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怡盈的房间,大约二十分钟后之后回来了。
  回来的时候许睿还没有睡着,毯子只盖住他的小肚子。
  林雉被女佣扶着躺下来,他平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听床尾的许睿翻来覆去,他说道:“从明天开始我就要复健了,你陪我一起好吗?”


第11章 
  林雉毕竟很久没有站起来过了,复健的初期很痛苦,经常疼得一脑门汗。
  说是让许睿陪着但是对于许睿着这么大的小孩来说,要让他长时间困在一个房间里又只是坐在那里,是很枯燥的一件事情。
  那里其实看起来并没有需要他的地方,过来帮助林雉进行复健的团队很专业,带来了很多仪器。
  许睿经常拖着下巴在一旁看着看着就睡着。
  而且由于林雉昨天宣布过不允许他再吃晚餐,导致许睿第二天想起来昨天夜里饿的翻来覆去睡不着的难过感,在吃午饭的时候狼吞虎咽了很多食物。
  那食量已经远超他平常的水平,他吃得满嘴是油,小肚子撑的鼓起来。
  等他们吃完午饭回到卧室要睡午觉的时候,林雉坐在轮椅上看着面前许睿鼓起来的小肚子,单薄的衣服被撑起来,露出来下面一小截肚皮,随着许睿的呼吸一起一伏。
  林雉眉头微微蹙起,抬手轻轻放在他那圆滚滚的肚子中间偏上方一点的位置,林雉轻声说道:“许睿,我好像摸到你的胃了。”
  林雉其实并没有用多大力气按压许睿不堪重负的胃部,他只将手放在上面。
  下一瞬间,许睿就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他捂着肚子一路踉踉跄跄往卫生间跑去,结果没有跑到的时候就已经忍不住弯下腰,“哇”的一声吐了一地。
  刺鼻的味道瞬间在卧室里弥漫开来,林雉脸色也变得不好。
  尽管林雉很快叫来佣人来把地上那一摊收拾打扫了,而且室内通风设备也运作起来,可是躺在床上的林雉始终觉得那股味道没有散干净,这让他在午休的时候完全没有得到休息。
  他现在不仅需要做复健,还需要完成课程,每天的时间很紧凑。
  午后的短暂睡眠现在对他来说很重要,而今天因为许睿对食欲的不加控制使这一切受到了影响。
  这让林雉感到很不快,觉得许睿非常不懂规矩,需要受到教训。
  他还在自己忍受痛苦做复健的时候偷偷睡着,表现得很不积极……
  只是午休那么一小会儿的时间,林雉躺在床上,阖着眼目,脸上瞧不出来一点儿不耐和怨怼,心里却弯弯绕绕计较着许睿的好多错处。
  这样的计较让在晚餐的时候,尽管许睿馋得围着他转了好几圈,扯拽了他好几下袖子,睁着大眼望着他,瞧着有几分可怜兮兮,像只讨食的小狗,林雉还是没有半点儿心软要赏他一口的样子。
  晚上睡觉的时候,因为许睿中午那一顿几乎是全部吐了出来,晚餐又没吃,导致他今天一天只吃了一顿早餐。
  晚上睡觉的时候,许睿比昨日饿得还要厉害。
  这个年龄段,好吃贪玩是天性,甚至有些孩子因为争抢吃食而打闹起来的都有,要让许睿自己控制住自己的食欲和要他坐在教室里一节课都不做小动作不走神儿一样困难。
  他饿得前胸贴后背,蜷缩着身体,祈祷自己快快睡着,这样就可以吃明天早晨的早餐。
  可是他饿得睡不着觉,翻了几个身之后,听见林雉很平稳的呼吸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再也忍受不了那样起了床,摸黑偷偷爬下了床。
  客厅隔出来的甜品厨间的冰箱里,许睿踮着脚尖去够上面摆放着的水果,太大个的他不敢碰,太容易被发现。
  一楼这里他连灯都没有敢开开,赤着脚怕发出来一点动静,就这样谨慎非常在冰箱微弱的灯光下抓出来一把水果,结果没有想到刚抓进手里,楼上就传来了声响,是轮椅滚动的声音,许睿现在对这个声音再敏感警惕不过。
  他提起来一口气,屏住呼吸,心脏跳得“砰砰”响,他吓得大气儿不敢出,异常慌乱的往一个角落的桌子底下钻去。
  客厅的大灯还是骤然亮了起来,林雉坐着轮椅沉着脸色来到一楼,他漫不经心的扫过客厅的桌椅,又落到后面的冰箱那里,冰箱里面透出来一点亮光,冰箱没有关紧。
  “家里进了老鼠吗?”林雉声音并不低,在客厅里的佣人都能听得见,再加上这个时间点,这里很安静。
  轮椅滑动的声音响起来,许睿缩在桌子底下,心里又紧张又害怕,他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心虚又惶恐,不知道这样被发现又会遭受怎么样的责罚。
  早知道就不偷偷起来偷吃东西了,他心下后悔又难过,恨不得真的当场变成一只小老鼠,缩在这样的墙角也不会轻易被人发现。
  他手心里霎时间攥出来一手汗,这时候又听见了林雉声音淡淡的说道:“既然这老鼠不好找,就让门口的安保过来搜吧,毕竟不是小事情,以后再丢东西怎么办……”
  门口的安保?
