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心不在焉的打量着已经一片混乱的衣柜里面。
  可是林雉的安抚没有任何效用,他看不见他搂着的许睿眼睛深深的未曾散去一点的恐惧,许睿还是哭得很厉害,止不住一样。
  林雉有点烦了,他明明是想让许睿自己反省错误好向他认错道歉的,可是许睿现在是在做什么,林雉都已经放弃惩罚他了,还安慰了他,他却还是一直哭个不停,好像林雉对他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伤害了他一样。
  “憋住!不许哭了!”林雉拉下来脸,微微推开许睿,对上许睿哭得红通通的一双眼睛。
  此刻已经受不得半点儿惊吓的许睿在林雉的厉声命令下,突然身子一抖,然后惊恐的望着林雉,用自己的有些微微红肿的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好像这样就可以止住哭声。
  但是适得其反的是,许睿一瞬间喘不上气,下一秒就剧烈咳嗽起来,他哭着咳得撕心裂肺,弯下来腰,喉咙痛得像是被什么撕裂了一样。
  林雉伸手去扯拽下来他的手,下一瞬间,瞳孔一缩,他看见许睿手掌心里有红色的血丝。
  许是在衣柜里的那一声尖叫声让他的嗓子承受了太大的压力,许睿才在剧烈的咳嗽中咳出来血,估计嗓子和声带受损都比较严重。
  林雉像是也自觉今日做出来的事对于许睿来说过了头,在晚餐时候也不再做克扣,像是给许睿的补偿一样。
  可是许睿只勉强吃下去两口之后就不再愿意吃了。
  林雉这时候也不生气,反而好声好气问他:“是不是嗓子疼?”
  许睿低着头,视线不知道落在什么地方。
  “不想吃就不吃了,等嗓子好了再吃。”林雉这样说道。
  其实从许睿从哭得神智不清泪人一样的状态下逐渐安静下来之后,许睿就开始变得有些不对头,可是林雉没有发现。
  他只是以为这又是一次非常单纯的,胆小的许睿被吓到的经历。
  那天的睡睡前,晚上根本没吃两口饭的许睿吐了一次,没吐出来什么东西,最后吐出来的都是酸水。
  等晚上躺下来的时候,一张小脸蜡黄,瞧着去一点儿生气都没有。
  “这次的事就这么算了,你以后除了我不能送给别人任何东西。”林雉低声嘟囔了两句,似乎是有些不甘心,但是看着许睿这么难受的份上,他只能做出来不再计较的姿态。
  希望许睿能够放宽心,不要再那么害怕。
  林雉在当晚睡觉前,他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顶多许睿嗓子难受两天,可能会因为嗓子疼吃得少一点,但是这很容易补偿。
  他并未很在意。
  可是他没有想到,今天他的举动,已经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许睿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在今天被关进衣柜之前,距离他做有关林雉的噩梦被吓尿床也不过一个周的时间。
  再往前一点的时间追溯起来,从许睿来到林雉身边生活,他几乎就没有多少放松的时刻。
  这样一个长期处在紧张状态又经常受到恐吓和惊吓的十岁小孩,再加上许睿原本就因为不经常和同龄人交流,和旁人交流有障碍,性子比平常的同龄小孩更幼稚一点。
  亲人离世,亲密的关系被剥夺,他像是一株没有根的浮萍,飘荡在危机四伏的湖泊上,寻不到半点安全生存的角落。
  他其实对林雉交付过许多次信任,但是林雉毫不在意的做一次又一次的摧毁。
  林雉那天的白天有点累,所以在夜晚的时候睡得沉。
  以至于,当许睿轻手轻脚摸下床的时候他并没有发觉。
  在天亮的时刻,林雉发现许睿不在床上,然后紧接着整栋别墅里都没有找到许睿的身影。
  最后调出来的录像上显示,许睿在凌晨四点多钟的时候,从后院的窄门,离开了。
  许睿,失踪了。


第17章 
  林雉对于许睿会做出来离家出走这样的事情感到万分的讶异。
  毕竟许睿一直表现得是那种很乖觉的小孩,不吵不闹,给他一个东西如果没人陪他,他自己一个人也能玩好久。属于那种最能够让家长省心的类型,而且也从来不会自己乱跑,他实在是太胆小了,很容易被唬住,在林雉跟他说会有人贩子把他拐走之后,他连林家的大门都没有迈出去过。
  可是这一次,他连被拐走砍掉手脚让他在路边乞讨的威胁都不顾了,好像在林雉身边生活是要比这件事更要可怕一样。
  林雉感到十分的难以理解。
  林家的效率总是很高。
  这天的上午十点钟左右天空中开始飘起了细雨,下午两点钟林雉坐上家里的轿车带着人去了青环湖郊外的墓地。
