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饭,连我的医生也让他给你看病,你跟我做朋友以后,连你的蜗牛都住上了大房子,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林雉这会儿才有点像一位真正的一十来岁的孩子,面对着已经近有三个月时间不搭理自己的许睿,有几分束手无措的怨恨。
  “你做了那么多错事,可是每一次你只要写一封认错书,我是不是就很轻易原谅你了?但是你呢!?我认错书也写了,我只是关了你五分钟都不到的时间,你却这么久都不愿意理我!”林雉仿佛因为许睿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越说越是感到伤心。
  他又拉着许睿质问他:“你觉得你这么对我公平吗?”
  许睿被林雉这一通歪理邪说砸得晕头转向,又看见林雉又突然靠近自己,吓得又要往毯子里面缩。
  两人的视线对上,林雉很快就意识到这一连串的质问没有用,许睿还是一味的惧怕他,这样下去的结果不是林雉想要的,现在发脾气在许睿面前获得不了什么。
  他当即在许睿面前又收敛了表情,然后对着许睿摊开手,不再拉拽他的身体,好像自己很无辜无害:“别害怕我好吗?”
  林雉眼珠子转动了一下,思索着解释道:“我不是想要和你发脾气,我只是想要喂你吃饭。”
  “这是好意对不对?”
  许睿看起来完全无法消化林雉这一阵一阵变脸的绝活,战战兢兢抓着毯子看着他。
  看许睿还是这样,林雉像是被彻底击败那样,通红的眼睛终于被激出了一滴眼泪,顺着他眼眶流下来,他喃喃说着:“你个小没良心的……”
  许睿不可抑制得睁大了眼睛,好像很不相信恶魔一样的林雉会因为这件事情掉下来眼泪。
  可是下一刻,林雉竟然真的捂着脸,歪倒在许睿身侧呜呜哭了起来。
  时间过去了很久,林雉就那样歪倒在许睿身侧的位置一动不动了,也没有很明显的哭声传来了,许睿猜测他可能是睡着了。
  许睿背对着他闭上眼睛,过了一会之后,又翻了回来,说不出来的迟疑和犹豫,他颤颤巍巍伸手,分享给了只穿着单薄睡衣躺在身边的林雉一个毛毯小角。
  第二天许睿醒来的时候,林雉又表现得像是昨天晚上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仿佛昨天跟许睿发脾气不成又呜呜哭起来的人不是他一样。
  许睿睁开眼就看见林雉扬着笑容蹲在自己的床头正在等自己起床。
  他说:“许睿,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给你准备了生日惊喜,你快起来。”
  上午九点钟,许睿吃完早餐,被林雉牵着手带到这栋别墅的三楼的一间房间的门前。
  林雉从他的身后用双手蒙住他的双眼。
  “生日快乐,许睿。”他听到林雉这样讲完,然后就拿开了遮住他双眼的手。
  是一间装修完成的画室,里面有画板还有很多绘画工具,阳台上放着几分开得很好的小兰花。
  许睿的绘画老师是当地美院的一名学生,不是普通的学生,是在绘画上颇有造诣的唐时继大师的弟子,这位学生也属于艺术世家,在当地美院也算半个名人。
  郑衍从许睿十一岁生日那天起,每周的周六来给许睿带两个小时的绘画课。
  郑衍那时候二十岁出头,他刚进门的时候不见这家大人,却被林雉领着上楼,在画室门口将要进去的时候,林雉还跟他说什么“许睿性格腼腆比较内向,画成什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画得开心,希望老师能够多鼓励多夸奖。”郑衍看林雉这小孩说个大人话觉着特有意思。
  结果这还没完,等下课了,林雉还像是之前许睿做心理治疗的时候那样,在画室门口等他。
  郑衍看着忍不住打趣说他,明明在自己家里却整得像是接孩子放学一样。
  那是让许睿印象很深刻的一次生日,那天晚上林雉给他准备了生日蛋糕,林雉和家里的佣人一起给许睿唱了生日快乐歌。
  被围在中间的许睿如同坠入一片暖橘色的光影迷雾里,被林雉推着肩膀催促着要他许愿。
  那是许睿这么多年以来过生日见到过的最大的蛋糕。
  在这一天,许睿安静的一口一口吃下林雉喂给他的一小块蛋糕。
  同时无比清晰的意识到,他已经变成孤儿了,没有亲人会在为他过生日,哪怕只为他买很小的蛋糕。
  他往后很多年可能都将会只有林雉为他庆生。
  于是那天哪怕是许睿吃过晚餐之后已经吃饱了,他还是将林雉喂他得蛋糕吃完了。
