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里。
  林雉开始感到有些麻烦和不快,他冷着脸色看着瑟缩成一团的许睿:“你在这里做什么?”
  许睿低着头,不做反应。
  林雉身子微微前倾了一点:“想要回自己以前的房间?为什么?有什么好的,难道有你现在住的地方宽敞舒适吗?”林雉看着许睿抗拒戒备的姿态,话锋一转低声问道:“还是说里面有什么你的宝贝,你舍不得,见不到?”
  许睿猛地一下抬起来了头。
  林雉看着他的表情继续说道:“比如那个破破烂烂还被你用胶带粘起来的皮球,或着说那些你养的小蜗牛?”
  许睿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睛瞪着林雉,活像是林雉生抢了他什么珍贵宝物。
  林雉从他的脸上嗅到了一些熟悉的被激怒的味道,他眼睛眨动了一下,继续说着:“啊,那个皮球不会是你爸爸留给你的礼物吧。”
  从始至终,许睿没有跟林雉交流过任何这方面的事情,可是为什么林雉却全部都知道!?
  他甚至猜到自己要来拿那只皮球还有很担心自己养的小蜗牛会不会饿死。
  他又惊又惧,满眼不可置信的望着林雉。
  林雉看到他的模样,突然轻声笑了一声,他故意神神秘秘凑近了许睿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其实我会读心术,你以后不可以对我撒谎哦。”


第9章 
  许睿在林雉靠近过来的一瞬间,立马就像是被什么毒蜂蛰了一下那样,他惊恐的往后退缩了一大步,和林雉拉开距离。
  林雉坐在轮椅上望着瑟瑟发抖的许睿,他眼睛瞪得浑圆,胸口剧烈起伏起来,好像林雉是多么凶神恶煞的恶鬼。
  许睿觉得林雉好可怕,他或许真的不是人,是他读过的故事里的可以窃取人类内心秘密的恶魔。
  林雉看着许睿,看着小孩那副表情,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却又放在许睿身上有那么几分情理之中,他不由心里奚落许睿,真的是很笨蛋,才会连这样的蹩脚谎言也会轻易相信。
  他仔细端详许睿对着他充满恐惧的表情,小胸脯剧烈起伏着,像是一只拥有棕色皮毛的野兔子,谨慎胆小得过分。
  过了一会儿,他像是欣赏够了那样缓缓开口:“跟我回去,不然的话,你就再也见不到你爸爸送给你的那只皮球还有你那些沾了泥巴的小蜗牛了。”
  林雉会读心术可以听到许睿在想什么,可以洞晓许睿的许多小秘密这件事让许睿很是坐立难安了一阵,甚至连在心里抱怨林雉都不敢,很怕他会听见找自己的麻烦。
  可是许睿到底是个活泼好动的九岁孩子,在不再信任林雉,但是同时又很怕他的时候,他就会经常想要躲避林雉。
  可是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被迫需要面对林雉的。
  许睿的皮球和小蜗牛就放在他们房间的隔壁,小蜗牛搬了家,有了一个很舒适的玻璃房,还有新鲜叶子吃。
  被剪破的皮球许睿没有舍得丢掉,用胶带缠了一下,又有尝试把它里面充满气,可是试过很多次都失败了,如今摸摸那破旧不堪的皮球,想起来自己的爸爸,就有些忍不住掉眼泪。
  很大颗的眼泪就落在皮球上,滑落下来,在球面晕开一片污水。
  从那天晚上之后,许睿没有在夜里偷跑出来了,他似乎已经认命了,可是在两人周末休息的时候,他不愿意花大量的时间和林雉在房间里面玩。
  小哑巴显然是有了自己的心事,他在休息的时候会跑在隔壁房间抱着他父亲留下的那只球哭泣,这是林雉发现很多次的事情。
  林雉完全无法感同身受,也不能体会,许睿这样年幼的孩子在被屡次剥夺亲密关系的心理现在是多么的脆弱和没有安全感,好像虽然每天睡在林雉的卧室里,却还像是找不到巢穴的流浪幼崽。
  林雉从门缝里看见他哭泣的时候,视线落到许睿抱着的球上面,如果他知道让许睿再次见到他那些破烂之后,他像是终于找到软弱的发泄口那样,三天两头在那里委屈,他才不会让许睿再见到那些玩意儿。
  他完全忽略掉,许睿的眼泪不单纯是为了一只损坏的球,更多是对亲人的想念,还有巨大安全感的丧失,让他惴惴不安。
  而且和性格古怪又会读心术的恶魔林雉一起生活让许睿的精神经受不少的考验
  再加上林雉属实是很阴晴不定的人,好像上一秒还在笑仿佛你们是世界上最好的朋友,下一秒就又能变脸,讲出一些叫许睿害怕恐惧的事情。
  不过即使是这样,林雉为了终结许睿这样惹人厌烦的持续不断的萎靡脆弱,决定送给许睿一只崭新的皮球。
  那个皮球质量看起来比他父亲送的那只好太多了,配色也看起来像是男孩子会喜欢的类型。
  可是当许睿在隔壁的房间用卫生纸卷成棒一点一点清理小蜗牛壳上粘的土的时候,林雉进来递给他球,他却转头看了一眼就又给林雉推了回去。
  林雉送出的礼物又被拒绝,他笑容僵了一瞬又很快恢复自然:“怎么不喜欢呢,今天天气很好哦,你可以去楼下踢一会儿球,你以前不是最喜欢在院子里踢球吗?”