  摄像头能捕捉到的许睿的身影直到青环湖路的转弯处,但是这附近的墓地埋着许睿的父亲。
  这样许睿会出现的目的地就变得非常好猜测。
  林雉从轿车上下来,有人弯腰给他撑伞,他伸手接过来黑色的伞柄,然后身后跟着三四名保镖就往墓地深处走去。
  明明是下午两点钟,天色却因阴雨天气变得非常阴沉,天边阴云笼罩着。
  空气有点沉闷,细雨飘落在脸颊上的时候带来丝丝凉意。
  这样不大不小的雨点已经断断续续持续了四个多钟头,地面上已经都被雨水润湿了。
  林雉走到埋着许睿父亲骨灰的坟前的时候,他整个人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了一样,脚步顿住,脸上一阵愣怔失神。
  那一天,直至后来的很多年以后,林雉看到的这一幕都深深印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看见在那坟前,许睿在那处刨出来一个小坑,他的手上满是污泥还有被石子划伤手指流出来的血迹。
  许睿紧紧闭着眼睛,身上穿的还是昨天晚上的睡衣,他的脸色被冻得发青,脸上被滴落下来的雨水打湿,睫毛濡湿贴在下眼睑处。
  林雉开始恍然大悟,原来不是不再怕人贩子把他拐走砍掉手脚,原来是连死都不怕了。
  他竟然已经做好准备,刨了个坑把自己埋掉。
  林雉脸上许久都调整不出来一个合适的表情,他把伞递给身后的保镖,然后伸手去摸了摸许睿的身体,入手一片冰凉,好像真的在抚摸冷冷的尸体。
  那触感让林雉手指倏然一紧,他很快就去摸到许睿的心口处,感受着那里还在跳动的心脏,才又紧接着低声叫许睿的名字。
  许睿紧闭着眼睛没有睁开。
  林雉有去轻轻拍拍许睿的脸颊:“醒醒,许睿!醒醒!”
  许睿早上醒来的太早,而且林家距离青环湖路郊区的墓地要有一个半小时的路程,许睿实在是累坏了,等给自己刨出来一个浅坑,他就再也支撑不住那样倒进去闭上了眼。
  他感到越来越困。
  林雉看着他占满泥土的双手,浑身像是在泥巴地里打了几个滚。
  他是知道听话懂事的许睿有时候会有一点倔强的小性子,但是一般不会轻易爆发出来,所以做出来这样的事情的许睿让林雉也不由感到心惊。
  他想,许睿这样爱哭的性子,也不知道一路走过来,来到墓地用手挖土挖得满手血污的时候掉没掉眼泪。
  许睿很缓慢的睁开眼睛。
  林雉自己都未察觉到的屏住一口气,他又半跪在地上,轻声叫许睿:“许睿,不要闹了,我们回家了。”
  许睿眼睫颤动了两下,缓慢的转头对上林雉的脸,眼睫毛上挂着的水珠掉落下来,模糊了他的视线,林雉的脸在一片模糊中渐渐清晰。
  就在许睿迟钝缓慢的看到林雉的时候,林雉伸手又去拽他,想要将他从泥坑里拉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许睿像是经受了什么不得了的刺激一样,仿佛一只被逼到悬崖边上的小兽。
  他猛地抓住林雉拽他的手,上去张开嘴一口咬住。
  他眼睛紧紧盯着林雉的惊讶的脸,恶狠狠的,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咬林雉的手。
  保镖看见了才刚要动手将他们分开,就被林雉阻拦了。
  林雉跟许睿对上视线,有些难以接受的说道:“你不会是在恨我吧?”
  林雉的右手被咬出来血,他疼得“嘶”了一声,许睿却还紧咬着不松口,林雉吸了一口凉气,又说:“那你现在消气了吗?”
  许睿眼睛通红一片,但是他没有再掉眼泪了,他也不想跟林雉回去,他想去找他爸爸,去和他爸爸在一起。
  许睿知道,人死后就会消失不见,像是在阳光下蒸发掉的水,变成空白,变成空气。
  那样的话,许睿就不会再去面对被关起来的恐惧,不用害怕被林雉再剪破珍贵的皮球,不用为饿肚子难受的翻来覆去,也不用在镜头面前乖乖让林雉记录他认错的画面。
  这样一想,他死去好像就解决了他的诸多恐惧,只是还是有点担心,他死掉以后,林雉会虐待他的蜗牛。
  咬住林雉抓他的那只手仿佛是许睿能够做出来的最后的反抗,也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那一口之后,他就无论怎么样睁开眼睛,他都看不清任何东西了。
  眼前一片忽明忽暗,然后骤然黑暗下来。
  许睿昏倒之后被送进了医院,做了检查,除了发烧和一些皮外擦伤之外没有别的什么问题。
  手上面的伤口更为严重一些,做伤口处理的时候,许睿在昏迷中都不由疼得抽搐两下,林雉也简单的处理了被许睿咬伤的地方。
  许睿还没有醒过来,躺在病床上正在输液。
  他在第二天的时候才缓缓睁开眼睛,视线落在虚空中的某处。
  林雉看他终于睁开眼睛,有些惊喜的凑过去跟他讲话:“许睿,你醒啦!”
