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松了一口气。
  如他们所想的那样,许睿不过就是林家司机家的孩子,林雉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跟大家闹不愉快,小孩子打打闹闹磕磕碰碰的很正常,说不定林雉在家里欺负这小哑巴比谁都很呢,他们说不定做的事情正中林雉下怀。
  许睿看着林雉像是没有看到他那样路过自己,目不斜视,完全无视掉自己的惨状,只让人把自己领走,好像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哭很丢人很碍眼一样。
  许睿的眼泪流的更凶了。
  这时候在阳光下林家后庭院的草坪上的每个人都没有预料到浅笑盈盈走过来的林雉走到庭院茶桌旁边拎起来一把木竹藤椅是要来干什么。
  甚至连林戚都有后知后觉想起来母亲对自己的嘱咐,有些结结巴巴的跟自己这位哥哥招呼,刚叫了一声:“哥……”
  下一瞬间,林雉莫名其妙拎过来木竹藤椅的举动就得到了解释,那椅子直接劈头砸到了林戚头上,林戚直接惨叫一声,应声倒地,被砸的一脑门子血。
  原本已经被领着要走出来后庭院的许睿这时候猛地一回头,看到了那不远处血腥的场面,四周的小孩都吓傻了,停顿几秒之后才都爆发出来尖锐的叫声四散着跑开了。
  连陶宸意也被这场面吓得脸色发青,可是只有林雉一个人好像还很冷静,林戚已经倒在地上了他还不罢休的要往他脑袋上砸第二下。
  这么一下下去,搞不好真的要出人命,又或者林戚下半生被砸坏了脑子变成一个智障。
  陶宸意伸手抓住了林雉的手腕,很多人这时候也赶了过来。
  许睿看见地上流出来好多血,要比他刚才流出来的多得多,许睿被球砸了还疼哭了,可是林戚倒在地上只叫了一声就再也没有发出来任何声音了。
  许睿瞳孔骤然紧缩,眼睛睁大,吓得哭都忘记,只呆愣的僵住脑袋望着脸颊上被溅上血的林雉。
  林雉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神情看起来和在与许睿讲解许睿不会解的题目一样专注。
  许睿心里涌现出来不可名状的恐惧,一双包着泪迟迟未落下来的双眼被身旁的女佣颤着手捂住。
  许睿不知道那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样解决的,他感到后怕,更多的是自责和愧疚,要是他没有感到好奇去看那群小孩儿就好了,如果不是他不小心让球滚出去那个男孩也不会被绊倒也不会用球砸他。
  林雉就不会去把他的脑袋砸破。
  那男孩流了好多血,他会死吗。
  这真的是很让人恐惧的字眼,许睿是经历过亲人离世的孩子,他知道人死后,就会消失,就像是他的父亲一样,无论他怎样哭闹做多少次无声的呼唤和等待,他都不会再来看自己一眼。
  别说是许睿这种天生就过分胆小的,就算是别的普通小孩今天看见那一幕的夜里保不齐也要做噩梦。
  许睿再怎么躲藏,他又没有自己的卧室,再害怕还是躲在他跟林雉的房间里。
  等晚上才回到二楼经历了一天让他感到厌烦的琐事的林雉在床底下发现蜷缩着身体的许睿的时候还很困惑不解。
  许睿在床底下不清楚自己在这里到底待了多久,竟担惊受怕的睡着了。
  这会儿听到脚步声,刚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弯下来身子撩起来床单正眼睛望着自己的林雉的脸。
  许睿受惊吓一样身子又往里猛地一缩,嘴里发出来短促的一声惊叫,好像见到什么怪物正紧盯着自己。
  林雉似乎对于他面对自己躲避的动作和惶恐的神态很是不解,他有些疑惑的偏着脑袋问许睿:“害怕我?”他眼珠子动了一下:“为什么?明明我今天在帮你报仇啊。”


第14章 
  许睿并没有因为林雉的话放松分毫,甚至在林雉的目光下又瑟缩着往床底里面钻了钻,好像很惧怕林雉抓到他,只是暴露在林雉的视线里都让他很没有安全感一样。
  林雉原本只是有些困惑的表情逐渐在许睿充满抗拒的举动里变了,他的嘴角缓慢的放下,轻声说道:“许睿,你这个小白眼狼。”
  他一边这样说一边伸手就想要去将许睿从床底下拽出来,他的手那样探进去,又继续补充着:“不要惹我生气好吗?赶紧出来。”
  许睿的动作僵硬了一瞬,然后开始疯狂的往床底的另一侧躲藏起来。
  这场显得有些幼稚的躲藏抓捕游戏在一声门响之后停住了。
  林勤生推开了林雉的卧室门,他显然是听到了今天林雉做的好事,一张被酒色掏空的脸上阴云密布,而推开门后又发现许睿竟被林雉欺负的躲藏在上床底下,吓得都不敢出来。
  谁知道林雉这坏小子又做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把许睿吓成这样。
  “出来!”林勤生难得回家一趟,今天他弟媳的电话哭嚎着打到他这里,说是林雉要把林戚打死了。
  林勤生不在场到底是不知道今天是个什么情况,让助理跑了一趟医院,林戚这小孩儿当真在急诊室抢救,林勤生只能让助理盯着那边,又是一阵好言安抚,给亲弟弟也回了一个电话,表达了歉意的同时又划了一大笔钱过去,紧接着联系上市区的专家参与林戚的治疗。
  这样简单的处理完,从公司回到这个久违的家已经深夜,他直觉林雉这回做的太出格,还没等他找到林雉出口教训,就又看见林雉跟许睿在卧室里这副样子。
  林勤生怒气叠加,看着跪坐在地上伸手去捉许睿的林雉,整张脸难看的不像话:“我怎么会生出来你这种儿子!”
