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下来的许睿厚厚一沓的认错书旁边终于轻飘飘的落下来林雉的一张认错书。
  细想起来那是林雉与许睿之间,林雉的第一次溃败,他不断坍塌的扭曲的内心在脆弱的不堪一击的许睿面前迫不得已的按下了暂停键。
  可是尽管林雉认为自己已经为许睿做出了许多让步,为他付出了很多,但是许睿看起来还是对林雉做出来的事情没有任何反应。
  这让林雉很是气馁。
  但是万幸的是,不知是否是因为林雉道歉认错了的原因,解开了许睿心口的心结,当夜许睿持续了几日的低烧终于降下去了。
  林雉在那天夜里难得起夜上厕所,从卫生间出来爬山床的时候往许睿那里一瞥,他顿时动作停住了一瞬。
  他发现许睿竟然是在睁着眼睛的。
  睁着眼睛怎么睡觉!?林雉松开自己的薄被,转而爬到床尾许睿睡觉的位置。
  他声音很轻试探似的叫了许睿一声,许睿连眼皮都没眨动一下,还是直愣愣的望着天花板,瞳孔里好像什么也映不出。
  “许睿?怎么不睡觉呢?”林雉眉头微微蹙起来,好像窥见了许睿最近总是生病的秘密。
  他恍然大悟一样讲:“你这样小的年纪每天夜里不睡觉,当然会影响身体发育,免疫力会下降啦!”
  林雉一边这样说一边用手掌很轻柔的放在许睿的眼睛上,遮住他的双眼。
  他这样做完,却还是发觉手掌心传来的触感很是不对,他微微张开指缝,然后脸也俯趴下去,然后他与许睿的瞳孔就在那缝隙间对上了。
  许睿还是没有闭上眼睛。
  两人之间距离突然一下拉得这样近,林雉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倒是许睿跟林雉近距离对上视线之后,身体突然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深夜的房间很安静,暖橘色的床头灯亮着。
  林雉听到许睿发出的非常细碎的“咯嗒咯嗒”的声音,是许睿的牙齿在打颤。
  “害怕什么呢?”林雉歪着脑袋看着他:“不会是因为经常做噩梦被吓醒所以连觉也不敢睡了吧?”
  没想到林雉才刚这样说完,许睿竟然眼皮轻抖了两下,然后顺着眼眶就淌下泪来。
  他的眼圈很快就红了起来。
  林雉自觉猜对了正确答案,抽出来床头的纸巾给他擦眼泪,他动作很轻,语气也放得很柔和:“怎么变成了小木头人还会掉眼泪呢……”
  他就睡在床尾的位置在许睿的旁边,搂着许睿一边轻拍许睿的后背,然后嘴里学着以前吴婶叫许睿。
  他说:“睿睿,不怕……陪着你……害怕……觉吧睿……
  他完全不知道许睿所做的噩梦几乎全部都是有关于他的,而在许睿吓得不敢入睡的时候,他又做出来这么一副保护者的姿态安抚许睿。
  许睿眼泪流得更凶了。
  林雉胸前那一块很快就被许睿哭湿了,但是他觉得这是一个好兆头,从许睿从医院回来的这段时间以来,许睿就变得不会笑也不会哭了。
  这会儿终于掉下来林雉熟悉的眼泪,林雉才觉得许睿终于又活过来一样。
  而神奇的是,许睿竟然真的就这样在林雉的一声声“睿睿,不怕”里睡着了。
  等林雉察觉许睿的呼吸趋于平稳,知晓他睡着了便想要起身回到自己睡觉的位置,结果没有想到要起来的时候,发现许睿竟然手里还攥着林雉的衣服。
  他蜷缩在林雉的胸口,把他的衣服都抓皱了。
  这感觉对林雉来讲有点陌生,但是他接受的速度很快,他突然了然的笑了一下,然后就这样的姿势又躺下睡了。
  许睿的状况好转,但是又不是完全恢复了,在身体不那么频繁的生病之后,林雉带他去了看了心理医生。
  那是林雉之前看了许久的医生,跟林雉已经比较熟悉。
  温遇是一名业界有名的,权威的心理医生,从林雉八岁的时候就接受林家的委托给林雉做心理诊断和治疗。
  林雉的心理治疗顺利的出乎意料,他总能和温遇聊得很投机,言行举止都挑不出来任何差错。
  温遇初开始和林雉接触的时候很难把林家所描述的那些事情和林雉这个人对上号。
  而林雉也总能在一些心理测试里取得一个让人满意的答卷。
  就在温遇认为林雉除了比大多数同龄人懂事成熟了一点之外,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的时候,林雉发生了意外。
