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和林勤生变得越发相似的脸上扇了一耳光的时候,气氛几乎可以说是到达了冰点。
  那一巴掌清脆非常,皮肉相碰的声音在一楼的安静的客厅都能听见。
  楼下所有的佣人都战战兢兢低着头不敢多看多听的模样。
  只有这时候从二楼的房间里蒙着眼睛摸出来的许睿一路摸着走廊的栏杆往前走,在摸到林雉的身体的时候,有些惊喜的一把从后面搂住了林雉。
  林雉那时候眼睛还在直勾勾的用很瘆人的目光看着陶怡盈那张精致的脸,心里像是涌动着一个黑色的漩涡,他的左半张脸被这不留余力的一巴掌扇的红肿起来。
  被从后面抱住的时候林雉脸上的表情还未来得及转变,他骤然转身看见许睿在自己背后仰着脸笑得露出一口小白牙,他伸手拽掉脑袋上蒙住眼睛用来玩捉迷藏游戏的黑色布带,露出来弯成半个月牙一样的眼睛,满脸得意,好像是在讲抓到你了。
  可是在扯下来黑色的布带的时候,许睿看着林雉的模样,笑容也僵住了。
  林雉那眼神和脸色都是堪称恐怖的模样,很难想象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会有这样的眼神。
  林雉很快反应过来,眼眸很快垂下来,调整了表情。
  等两人回到卧室,许睿像是已经忘记刚才被吓住的事情,看着林雉白皙的脸颊上分外明显的巴掌印,看起来都火辣辣的疼,又凑过去噘着嘴对着吹了两下。
  林雉转头看他,许睿又抬手摸了摸,眼里露出来同情。
  许睿从小到大来自长辈的教训就只有吴婶的,那些来自同龄人的欺负和家长的教训还是很不一样,许睿的爸爸从来没有打过许睿。
  他开始觉得林雉此刻像每个挨了打的孩子一样可怜。
  林雉这时候看到许睿眼里的好像他是一件什么易碎品一样的眼神差点儿笑出声来,可是他最后忍住了,反而很不罢休的跟许睿讲:“我挨打这么疼,你就吹两下就算完啦?”
  林雉垂眸望着许睿,做出来煞有其事的指责:“真正的好朋友才不会只做到这样。”
  许睿只能又凑过去给林雉吹红肿的巴掌印。
  直到许睿吹得腮帮子都疼了,累到在床上,林雉也过去趴到床上跟许睿讲悄悄话一样说:“我以后不会再给她机会打我了,这样你就不用这么辛苦。”
  许睿没有理清这里面的逻辑关系,只累得捂着酸疼的腮帮子。
  他偏过头看见林雉表情认真的一张脸,好像他很体贴许睿的辛苦,许睿是很容易被林雉的话带着思绪走的人,如果能够说话,他这会儿应该在和林雉说感谢。
  年岁稚嫩的许睿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在潜移默化中在经受什么样恐怖的事情,他被完全隔绝于同龄人之外,在这栋房子里除了林雉没有任何人和他进行交流。
  他去吴婶门前的次数已经越来越少了,也会不自觉的用一些讨好行为去换取一些来自林雉的奖励。


第13章 
  林雉在过十一岁生日的前两天就提前告诉许睿这件事情,其中暗示许睿提前准备好礼物的意思已经不能更加明显。
  许睿在日常清理他养的蜗牛壳上的泥土的时候托着腮苦思冥想,又摸了摸光溜溜的口袋,许睿自己的所有玩具都是林雉给的,此刻也不可能存在再用那些礼物回过去的道理。
  蜗牛的玻璃房在这半年里逐步的升级扩建,里面种着绿植还有小喷头会定时喷洒水花,那些许睿此前捉回来的蜗牛已经在里面下了蛋又孵化出来许多小蜗牛。
  蜗牛变得越来越多的时候,林雉让佣人清理了一部分出去,只不过许睿没有发现,他只看到蜗牛的玻璃房里还是那么几只蜗牛。
  当他最后做完清理又欣赏完毕之后,就在要起身离开的时刻,他发现了一大片叶子下面有一只蜗牛一动不动。
  林雉生日的那天是个阳光明媚的晴天,他现在双腿已经恢复的很好,会在周末的时候陪许睿踢球玩。
  这天也刚好是个周末。
  许睿在早餐之后拉着林雉回了卧室,林雉站在那里,看着许睿走到书桌前从一个角落里翻出来一个什么小东西,然后攥进了手里。
  许睿扭扭捏捏的走到林雉面前,拉起来他的手。
  林雉抬起来眼睛,问道:“生日礼物?”