  许睿的小肚子又重新撑的鼓起来。


第20章 
  林雉陪许睿做了半年的心理治疗,许睿的情况肉眼可见的好转起来。
  他去温遇那里做心理咨询的频率逐渐降低,从每月三次到两次然后到半年之后每两个月才去一次。
  从林雉送给许睿画室作为礼物之后,许睿开始不再对林雉那么冷冰冰了,两人在生活里又几乎是形影不离的状态,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快得到修复。
  小孩子本就忘性很大,那些林雉给许睿留下来刻骨的心理阴影在温遇不断的开解还有林雉的不断示好下,逐渐的被瓦解。
  而且不仅如此,林雉在与许睿的相处关系中越来越得心应手,他好像重新找到了他在许睿身边的位置。
  摆出来诸多自作成熟的姿态,致使心性成长比较缓慢的许睿对他越加依赖。
  在许睿的最后一次心理治疗结束以后,他推开门走出去,温遇坐在桌子后面看到了身体又拔高了些许的林雉嘴角含着笑意等待在门外,他脸上看不出来半点儿等得着急或者不耐烦的样子。
  一次两次也就算了,但是许睿来他这里已经有了半年,这半年以来,林雉一直都是这样。
  按理来说,以林雉这个年龄段该是会有些不耐烦的出现的。
  “林雉,进来一下好吗?”温遇的声音从门里传来。
  林雉抬脚往里走,许睿看看林雉,又看看温遇,他还不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来跟温遇聊天,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跟在林雉后面。
  温遇又开口说道:“我想和你单独聊聊。”
  许睿的脚步停住了,有些无措的看了林雉一眼。
  林雉愣了一瞬,很快脸上闪过了然的神色,点了点头说:“当然。”他又拍拍许睿的肩膀:“你先去门口等我。”
  许睿不知道温遇会跟林雉说些什么,一步三回头的走出门外。
  温遇站起来拉开桌前的椅子,让林雉坐下,又拿出来杯子给林雉倒了一杯果汁。
  林雉坐下来很礼貌的讲:“谢谢。”
  “你好像一点也不惊讶。”温遇说道。
  林雉回答:“嗯。”他拿起来盛着果汁的杯子喝了一口,皱眉评价道:“太甜了。”他放下杯子继续说:“最后一次了嘛,我想你可能要有话要对我交代。”
  温遇蹙眉,似乎有些迟疑一样,语气里面有轻叹的意思:“事实上,我是想要和他的监护人家长交代几句的,可是这半年以来,只有你陪他过来,而且你看起来比他大一点,一直在照顾他。”
  林雉笑了一下,似乎很配合:“你和我说就可以。”他的视线再一次落到桌面上被压在一本书下面的纸张上,他本来就很想知道这段时间以来许睿都很温遇吐出过什么小秘密,就算是温遇这次不留下他,他在跟许睿回去以后,也会再联系温遇的。
  “现在这些我可以看了吗?”林雉这样询问一样的语气,但是手已经毫不客气的要去抽出来那张纸页,那是今天许睿和温遇的对话内容。
  温遇抬手按住了纸,没让林雉抽出来:“抱歉,我答应过许睿,这些话我不会让第三个人看见。”
  林雉脸上还挂着笑容,手却还是不合作的姿态想要抽出来那张纸。
  “他很少跟我交流,跟你却写出来这么多字,我不看看怎么了解他的内心呢?”看着温遇这副姿态,他语气苦恼的说道。
  “哦?我以为你已经对他了如指掌,不是这样的话,怎么会对伤害他的事情那么得心应手呢。”温遇面色沉静:“你不是次次直击要害吗?”
  林雉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他之前很喜欢的父亲留给他最后的礼物被你剪破,后来上学时期遭到同学霸凌他们把他反锁在学校厕所的小隔间,在放学以后,被所有人遗忘在那里,他在小隔间里面哭哑了嗓子,直到深夜,他爸爸才找到他,从那之后他就没有办法待在黑暗狭小的空间里,然后你为了惩罚他,把他骗进衣柜里反锁上。”
  这件事,林雉确实是不知道,他不由辩解道:“这其实是无意伤害。”
  他根本不知道许睿还有这样的心理阴影,他当时不过是略施惩罚的小手段,没有想到会造成对许睿这么强的伤害反应。
  “而且这件事情我已经和他道过歉了,我没有想到他还会找你告状。”林雉笑意消失以后,那张没晒过多少阳光的冷白肤色衬得他那张没有什么表情的脸有几分说不出的苍白阴郁:“可见他还是没有忘记,在和我记仇,哪怕我已经为此作出许多讨好他的事情。”
  温遇没有想到他矛头掉转的速度这样快,又在这一刻无比清晰的认识到自己之前对林雉的错判。
  “你觉得这是他的错?”
