,注意力完全被电子游戏吸引住。
  林雉这时候看着他这满屋的游戏设备,有的甚至还没拆封。
  林雉视线落到上面:“新买的?”
  陶宸意点了点头:“是的,昨天晚上刚到,还没来得及拆,你想……”
  陶宸意的邀请被打断了,林雉这时候才开口问道:“你怎么也没去上学?”
  “从国外转回来了。在这里上学,今天是周周末。”陶宸意回答说。
  听到这里,林雉抬手抽出来游戏盒子的动作一顿:“哦?从国外转回来了?”
  陶宸意嘴唇逐渐抿紧,过了一会儿,复又张口说:“嗯……国外环境不是很熟悉,我不太适应。”
  不太适应?林雉撇了撇嘴,陶宸意算是他小时候还在一起玩过的同伴,又因为是他们这一辈里年龄最大的大哥哥,所以在一起玩的总是会被委以照顾其他弟弟妹妹的重任。
  陶宸意的母亲出身很普通,当时因为陶应泽铁了心不愿意遵从父母的安排,跟陶家的上一代长辈闹得都很不愉快,陶应泽当时年轻气盛,一整个为爱痴狂的模样,甚至要为了娶陶宸意的母亲和陶家决裂。
  当年那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后来因为陶应泽的姐姐陶怡盈与林家联姻,分担出去了一部分压力,陶应泽这边才算是没落得个真的跟陶家一刀两断的场面。
  但是自从,陶应泽也算是被逐出了陶家的权力中心,陶应泽并非是没有实力,可是陶家有实力有能力有手段的人太多了,跟陶家比起来,林家这一代可以称得上是人脉单薄。
  陶应泽又不算陶家里面能力出众到无人能及的地步,再加上娶了一个完全出身普通无法为他的事业出上半分力的老婆,导致他这些年手里基本只掌握着陶家的一些边缘产业。
  陶家这些年很多产业项目都已经转移到了海外市场,重心也从之前的重工业转到了高新科技市场。
  陶宸意跟他的一些堂哥都是在国外上学,陶宸意后来才过去,没想到这还没待两年呢,就又回来了。
  陶宸意可是自小和林戚那个熊孩子完全不一样的小孩,她的母亲对他非常的严格,而且要求很高。
  陶宸意母亲从进了陶家门开始就一直饱受排挤还有长辈的冷眼,直到后来生了陶宸意,婆家看她脸色才缓和了一些。可是这么多年以来一个普通女孩在陶家的豪门世家里没有娘家作为背景又对商业一窍不通,她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也不可谓是不辛苦。
  后来以她对陶宸意的严格教育手段就可以看出,她已经在把所有厚望扬眉吐气的机会寄托在了她唯一的儿子身上。
  林雉这个时候听到陶宸意说不适应,也没有当回事,反而开玩笑一样讲:“我还以为你是被拽回来陪我玩呢。”
  陶宸意顺着话又问:“那你呢,你就准备和……直在家里让家庭教师教课?”他看了许睿聚精会神打游戏的背影。
  “他叫许睿。”林雉说道。
  “好,我知道了。”陶宸意勾了一下嘴唇。
  林雉想了想才又回答说:“我准备今年暑假开学的时候和他一起回学校上学。”
  陶宸意听林雉这样说完,脸上大有松了一口气那样的表情。
  林雉看他那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说怎么回事,还以为你真叫我带小孩过来玩的,搞半天是来做说客的,林勤生找你了?”
  许睿这边还沉迷在新手模式的电子游戏中,初尝游戏机的快乐,让他完全听不到那边两位小小年纪,心眼子都能绕许睿好几圈的男孩都讨论了什么。
  佣人敲门送了水果盘进来,许睿在那边打游戏打得头也不抬,林雉剥了两颗葡萄在手心,走过去手掌在许睿嘴下面张开,许睿张嘴含住了。
  他好像很习惯吃林雉手里的食物,就像他们一起生活的时候做过很多次那样。
  陶宸意在旁边看着觉得很不可思议,当林雉这样的小孩去充当一个照顾者的角色。
  许睿今天又是一个小时的心理咨询又是吃东西打游戏的,下午也没睡午觉,结果在晚饭前,他终于上眼皮下眼皮打架,坚持不住了,手里握着游戏机睡着了。
  他再次醒来的时候根本不在刚才那个游戏室里了,他睡眼惺忪地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看见窗口的位置,那里的天色已经一片漆黑了。
  房间里只有陶宸意,却不见林雉的影子。
  陶宸意这时候听到动静看见许睿这小孩醒了过来,睁着眼正到处张望,想起来他只有林雉喂给他吃东西他才吃的样子,忍不住故意说道:“小雉先回去了,看你睡得熟就没有叫你,而且看你好像对玩游戏机很感兴趣,让我多留你住几天。”
  话音刚落下,许睿突然掀开身上盖的东西,从床上下来了。
  他脸上的表情像是刚睡醒就突然听到了什么噩耗,又茫然又恐慌,他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望了陶宸意一眼,好像真的相信了林雉已经把他丢在了这里。
  许睿脚步慌乱的去拉开门,然后就想要往楼下跑。
  陶宸意也没有想到他反应这么迅速,赶紧跟在后面叫他:“许睿!别跑………睿!”