  可是许睿却像是没听到那样,脸上神情没有丝毫波动。
  林雉单纯的以为是许睿还没消气,不愿意搭理他,他忍不住埋怨一样说道:“我只是关了你连五分钟都不到,你都咬了我一口了,却还要跟我怄气!?”
  “你怎么这么大的气性,还敢离家出走。”他觉得做出来这样让人担心的事情的许睿真的是很不懂事。
  可是许睿仍然一动不动,像是没听到他讲话一样。
  事情开始变得有些不对劲。
  许睿的伤并不严重,烧下去之后,就又回了林家。
  但是烧虽然退下了,可是人却像是魂还没回来一样,他对外界的刺激失去了任何反应。
  只睁眼的时候呆愣愣的看着某处,瞳孔的光都是涣散的。
  从那天以后,他咬林雉的那一口就是他做出来的最后的反应。
  而且不仅如此,他总三天两头的发烧,现在别说是不让他吃晚餐了,哪怕是哄着喂都喂不进去几口,甚至勉强吃下去的那些还会在晚上反复的呕吐出来。
  只小半个月的功夫,许睿消瘦了整整一圈。
  那半个月里,林家别墅的二楼一直都是兵荒马乱的,这样频繁的起烧,哪怕是好好的小孩也要折腾坏了。
  林雉拧着眉头,不知道许睿怎么学会了这样跟自己闹脾气的手段,他还会不断的,絮絮叨叨的跟不会对他做出来任何反应的许睿讲话。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林雉很想发脾气,可是那对现在的许睿已经失去了效用。
  许睿的身子骨现在很弱,像是在坟地里冻到的那一天把以前健健康康的底子都给掏干净了。
  经常照顾许睿生活的女佣在一旁给许睿冲退烧冲剂,她听着林雉的话,小心翼翼声如蚊蚋的说:“家里的老人都说,小孩子是不……能经常吓的……”
  林雉没说话,只是突然抬眼望了那女佣一眼。
  那女佣瞬间噤声。
  其实从许睿从医院回来之后,这种议论讨论的声音就渐渐开始了。
  她们都说坟地里阴气重,许睿在天不亮的时候就往坟地里赶,又在那里睡了这么久,人虽然救回来了,魂其实落在那了。
  更有甚者说,许睿的父亲看不得许睿吃苦,把许睿的魂带走了。
  许睿现在才落得个呆呆傻傻,不仅不会说话,连别人说话也听不到了一样。
  这些林雉一点也不相信。
  但是即使不相信,他还是在许睿又再一次无缘无故生起来病的时候,带上了那位家里老人总说的女佣去了当地最大的寺庙。
  “别动。”林雉在许睿不自觉想要挣脱开自己的时候出声道。
  一个平安扣穿着编织的红绳戴在了许睿的手腕上,许睿的手腕已经看不出来以前有点肉乎的模样,林雉把那红绳收紧系好。
  许是外面一直在下雨的缘故,林雉进门的时候带来一股凉气,周身都有挥之不去的潮湿气息。
  “这是寺庙里的主持师父亲自开的光。”林雉跟许睿这样讲。
  许睿还是没什么反应,好像有点爱答不理的。
  林雉叹了一口气,然后又叫他的名字:“许…………家说,魂丢了多叫叫就好……
  “许睿!”林雉不仅叫他又为了他能够看着自己去转他的头,让他面对着自己。
  许睿听到熟悉的摄像机开始录制的提示音响起“嘀”的一声,他的眼睫颤了一下。
  林雉没有发现他细微的动静,只是在一旁清了清嗓子。
  他手里拿起了许睿熟悉的之前经常对着他的摄像机,林雉将它举了起来,镜头反转过来。
  “认错书:
  因为把许睿关进衣柜恐吓他,他已经半个月不理我了,为此我做出了深刻的反省,以后保证不再欺负许睿,会对他好,按时踢球,照顾蜗牛。
  20xx年8月3日
  认错人:林雉”


第18章 
  在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