  许睿很是羞赧的点了点头。
  许睿的手放在林雉肤色白皙的手心上面,然后缓缓张开。
  一个很轻的小东西落到了林雉的手心。
  许睿的手移开,林雉的手心露出来一个色彩斑斓的蜗牛壳。
  林雉没有控制住轻笑了一声:“我当时什么宝贝,这么神神秘秘的。”他这么说完,很快就看见许睿脸色有点不对。
  比刚才更红了,低着头有点难过受伤的样子,时不时又抬起来眼偷瞄林雉一眼,又看看林雉手心的彩色蜗牛壳,好像有点犹豫迟疑要不要拿回来。
  有许许多多昂贵又高级的玩具的林雉好像并不很稀罕这种玩意儿。
  林雉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失言,他这么做很不对,会打击到许睿的积极性。
  爱哭的许睿真的很容易被伤害到,林雉又补充说道:“谢谢你,我很喜欢。”
  许睿好像还不是很相信又去打量林雉的脸色,可是林雉的表情很是真挚。
  这是林雉惯常的本领,不管是谎言还是真话,他总是无比的认真,让许睿瞧不出来一点破绽。
  许睿很快就再一次交付信任,好像是在林雉的鼓励下重新获得了信心,他对着林雉比划着手语,说了生日快乐。
  林雉在这种事上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许睿害羞的将手背在身后。
  随着林雉的双腿恢复,林家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原本因为各种各样的传言,说是林雉不仅脑子不正常还是个残废,尽管是林勤生的独子,以后也不一定能够作为继承人培养,林家旁枝的几位虽说明面上没多说什么,但是在林雉残废后连学也没继续去上而是选择了退学之后,底下小动作却是做了不少。
  和林雉同一辈的,除掉年龄和他差距很大的,他还有几个堂弟跟他都差不多大小,再近一点的亲堂弟和他只差了一岁。
  林戚是林勤生的亲弟弟的儿子,林家的老爷子就生了那么两个儿子,同一个环境里养出来的长大之后性格却天差地别,他的小儿子性格懦弱,为人老实,在林老爷子要退下来那一年,在已经和陶家联姻了的林勤生面前,那场夺权纷争里几乎可以说是刚开始就已经出现了没让人出乎意料的结果。
  可是林戚和他那位懦弱的父亲却不同,是位被骄纵惯了的小霸王,他爹虽然在家族产业里不怎么掌权,可是林老爷子留给他的钱也够他几辈子花不完的了,在那林勤生接任林家的那一年之后,林老爷子为自己的人生小儿子操办了一门门当户对的婚事之后,才算彻底放了权。
  林家老二一家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因为也不愁吃喝,生活阔绰,再加上又自觉没那么大的能力,本来这么养尊处优的不争不抢生活的还算满足,稍微有点不甘心也被林勤生做出来的成绩不断的磨平了。
  可是坏就坏在,林勤生生出来的那位,自小就被传言称为,天生的坏种。
  听说七岁那年在家里的花园里淹死了陶怡盈养的猫,连带着猫生的一窝崽,也彻底惹了原本就不甚亲近林雉的陶怡盈的厌恶。
  有关林雉的传言有很多,说虽然成绩不错,但是脑子是个坏的,从小就虐猫,连猫崽都不放过,共情能力差,是个没心肝的,在学校里也没少惹出事来,所以最后才在双腿站不起来之后,连学也不让去上了。
  林勤生一直沉默懦弱的弟弟林纶再是个不争不抢的性子也受不住自己媳妇和一些暗地里站队的林家旁枝在其中日积月累潜移默化的影响。
  可是这心底欲望野心的小火苗才刚一冒出来,原本以为一辈子站不起来的林雉,突然又能站起来了。
  与他是个小疯子坏种的名声一同传出来的还有,他天生早慧,不管是什么学科他都能取得异常优异的成绩,记忆里很强,学习速度又快。
  已经两年没过过生日的林雉,在他站起来的这一年,又有许多亲戚来为庆生,林家的独栋别墅里在这一天来了许多人。
  林雉在卧室的二楼,将许睿送给他的彩色蜗牛壳放进了上衣的口袋里,看着林家进来的那些远方表亲们进来。
  突然,林雉游离飘忽的目光停顿了一下,那是陶宸意,是陶怡盈的侄子,比林雉大两岁,小的时候还来和林雉玩过,可是他也从林雉的生活里消失了不短一段时间了,听说是去国外上中学了。
  不知道今天怎么也会来。
  陶怡盈再是厌烦这样的场合也不得不做出来得体大方的女主人姿态,招待这些来给林雉庆生的人。
  林雉在二楼找了一圈,没有找到许睿的身影,他突然看了一眼时间,又紧接着想起来今天是周末。
  隔壁房间的林雉送给许睿的皮球果然已经不见了。
  许睿在安静的后庭院听到了一些杂乱的声音,还有陌生的说话声。