  许睿骤然回忆起来当初被那几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按住肩膀在长桌上要砍掉他手的画面,他呼吸开始紊乱起来,像是已经有谁拿了把刀放在了他脖子上面,额头流下来的汗水都把他的头发打湿了。
  许睿有些绝望的闭了闭眼睛,然后像是抱了赴死一样的勇气从桌子下面爬了出来。
  许睿的样子有些狼狈,他穿得跟林雉同样款式的棉质睡衣都被蹭脏了,他攥着拳头抿着嘴,脚步很艰难的走到林雉的轮椅面前。
  林雉轻呵一声:“呦,小老鼠出来了。”
  许睿难堪的要命,脸像是被烧着了一样,变得通红。
  他撇着嘴,掀起来眼皮看林雉,然后又很快垂下来,最后缓缓跪下来然后伸出来手掌,低着头。
  林雉看他小肩膀头抖动的频率,知晓他是在害怕又要抽打他的手掌心。
  “就这么大一点胆子,还来偷吃东西呢。”林雉语气里说不出来是不屑还是什么,最后又命令道:“站起来。”
  许睿听话的站起来身,很怕在哪里跑出来人再要按住他砍掉他的手,因为他又偷东西。
  林雉抬手摸上了他的脸颊:“这塞的什么东西?都吓得忘记往下咽了?”
  许睿这时候才惊觉,他刚才慌乱的只想找个地方藏起来,连把嘴里的东西嚼了咽下去都忘记,这会儿呆愣愣的大眼仁看着林雉。
  有点像是只傻仓鼠。
  林雉被他蠢笨的样子舒缓了情绪,却又故作姿态的不愿放过他,他伸手到许睿的嘴边,然后说:“吐出来。”
  许睿下嘴唇颤了一下,最后很是依依不舍的把嘴里的小番茄一颗一颗的吐到了林雉的手心。
  林雉最后看着手里的四颗红彤彤的小番茄,上面还沾着许睿的口水,看起来黏兮兮的。
  “走,回去。”林雉随手就将手里的小番茄都扔到了垃圾桶里,番茄掉落进去发出来沉闷的声响,林雉扔番茄用的力气可不小,像是故意撒气给许睿看一样。
  许睿却看见那番茄被丢进垃圾桶,被那声响大大伤害到了内心,只觉林雉竟然宁愿丢掉那些小番茄也不愿意给自己吃。
  林雉叫他走,轮椅滑动了一段距离却发现许睿迟迟没有跟上来,他回头一看,那脑子不聪明的小哑巴还在那望着垃圾桶掉眼泪呢。
  “哭什么哭!半夜不睡觉折腾这么多人起来看你偷东西,你还有脸哭呢?!”林雉提高一点音量语气里已经很是不耐:“快点过来!”
  回到卧室后,许睿就像是只霜打了的茄子那样,进了门就往被窝里钻,不知道是在逃避什么。
  结果被林雉一把掀开被子,又让他下来:“你不会以为这就结束了吧?”