  林雉或许是因为之后许睿和他应该都不会再见到温遇的缘故,也不再屑于伪装自己,他用理所应当的语气回答道:“这当然是他的错,如果他不是对我有所隐瞒,让我不知道他经历过这样的事情,那么我也不会选择把他关进衣柜惩罚他,这样我就不需要浪费出来这这么长时间再去把他修好。”
  他看着温遇,尝试和这位曾经聊天很愉快的心理医生分享自己的结论:“被摧毁崩塌的信任修复难度会一次比一次困难。”他停顿了一下说:“这消耗了我许多精力和时间,我想我以后会尽力避免这么得不偿失的事情。”
  温遇跟林雉浅色的瞳孔对上,嘴唇逐渐抿紧,他像是斟酌着,有些迟疑的评价道:“你果……普通小孩不太一样。”
  这其实是很委婉的说辞。
  林雉神情微动,复又提出来自己的要求:“我希望你能够把这段时间以来,许睿和你写下来的所有字句内容交给我,可以吗?”
  又是询问的语气,好像很诚恳的目光。
  温遇不由吸了一口气,他又说:“我就是在跟你聊许睿的问题。”
  林雉望着他,视线停顿了一会,然后开口说:“好的,你继续。”
  “你还跟许睿说你会读心术。”
  林雉点了点头,然后笑了起来:“他太简单好骗了,什么事情都写在脸上。”
  “可是他非常的坚信不移。”温遇又说:“你肯定也是费了心思去猜测他了解他才能让这个谎言至今还没被戳破,而且他认为你每次可以用对他来说最残忍的方式惩罚他,也是因为你可以读到他内心深处的恐惧。”
  “这很冤枉,我认为那是很小的惩罚,抛开这一切来看,我只是剪了他一只很破的皮球,甚至在后来我还又送给他一只质量更好的皮球,关进衣柜也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因为他太能哭了。”林雉眼睛又动了一下:“有很多家长会惩罚不听话的小孩甚至会体罚殴打他们,又或者做很恶劣的言语辱骂,我都没有做出来过这样的事情。”
  温遇听到这里不由提问:“所以,你是他的家长?”
  林雉眼神在听到这个问题之后迷茫了一瞬,然后回答道:“应…………是他现在没有人管,他只有我,所以不应该再惹我生气。”
  “你知不知道你会读心术这件事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心里压力,他甚至在你这么伤害他之后都不敢在心里说你任何不好,因为害怕你会听见。”温遇神色有些复杂:“他原本就因为没有办法开口讲话,所以能够沟通交流的人很少,大多时候会被单方面的输入情绪,接受外界带给他的情绪影响,但是能够接收他情绪的人很少,跟你在一起相处的时候因为怕你听到,最后连自己的想法都压抑起来……”
  林雉这个时候忍不住出声打断了他:“他以后会长大,这个谎言就会不攻自破,比起这个我更关心的是,他这样的小的年纪,为什么会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他去年那个时候十岁。”
  “林雉,许睿那个时候跑到他父亲坟前挖出来坑睡在那里,比起来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更多的是一种遭受巨大伤害之后的寻求庇护的心理行为反应,他想要和他父亲在一起,希望能够得到亲人的保护,是一种很绝望的逃避伤害的行为,就像是他不吃不喝,变成其他什么没有生命的物件,没有思想,你就不会再读到他的内心。但是他真正想要结束自己生命的想法并不是非常强烈,他被带回去之后,是不是没有再做过类似行为了。”
  林雉思索了一下回答道:“是的,他那时候又回来我身边,着急变成木头人。”
  “比起来许睿想要结束生命的想法,我觉得你的问题比他更严重。”温遇神色逐渐严肃起来,他的眉心皱着。
  “我以为我们是在聊许睿的问题。”林雉缓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温医生,我自小家境优渥,有钱有势,顺风顺水,生活美满又幸福,我不觉得我有任何问题。”
  “许睿只有十岁就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你对此耿耿于怀,那你呢?”
  林雉反问:“我怎么了?”
  “你八岁的时候在我这里结束三个月的心理咨询,我做出你一切正常的结论之后,你转身从你们家顶层阁楼毫不迟疑的跳下去又是什么原因呢?”温遇回想起来这件事,也不由手心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