  他从树后面探头探脑的,望见前面有几个男孩在拿着水枪互相嬉戏打闹着喷水。
  这游戏对这样年龄段的男孩来讲太具有吸引力,许睿也不例外,他忍不住站起来,半个身子都从树后面探出去,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
  但是他没有想到,他站起来扶着树,双手松开,手里抱着的皮球就滚落在地上,一路这样滚了出去。
  正喷了一个伙伴一头水的林戚刚得意洋洋的跑着躲开对方的反击,就被着突然滚过来的一只皮球绊倒了,摔了个狗啃泥。
  一起玩的伙伴没人敢这个时候再对着已经正怒气冲冲的林戚喷水,林戚一张脸都气红了,膝盖摔得很疼不说,最重要的是,他竟然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丢面子,这这一直顺风顺水在家里在同伴面前都是称王称霸的林戚没有办法忍受的事情。
  “这是谁的破球!”林戚怒吼出声,拿着手里的水枪站起来,开始在后庭院里寻找。
  许睿吓得大气不敢出,又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已经太久没有见到过同龄的小孩,接触过外面的世界,本能的害怕躲避的同时又很自责。
  他躲在树后面小手指头不安的扣树皮,又忍不住想看看那男孩到底摔得怎么样了,而且他还想拿回来自己的球,希望可以道歉获得原谅。
  他这么一探头,那群孩子就有发现他的了。
  一群人抓到什么猎物似的起哄把许睿从树后面抓了出来。
  许睿比他们年龄稍微大一点,个子也长得比他们高,硬是跟着鹌鹑似的吓得缩着脑袋,被拽出来。
  等他来到林戚的面前,两个小孩对上脸,林戚还对着这让他丢了面子的罪魁祸首咬牙切齿呢。
  “你是哪来的!?”林戚问道。
  许睿又不会说话,一着急又用手比划起来。
  这让一直在后庭院的秋千上看着他们玩的陶宸意想起了什么,他到底已经上了初中,比他们都大很多,走过去看见许睿,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后说道:“他好像不会说话。”
  又问林戚:“你不知道以前我姑父收养过一个哑巴男孩吗?就是他那位去世了的司机的孩子,当时还录了节目呢,你没看啊。”
  林戚小孩子心性,被陶宸意这么一提好像有点印象听他妈提过一嘴,但是他并不很是在意,最重要的是,虽然许睿出现在林家,但是他并不是林家什么亲戚的小孩也不是陶家的,而是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巴孤儿,这让本就不愿罢休的林戚气焰更胜。
  在林家这样的环境里又经过他一些亲戚还有母亲的日夜熏陶,他很快学会看碟下菜,恃强凌弱的本领。
  “你们几个抓住他!”林戚一脸蛮横,指挥着他这几个远方表亲们。
  陶宸意被姑姑嘱咐过看着他们几个小孩玩,别出什么乱子,最重要的是别打架,结果看见他们几个动作迅速的抓住许睿,林戚脚踩着皮球朝着许睿身上踢的时候还没来得及阻止,许睿就被迎头一个球砸出了鼻血。
  “等等!你……”陶宸意的声音止住,看着流了血的许睿,语气里已经带了些怒意:“林戚!”
  林戚又瞄的不准,一开始想要踢到许睿肚子上的,没想到用力过猛砸到了脸上,这会儿看见许睿流鼻血,血顺着下巴往下滴也有些心虚,可是他到底嚣张娇惯坏了,毕竟他在学校也打伤过同学,最后不也是被他妈摆平了。
  许睿不过是他大伯收养的司机家的孩子,又能怎么样他呢。
  许睿被球砸到脸上的时候,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他的整张脸都是麻木的,一秒钟之后,鼻子那里才开始传来剧痛,那酸涩感直接刺激他流出来许多生理性的泪水。
  林雉找到后庭院的时候,就看到许睿一张血泪模糊的脸。
  许睿低头看见地面上滴落的血水,落在草坪上面,他惊慌失措的哭出来,看见林雉的身影模糊不清的出现在前面。
  周围的小孩看见林雉过来了,连带着林戚都不见刚才那么神气了,抓着许睿不放的也都松开了手,离正仰着脸哭的许睿远远的。
  陶宸意之前跟林雉小时候还一起玩过,这会儿看见林雉过来,又跟林雉打招呼。
  这里的动静到底是不小,林雉让一位女佣带许睿去处理一下,因为许睿的鼻子还在流血。
  在林雉过来的时候谁也没有察觉出来任何不对,他甚至还笑着跟陶宸意打了一声招呼,连带着林戚那群孩子也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