  许睿用手语说了一遍对不起,配上一张哭得满脸泪痕的脸,任谁也不能怀疑他是很诚心的在认错。
  可是这并不能让林雉满意,他眼珠子动了一下,然后说:“起来,写认错书,这样才行。”
  吴婶已经走了,怎么还能让吴婶的规矩在这里继续延续下去,现在许睿应该学会遵守的是林雉的规则。
  许睿只能又从床上爬起来,在书桌上林雉准备好的白纸上写下来歪歪扭扭的认错书三个字。
  在下方的认错内容上。
  许睿写道: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偷吃小番qie了。
  日期:20xx年8月16日
  写完之后,林雉又要求他用手语重复一遍,站在房间的中间,林雉用摄像机给他完整记录了一遍。
  这样才算是完整的认错仪式的完成。
  虽然没有挨打,但是这样的做法很是能够挫伤许睿的自尊心,他哭的一点儿也不比抽了手心弱,在被林雉用镜头对准的时候,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还用手去捂住摄像头,可是被林雉扒拉开了手。


第12章 
  等录完视频林雉才算是心满意足,放许睿去睡觉了。
  许睿哭得眼睛肿起来,爬回床上的被窝里就拉着毯子蒙住了脑袋。
  林雉把相机放回书架上回来的时候看见许睿已经将薄毯哭湿渗出了两个眼窝印子。
  第二天吃了教训的许睿果然乖觉许多,在午饭的时候没有再不知节制的胡吃海塞,他眼睛肿起来,一整天都恹了吧唧的。
  林雉回想起来他在镜头面前哭得冒出来鼻涕泡的蠢兮兮的模样,难得大发慈悲,在他陪自己复健的时候,将从前的那些玩具找来,让他在一旁拼图或者画画,让他陪林雉复健的时间变得没有这么难捱。
  许睿到底是小孩子,用这些吸引他的注意力确实让他情绪好转不少。
  但是尽管如此,林雉做复健的那半年也几乎可以说是许睿在林家度过的最艰难的半年。
  林雉自从找到了他自己的那种惩罚方式后,变得很频繁的挑许睿的错处,基本没有要多长时间,林雉手里就积攒了不少许睿写下的保证书。
  而且他在用自己的方法驯化许睿,如果许睿当天表现的好,比如家庭教师来授课的时候把作业完成的很好又或者做了别的什么事情讨了林雉开心,那么他就会在晚饭的时候额外得到林雉喂的两口饭。
  林雉似乎很享受这种给许睿喂食的感觉,在许睿绕着自己讨食的时候,善心大发的用自己的勺子喂给他两口,许睿下次就会表现的更积极。
  许睿无师自通的学会了像是撒娇一样的本领,林雉看得很新奇,或许这些撒娇许睿以前只对吴婶或者他去世的那位父亲使。
  可是在现在林家,这样的深宅大院里,没有人和许睿交流,只有林雉和他相处,别的佣人不知是被林雉吩咐过还是根本对许睿漠不关心,总之是没有人理他的。
  这样许睿尽管对林雉有恐惧,可是在他的身边只剩下林雉可以依赖的时候,还是别无选择的增强了对林雉的依赖感。
  只要他表现的好,不惹林雉生气,他就可以得到一些来自林雉的奖励。
  这是许睿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搓磨之后才得到的心得。
  而如林雉所愿的,许睿也确实不知是因为食量减少还是因为正在长身体抽条的原因,他两颊的婴儿肥慢慢消失了,不过他也长高了不少。
  这让林雉很是介意,看着许睿两颊消失的奶膘很是不满,好像许睿的身体很不懂事。
  林雉能够站起来那天随着主治医生的一声欢呼,许睿用积木搭出来的城堡塌了。
  他抬起来眼睛看见林雉的身影借着机械的力量走过来到自己的桌前。
  林雉开口说道:“我能够站起来你不开心吗?”
  许睿摇摇头,想要表达自己没有不不开心。
  林雉却好像很能理解许睿这容易让人误解的表达,脸上表情看起来有几分轻松愉悦的意思,眼珠子微动,又跟许睿讲道:“如果我能够行走或者跑动了,我就可以陪你一起踢球了。”
  许睿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他,眼里好像什么也没有,他有些闷闷的在心里说,好吧。
  林雉又瞬间靠近了许睿,问他:“怎么不乐意?”
  事实上林雉会读心术的谎言在许睿十岁的时候还依然的牢不可破,因为林雉大多时间都能跟许睿无障碍交流。
  他能从许睿不加掩饰的表情和情绪里读懂那时候头脑简单的许睿要表达的很多事情。
  林雉想了想又说:“等你长得没有我高的时候,你就可以再吃晚餐了。”
  许睿瞪大了眼,好像在问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因为你在这里生活就要遵守我的规则。”林雉语气很是理所当然。
  许睿遵守过很多规则,在学校里遵守学校的规则,在社会上遵守父亲教他的社会规则,在这里或许也应该遵守林家的规则,可是……
  许睿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
  林雉这时候很是耐心:“我制定,你遵守。”他借助机械站起来的身体在许睿面前显得有几分居高临下。
  “这也是规则。”
  总算是摸清楚规则的许睿生活好过了不少,他和林雉基本是二十四个小时都生活在一起的。
  林雉到顺利能走之后也确实陪许睿玩过不少游戏,毕竟许睿也已经像他一样,很久没有走出来过林家的宅院。
  这在林雉看来都是一种奖励手段。
  林雉能够站起来之后,林家发生了一些变化,家里来过几次不认识的大人,那些人走了之后的晚上,林雉在二楼的走廊和陶怡盈不知因为什么发生了争执。
  气氛很是僵持不下,性子都同样冷漠的母子彼此的态度都毫不退让,在陶怡盈控制住不住在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