  林雉只能将视线从床底移开,缓缓转过头看他的父亲高大的身影。
  林雉被林勤生带走了,门被“砰”得一声关上。
  许睿在床底下过了几分钟心跳声恢复了平静,他睁开眼睛看着黑漆漆的床板,然后蹑手蹑脚从床底下爬了出来。
  他在恐惧的同时又生出来几分多余的关心,他觉得林雉父亲的话很伤人,虽然林雉并没有表露出来伤心的情绪,可是许睿的父亲从来不会跟许睿用这样重的语气讲这样重的话。
  林雉出去会挨打吗……
  可是林雉今天确实做了很严重的事情,尽管他说是为了自己报仇,但是许睿并才不需要林雉这样为自己报仇。
  许睿像是没头的苍蝇一样,满屋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落脚地,心里惴惴不安,脑子里像是被搅乱成了浆糊,怕今天那个受伤的男孩死掉,怕林雉挨打,最怕的是林雉生自己的气。
  那绝对是许睿没有办法想象的恐怖的事情。
  许睿想起来自己那只破皮球,林雉又会怎么样报复自己?把那只皮球彻底剪碎,还是把他养的蜗牛都杀死。
  这简直太残忍了。
  许睿抱着脑袋缩在墙角,心里闪过许多念头,林雉还什么都没做,他就已经被自己臆想出来的报复方法吓了个心惊胆战。
  门再次被打开的时候,先进来的是林勤生,他走到墙角把许睿从地上拉起来,语气温和,目光透出来几分怜爱的味道。
  尽管在收养许睿之后的时光里,他想起来他收养的这个孩子的时候屈指可数,可是这并不妨碍在他感到他的亲儿子如此的无可救药之后,心里觉得许睿可怜又招人疼。
  “家里那次录节目的时候不是给你布置了一间房吗,怎么没有搬进去啊,连自己的卧室都没有。”林勤生摸了摸许睿的脑袋:“这么大了,老是跟小雉挤在一个床上怎么能行?”
  许睿不会说话,只是显得有几分木讷的看着林勤生。
  他闻到男人身上呛人的香水味,他对林勤生并不熟悉,在林家生活到现在也不过算是见过他两次。
  许睿不自觉将目光转向站在林勤生身后看不出来情绪的林雉。
  林雉脸上没有伤,身上的衣服整洁,他好像没有被打之后的狼狈样子。
  林雉今天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险些闹出来人命,但是林勤生只是和他谈了一个二十多分钟的话。
  这件事就这么简单的轻易的结束了?