  从那之后,林雉再也没有来看过心理医生。
  而那件意外,温遇也明白了,林雉从头到尾在他面前展现的所有都是不真实的东西,他只是很擅长表演谎言。
  他表演一个八岁小孩应有的正常反应,把温遇都糊弄过去。
  这件事并不能说明温遇是多么的不专业,而是温遇出于常理的把林雉把放在一个儿童的位置,并不认为一个八岁的小孩能够撒谎持续这么长的时间滴水不漏。
  他逐渐信任林雉的语言,编织的内心秘密的时候,林雉其实根本就没信任过他。
  而那次意外之后,林家也没再给林雉找过心理医生了,仿佛是要放弃掉他。
  而当温遇再次接到林家的预约的时候感到很惊讶。
  因为这次的预约人从陶怡盈变成了林雉本人。
  温遇上次见林雉还是林雉八岁的时候,现在已经过去三年多了,林雉长高了许多,进门的时候身后领着一个孩子。
  在温遇的桌前,那小男孩被林雉牵着坐下来,反应有点迟钝的样子。
  “温医生,好久不见。”林雉很礼貌的打招呼。
  温遇再次见到林雉心情有点复杂,但是面上还是不漏声色的回应了:“好久不见,林少爷。”
  和林雉打完招呼,温遇的视线又落到许睿身上,许睿坐在温遇的对面,眼神不知道落向了哪里,许久都没有动一下。
  林雉顺着温遇的视线,然后主动介绍说:“这是许睿,前段时间生了病,好了之后就这样了,不吃不喝,不哭不闹了。”
  “他再过两个月也才十一岁,竟然就开始想不开,给自己刨了个坑想要把自己埋……林雉一边思索着一边说:“他胆子很小这段时间好像经常做噩梦,吓得不敢睡觉,我跟他讲话他也没有反应,我听家里的人说可能是心理创伤造成的,带他来到你这里看看。”
  “哦?怎么想到来找我?”温遇听到林雉的介绍感到一丝说不出的违和感,只觉得从之前听到的有关林雉的信息中,他好像不会对同龄人报以这样大的关怀。
  林雉笑了一下:“跟您以前聊天挺愉快的,我觉得你很专业。”
  温遇被这句话堵得上不去下不来,只觉得这句话像是在讽刺他,可偏偏林雉脸上的表情又瞧不出来丁点嘲讽的意思。
  温遇在心里无声的吐了一口气,然后回到正题的看着面前的许睿,跟他说话,语气也放得轻和不好少:“许睿是吗?你好。”
  小孩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在温遇跟他说话的时候,他还是眼睛看了他一下,然后复又垂下,身体有点紧绷,温遇发现他眼神飘向过林雉的方向一瞬,又很快收回来。
  “哦对了,他不会说话,你给他一张纸还有笔吧。”林雉补充道。
  温遇这时候拿出来白纸平铺在许睿面前然后递给他笔,许睿没有接,温遇也不强求,顺其自然把笔放在纸上。
  “是哪个许,哪个睿呢,你可以写出来让我看看吗。”温遇显得耐心十足,他接触过很多抗拒看心理医生的儿童,对于许睿的抗拒表现并不奇怪。
  温遇感觉到许睿的反应很不明显,但是他还是发现了,他一直在动作很小的眼神飘忽着,像是不经意那样在林雉的方向做一两秒的停顿。
  把动作太细微了,连林雉自己都没察觉。
  “你要不然先出去?你在这里他有点紧张。”
  林雉有点惊讶的样子:“他紧张?”他目光转向许睿,结果许睿低着头,根本不跟他对视。
  但是林雉在此刻还是表现得异常配合,他很利落的起身,他说:“好的,我先离开。”
  结果没有想想到的是,原本林雉在这里许睿只是有点不易察觉的紧张,可是在林雉站起来之后,许睿突然也跟着猛地一下站了起来,他听到林雉要离开的时候,眼神明显的变了。
  尽管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的交流,但是林雉却好像很能理解,他安抚一样讲:“我就在门口,你一会出来就可以看到我。”


第19章 
  这一场心理咨询的时间并不长,更多是让许睿和温遇熟悉一下彼此,许睿现在内心封闭,警戒心很强,根本不信任温遇这个陌生人。
  许睿出来的时候也果然在门口看到了正在等待他的林雉。
  许睿又像是来的时候那样被林雉牵着手离开。
  两人下到这家心理诊疗室一楼的时候,看见一位女士正牵着自己小孩进去。