  许睿黑白分明的眼望着林雉,他虽然年岁小看起来幼稚又天真,可是屡次在林雉被作弄,他现在对危险已经有了一些敏锐性。
  他判断林雉又在说谎,林雉根本不喜欢许睿在他面前撒欢儿跑,因为他自己动不了,许睿在很轻而易举的获得他没有办法得到的快乐。
  而且林雉现在在许睿眼里完全一副童话故事里的反派形象,再加上许睿自己的皮球还被他给剪破,这事儿本来过去了很久,现在林雉的举动又让许睿重新回想了起来。
  在许睿又再一次拒绝林雉,冲着他摇头,抿着嘴看起来很不识好歹的时候,林雉的耐心终于告罄,他抬起来眼睛看着许睿,不知道是不是他最近对许睿态度过于好了的缘故,许睿开始变得很任性,不听话,不知感恩。
  这些都是林雉很不喜欢的坏毛病。
  “怎么了,我这只球不入你的眼?你父亲送的那个有我的这个好?”林雉脸色上再寻不到半点儿笑意,他冷冰冰的眼神落在许睿身上,然后说:“现在收下我给你的东西,然后跟我道谢,不然我就让人把这些垃圾都丢出去。”
  愿意留下来一些小孩在意的东西哄小孩是一回事,可是小孩太不听话不懂规矩又是另外一回事。
  许睿和父亲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不管林雉怎么欺负他他都可以忍过去,就像是在学校里受欺负那样,可是林雉不应该拿他父亲的事情一而再再二三的刺激他。
  许睿没有办法忍受林雉做出来这么过分的事情,也不愿意听到林雉说他的来自父亲的珍贵礼物是垃圾。
  再次踩上许睿雷区的林雉又一次收获了相同的结局,他被推倒在地上了。
  可是可能是由于这段时间的相处,许睿对林雉的恐惧扩大化了,而且上次跟林雉动手也吃到了很痛苦的教训,这次将林雉连人带着轮椅推倒在地上之后,肉体撞击地面发出来沉闷的声响,林雉手里的球滚落在一旁。
  许睿被激起情绪之后被这眼前的一幕又唤回理智,他像是要撇清什么关系一样后退了几步,没有上去补拳。
  倒在地上的林雉再去看许睿的时候,在他的视野里所有的一切都倾斜了九十度,林雉眼神发愣,有些不敢相信许睿敢跟自己再一次动手。
  许睿看到歪倒在地上的林雉,开始后知后觉的感到害怕,他站得很远,在林雉转动眼睛又一次望向他的时候,许睿再也克制不住那样,慌里慌张跑了出去,甚至还从外面关上了门,还在门里面倒在地上的身姿有些狼狈的林雉甚至能够清晰的听见门被关上自动落锁的声音。
  紧接着是有些杂乱慌张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了。
  许睿把倒在地上的林雉关进门里,就像是闯了祸的小孩儿打碎了什么,把碎掉的东西掩藏起来,他就不会被别人发现自己做了错事。


第10章 
  房间里林雉的轮椅也倒在地上,他有些费力的用胳膊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爬到轮椅旁边,然后用手按在轮椅扶手上的一个红色按钮上。
  盖住他因为缺乏锻炼而肌肉逐渐萎缩而变的细瘦的双腿的毛毯也掉落在一旁,他不得不直白的面对了自己的残疾,又在地上匍匐爬动的时候切身体体会到了一丝难堪感,他变得异常的烦躁不安。
  他在倒下来的那一刻,看见许睿显得有些高大的身体。
  在外人眼里看来,不知道许睿是个哑巴的人们眼中,许睿大抵是个生长发育非常好的强壮小孩儿。
  别说是林雉现在不能站起来比许睿矮了一头,就算是林雉能够站起来,他也不如许睿看起来健康强壮,许睿的身高应该是远超部分同龄小孩儿的。
  林雉盯着自己细瘦苍白的手腕,他皱起来眉头,胸腔里那股烦躁情绪越来越重。
  就在他脸色越来越沉,显得整个人都阴郁非常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不是林雉按下来按钮赶过来的女佣,而是去而又复返的许睿。
  许睿看起来有些无措又局促不安,他很缓慢的靠近到现在也没能够靠自己的力量爬上轮椅的林雉,然后别开脸,不跟林雉对视。
  那场面多少看起来有几分滑稽,但是许睿还是走过去把轮椅扶正,然后用手把林雉从地上抱起来,许睿到底也没很大的力气,抱了一下没抱起来,把林雉又摔了一下,林雉手肘都疼的发麻了也没有发出一声,只是眼睛直勾勾盯着许睿。