  林雉做错事,不用被抽打手心不用罚跪,也不用写保证书。
  他看起来好像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林勤生显然理解错了许睿目光里的含义,他又安抚道:“你不用看他,这是我的意思,他不会把你怎么样,以后他再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会收拾他的。”
  许睿搬离了林雉的卧室,他不用再躲藏在床底下了。
  许睿带走了他的枕头还有常用的毛毯,离开的时候林雉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就那样看着许睿拿走他的床上用品。
  家里女佣重新在那间样板房一样的卧室里收拾整理了落下的灰尘。
  许睿其实有点认床,他当时跟林雉睡在林雉的那张床上的时候,断断续续哭了一夜似的,都没睡着几分钟。
  许睿躺在新的床上,除了毛毯上有自己熟悉的味道之外,新铺的床铺上,给他很冰冷陌生的感觉。
  他有些难熬的翻来覆去到后半夜,才若有似无的有了些睡意。
  然而只是这样闭上一会儿眼睛,许睿就做了噩梦。
  梦见还是在阳光明媚的后庭院的草坪上,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喷泉喷水的声音还有鸟叫声。
  林雉蹲在地上拿着竹木藤椅一下一下在砸着什么,许睿有些害怕的走过去想要阻止他,却在刚刚走近手搭在林雉的肩膀上的时候看见了林雉手底下砸的像是破了的西瓜一样的脑袋,他认出来那个男孩,竟然长着跟许睿一模一样的脸。
  许睿霎时间被骇得身子僵住,原来被砸死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他紧接着慌乱的望向四周,发现了原来不是没有人在,林勤生,还有陶怡盈都在这里,连吴婶也在,可是就连吴婶也只是捂着脸哭,没有人出声救他。
  可是就算是许睿身体越来越凉,体内的血液都流光,灵魂飘出来,躯体残破不会动,林雉却还是能够看见已经死掉的许睿的灵魂。
  他还偏头跟许睿笑着说:“都说了没人救你了,你还偏要惹我生气!”他露出来可憎的恶劣笑意:“现在好了,不能动了看你还怎么躲。”
  林雉总能这样,就像许睿不用手语林雉却还是能知道许睿心里在想些什么,所以就算是许睿死掉也逃不开林雉,因为林雉还是能够看到他。
  许睿眼珠子直愣愣看着那血肉模糊的脸庞,铺天盖地的恐惧感瞬间充斥着他整个稚嫩的身体,对死亡的惧怕,面对林雉的惶恐不安,周围所有人对他的冰冷漠视,彻底压垮了他,他痛苦又绝望的捂住脑袋,胸口剧烈喘息起来,再克制不住的爆发出来绝望又凄厉的尖叫声。
  许睿从这张新床上猛地一下弹坐起来,汗水和泪水流了满脸,他浑身的汗,全身上下都湿漉漉的,虽然他在噩梦里惊醒的时候尖叫了一声,但是他其实在现实里是没有发出来一点声音的。
  哪怕已经惊醒过来,那笼罩周身的恐惧感却迟迟没有散去,他慌乱焦急的从床上下来想要打开房间的灯,可是下来的时候着急,又加上不太熟悉这个房间,赤着脚下来,还没在墙上摸到灯的开关就已经因为过度的紧张让他脚下一滑摔倒在了地上。
  这一下摔得实在,他本就受了伤的鼻子一阵酸涩,脸上又无声的淌下来一道泪水。
  没有缓和的时间,惊惧的心理让他又从地上起来再次去手忙脚乱的在黑暗里找灯。
  等室内的灯光终于亮起来,许睿整个人的情绪才算慢慢缓和了一些。
  可是他很快就发现了什么味道不太对,他吸了吸酸涩的鼻子,泪都没擦干净,有些难以接受的爬到床上掀开了毯子。
  他感到过分的羞耻和难堪。
  他竟然尿床了,他已经十多岁了,竟然还会尿床。
  林雉听到卧室里有窸窸窣窣的动静的时候很快就被惊醒了,窗帘没拉紧,他看到许睿的身影在柜子前面。
  他拉开了柜子的门,在翻找着什么,但是因为光线太暗,他还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东西。
  骤然出声很可能会吓到许睿,林雉伸手先拧开了自己的床头灯。
  “你在干什么?”
  屋内亮起来不算明亮的灯光,但是足够让两人看清楚一些东西。
  林雉从床上下来,看着像是被施了定身咒的许睿站在柜子前。他有些惊讶的发现,许睿竟然光着两条腿,什么都没穿。
  许睿终于在柜子里找到自己小黄鸡花色的内裤,林雉突然的出声让他手一抖,好不容易找到的内裤也掉落到了地上。
  林雉低头看着掉在脚下的内裤,又抬起来眼睛看着许睿瞬间涨得通红的脸色,他微微张大了眼睛,然后小狗一样凑到许睿身上嗅了嗅。
  许睿头发都被噩梦惊出来的冷汗打湿,身上一股汗湿的潮气,还有一丝若有似无的……
  林雉在许睿又逃避一样往后缩的时候伸手拽住了他:“别动!”这一下语气咬得重,显得林雉很没有耐心。
  这让刚做了有关林雉的那样惊悚的噩梦的许睿再生不出来半点儿反抗的念头。
  林雉脚踩在许睿的小黄鸡花色的内裤上,就着这样的姿势凑到许睿耳旁说道:“你不会是尿裤子了吧?”
  尿裤子这三个字在许睿耳旁刚一蹦出,许睿就立马摇头,拼命的否决。
  “我都说了,你撒谎我会知道,怎么还要这样做?”林雉抬手摸许睿被汗水打湿柔软的发丝:“做噩梦吓醒了?”
  “胆子那么一丁点大,所以分床才会害怕。”林雉这样说道:“你搬回来住,就不会这样。”
  许睿光着腿站在那里,脆弱又难堪,一颗稚嫩的心像是经历了百般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