  小孩长得胖乎乎的,手里拿着一个拖拉机玩具车,正哭着要挣开他母亲的手,那位母亲只能蹲下来,不住的哄他:“宝宝,不哭了,宝宝不喜欢跟上次那位叔叔聊天吗,他上次是不是还送给你糖果了……”
  林雉路过他们的时候目不斜视,结果落下他一步的许睿却迟迟没有跟上他,他感到手上很轻微的一阵阻力感。
  他回过头来,看见许睿正望着那对母子发呆。
  林雉安静等着他没有动,等那位母亲安抚完自己的孩子从心理诊疗室的大厅上楼了,许睿才慢吞吞的迈开了脚步。
  林雉好像很能理解许睿的这种行为,因为许睿从小是单亲家庭母爱缺失,看见这样的场景总会有一些自己的好奇。
  林雉还是能够容忍许睿这样的好奇心。
  因为他小时候也曾经这样做过,许睿成长的慢一点,所以这样的行为情有可原。
  林雉不以为意,甚至在车上的时候还不住走神,想起来撞见的那胖乎乎的小男孩,他让林雉回想起来许睿脸上还是带着未退的婴儿肥时候的样子。
  那时候许睿还很活泼好动。
  他不由又再次打量像只瘦小的呆头鹅似的许睿,然后伸手过去捏住了他的脸,左右看了一下。
  许睿很轻微的往后躲。
  “我捏疼你了?”林雉这样问道,然后就自觉又放松了手劲。
  许睿的脸颊在不知不觉间小了一圈。
  林雉捏着有点不太满意,而后两人回到家之后,林雉第一时间量了一下许睿的身高。
  他终于惊喜的发现,许睿现在已经比他矮了一个小小的头尖。
  于是他终于决定了恢复了许睿的晚餐,他拍拍许睿瘦小的肩膀头宣布道:“你今天开始就有自己的晚餐吃啦!”
  他在已经不会自主进食的许睿面前用嘉奖一样的语气说出来这种话,许睿却还是没有给他任何他所期待之中的反应。
  林雉又再一次感到气馁。
  失望是层层累计下来的。
  林雉陪许睿做了两个多月的心理治疗,这段时间下来,温遇和许睿沟通的白纸上已经有零星的许睿的写下的蝇头小字。
  林雉有一次在门外等得无聊,结束的时候有点着急,提前三分钟推开门进去了,结果温遇却动作很快的将两人沟通的白纸收到了一本厚书下面,好像很不愿意让林雉看见一样。
  或许这是温遇许诺给许睿两人之间能够沟通的前提。
  许睿一直很抗拒跟林雉做任何的沟通和交流,却已经能够跟温遇进行对话,讲很多不愿意让林雉发现的事情。
  许睿有自己的小秘密。
  这个发现让林雉心里极度不悦,可是他也只是眼神暗了一瞬又很快掩去不快的神情,带着许睿回家了。
  温遇确实专业能力不错,许睿两个多月过后,精神状态比之前强了一些,虽然还是不跟人交流,可眼神却没之前呆滞了。
  那一天晚上,林雉因为一件极小的事情彻底爆发。
  许睿这段时间对外界的感知都很混沌逃避,更何况是再去察觉林雉刻意隐藏的不悦情绪,这对他来讲难度太大了。
  所以当他照常躺在床上准备按照温遇的方法回忆一些美好的事情或者尝试想象身处在阳光沙滩,蓝天白云下放松身心再入睡的时候,他毫无防备的被林雉摇晃了起来。
  林雉这时候像是已经挤压了一天的怨气,要找许睿的麻烦一样:“为什么家里的佣人喂你吃饭你就要比我喂你吃的时候吃得多一点!?我让你倒胃口是吗!?”
  许睿明明没睡着又被林雉这样摇晃着肩膀头,却还颤抖着眼皮坚持紧闭着,不愿意睁开,很逃避面对要发脾气的林雉。
  林雉却越想越是觉得没有办法忍受许睿这样的区别对待,不知道许睿怎么就这么像只养不熟的白眼狼一样,要叫自己伤心。
  回忆起自己近乎顺风顺水的鲜少受到挫折的生活里,很少有同龄人能给他这么大的气受,给他这样的挫败感。
  林雉目光死死盯着许睿紧闭的双眼,眼神一瞬间变得阴沉,他咬牙切齿一般威胁道:“从今往后你就只能吃我喂的东西,不然我就……!”
  林雉威胁的话没说完,因为他看见许睿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眼睛里映出来熟悉的恐惧,瑟缩着身子往后退,要拉开与林雉的距离。
  林雉看见许睿的模样,许是回想起来许睿之前变成木头人的时候,这才刚好一点,林雉怕又把他吓回去从前那样。
  林雉的后半句又生生咽了下去,却被心口堵得情绪逼得眼睛通红:“害怕我做什么?我对你不好吗?我什么穿的玩的,什么珍贵物件都分享给你,让你睡我的床,吃我碗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