  许睿下楼梯的时候太过着急,在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脚步一滑,身子往前一扑,正好扑到刚走到楼梯口的林雉身上。
  林雉到底只比他大十个月,基本算是同龄人,加上许睿最近又长高不少,这样慌张急切的冲撞劲,把毫无防备的林雉也扑倒在了地上。
  引起来一片惊呼。
  等陶宸意也下来,看见许睿还在地上搂着林雉的脖子不撒手。
  明明林雉被垫在底下,该是摔得更狠,偏偏是那许睿搂着人家脖子不松,眼睛眨动两下,竟然还红了起来。
  “怎么啦?”林雉这一下撞倒,浑身正是一阵生疼,偏偏许睿还搂这样紧,让他气儿也喘不匀了。
  陶宸意走过去,做出来抱歉的手势:“怪我,怪我,我骗他说你走了,他一时着急……”
  陶宸意刚解释完,没想到林雉神色突然变了,那点不加掩饰的不悦直逼陶宸意眼前:“你不要随便吓他,他胆子小的很。”
  陶宸意心里“咯噔”一下,结果看见许睿真的在林雉那埋着头,小肩膀头很轻微地抽动起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要逗逗他……”陶宸意一时间也是有些无措,没有想到许睿真的会因为这一句大人经常逗小孩的玩笑话被吓哭。
  “我们晚餐不在这里吃了,现在回去。”林雉脸色冷得要命,毫无温度的眼神划过陶宸意。
  这话一放,已经是有些不留情面了。
  林雉现在因为许睿还在他那里哭没工夫跟陶宸意算账,但是难保他回去,这件事过去之后再憋什么坏。
  然而正在这个时候,陶应泽回来了。
  “小雉,今天听说你来家里了,舅舅我可是特意推掉了应酬回来陪你吃饭呢。”陶应泽进门来,看见林雉和许睿的样子:“呦,这是怎么了,还摔了,一会儿做些好吃的赶紧给补补。”
  “陶宸意!怎么当哥哥的,还不把他们扶起来,看看别摔了哪,看看膝盖别给摔破了,涂涂药啊!”
  正赶上陶应泽回来,话说到这个地步,陶宸意还在满怀歉意的跟头都不愿意从林雉肩膀上抬起来的许睿道歉。
  那天晚上,林雉和许睿到底还是留下吃了晚饭。
  晚上要离开的时候,陶宸意把许睿今天玩的游戏机拿了出来,要送给许睿。
  说是赔礼道歉。
  许睿这时候吃了饭,情绪稳定下来,反而觉得今天因为一级小小的玩笑话而在这么多人面前哭鼻子,实在是很不懂事的表现。
  他根本不好意思去收陶宸意的礼物。
  这时候站在一旁的林雉垂着眼眸视线扫过陶宸意手里的游戏机,开口道:“既然送给你,你就收下吧。”
  林雉在许睿这里太有话语权,听到林雉这样讲,许睿小心翼翼地来双手接过了陶宸意手里的游戏机。
  晚上两人回到家里之后,许睿在浴室里洗完澡出来,看见林雉正在观看手语学习视频,许睿没忍住伸着脑袋又看一眼,像是要确认一下那样。
  没想到刚一动作,林雉就关上了屏幕,他反手将手里的东西塞到枕头下面,转头对上许睿直白窥探的目光。
  “许睿,你想去学校上学吗?”
  每天的早晚,许睿和林雉都会一人一杯牛奶,这是最近一月才开始的习惯。
  来端着托盘送来两杯牛奶的佣人站在他们的卧室门口,是那位经常照顾许睿的女佣人。
  卧室的门不小心留了一道缝隙。
  林雉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啊?这是什么表情啊?以前不是不让你去学校上学你还跟我闹脾气吗?现在怎么又不想去啦?”
  话语停顿了一会儿。
  “不会是怕学校里有人会欺负你吧。”
  从那道缝隙里可以看到,林雉伸手在许睿左边的小胸脯前摸了摸:“心里藏了这么多委屈,我说怎么这么爱哭呢。”
  许睿那一刻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