  如果不是许睿喉咙里发出来短促的一个单字音节,脸也憋得通红,那惊慌失措的模样不似作伪,林雉简直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
  林雉终于在许睿的努力下,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轮椅上,许睿去把毛毯给他重新铺盖在了双腿上,隔着很单薄的衣物,许睿触碰到林雉的双腿的时候,还是被冰了一下。
  许睿最后捡回来拿只看起来就做工精良的皮球,把他又重新塞回林雉的双手里。
  好像一切都恢复了原状,除了林雉额头蹭了一点儿灰尘,手肘磕破了皮。
  林雉手指动了一下,抱着球,望着许睿,他为什么又回来,林雉以为他又要跑到哪里躲起来,然后晚上再被女佣从林家宅院里哪个角落里找出来,而且还回来把自己扶起来,难道说他以为把这一切复原,林雉就会放过他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
  虽然心软又或者是胆怯的因为自己做错事而又返回来的许睿做出了一些补救,但是并未获得雄心狭隘的林雉的宽恕。
  可是林雉现在并未发作,他看起来若有所思,在许睿在自己视线下变得脸红手足无措的时候,林雉才突然出声说道:“你把这只球收下,我就当作今天什么也没有发生好不好?”
  林雉双手伸出去捧着那只球,他眼睛一眨不眨看着许睿:“不然的话,你又要受罚,抽手心很痛对不对?”
  这显然是唤回了许睿几分痛苦的回忆。
  他最后从林雉手里接过了球。
  在许睿这里信用度不太好的林雉今天在姗姗来迟的女佣面前并未展露出来任何异样,许睿稍微松了一口气。
  今天的温度适宜,而且还是个周末,许睿收到新的皮球,没有忍住在后庭院的草坪又踢了起来,是很没有章法的疯跑,球在快要撞上树木的时候他总能很灵活的躲避开。
  林雉在二楼的房间里卷起来袖子,让在自己身旁战战兢兢弯着腰的女佣给自己涂药。
  这位新来的女佣心下正是慌乱一片,这位林少爷竟然在她当值的时候受了伤,除
  出了岔子,想起来从前听过的一些风言风语,她还不知道自己会受到怎样的苛责,又或者是彻底失去这一份工作。
  可是当她涂完药,却发现林雉还在面无表情的盯着楼下踢球的那个孩子发呆。
  那天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浑身冒汗的许睿进来客厅,他身上热气腾腾,充满鲜活的生气。
  可是当他自觉像之前一样坐在椅子上等着吃饭的时候,林雉却让人把他面前的餐食撤走了。
  许睿跑了一下午了,又累又饿,这样的单纯的游戏活动舒缓了他最近紧张的情绪,他现在很想吃饭补充一下体力。
  他望着自己面前空荡荡的桌面,察觉到哪里有些不太对,他最后有些焦躁不安的在椅子上晃荡了两下小腿,最后从椅子上下来跑大了林雉那里。
  拽正在吃饭的林雉的袖子,林雉看着他,很不动声色地问道:“怎么了?”
  许睿焦急的一顿比划,连林雉会读心术都忘记。
  “我觉得你太胖了,以后晚上就不要吃饭了,很多减肥的人都会这样做。”林雉这样说道。
  许睿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林雉,看林雉嘴角挂着的淡淡的笑意,好像真的是很为许睿的健康着想。
  许睿饿的难受,再加上林雉还在自己面前吃饭,他开始觉得这是一种惩罚,因为他今天用很大力气把林雉推倒。
  然后林雉就不让他吃饭,把他饿的力气变小,再也不能随随便便把林雉推倒在地上。
  从小就异常好喂养的许睿从来没让自己的家长因为吃饭的问题操过心,他每次都能乖乖吃饭,把他爸爸给他盛得饭菜吃得干干净净,那时候还因为吃饭得到过很多次爸爸的夸奖和鼓励。
  上学之后他也一直是班级里长得最高的小孩儿,在众多因为挑食不好好吃饭的小孩里显得格外叫人省心。
  这会儿被没收了晚饭的许睿在晚上又赌气一样把林雉的球退还给了他。
  晚上林雉去了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