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在那里没有动,她毕竟有一定年龄岁数了,额前也冒出来几根白丝。
  许睿看吴婶不动,有又晃动一下她的手,身子往后倚拽着吴婶要走的架势。
  吴婶完全对林雉话里的意思感到心惊,什么叫不让去上学了,许睿也不过小学四年级,不让上学了整天跟林雉在家里?
  吴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的窒息感,她为许睿的未来感到痛惜和悲哀,不知道林雉这样一个从前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看起来什么也提不起来他的兴趣的怪小孩怎么偏偏跟许睿过不去。
  他知道他话里这样轻飘飘剥夺的许睿上学的权利代表着什么吗?
  吴婶脑神经突突直跳,许睿会被林雉毁了,这个孩子会毁了很多人,他从很小的时候就不正常,共情能力差,以自我为中心,喜怒哀乐都不像平常的小孩那样轻易获得,讲出来过很多不可思议天真又残忍的话,只是他后来长大了一点学会了表演伪装,让自己变得不那么不正常,可是许睿这样的一个小孩如果长期待在林雉身边,他也会变得不正常的。
  “林少……睿才上到四年级,字都不识几个呢,正是应该学习知识的时候……”吴婶情绪波动很大,结结巴巴说着。
  话都没说完被林雉就打断了,他突然视线落到这位从前在林家老宅待过的吴婶,然后没什么迟疑的说道:“这个不用担心啊,他和我一起上课,我的家教老师能教很多。”他像是对吴婶屡次炒插手自己决定的逾越行为忍耐到了极限,说到这里又讲道:“吴婶年纪大了,还为林家这么操劳实在辛苦,不如回家吧,前段时间听说才刚得了个孙子,回去抱孙子也要比照顾许睿这么个不懂事的轻松吧。”
  吴婶脚下有些站不住了,这一天终于来了,林雉早熟聪慧智商极高,这一番话滴水不漏,又轻描淡写的点提了吴婶的孙子。
  吴婶也不想要以这么大的恶意去揣测林雉的心思,可是这位林家少爷此前做出过的种种行为让她不得不有些杯弓蛇影般的心惊胆战。
  唯一对这紧张又让人绝望的氛围无知无觉的就是许睿,他还处在单纯的林雉攻击他不懂事的不满里,又不敢跟林雉计较,只拉着吴婶的手,身体去抱吴婶的身子,想让她像上次一样把他抱起来。
  他好像还以为吴婶的去留是她自己能够决定的,比如照顾许睿这件事要比照顾吴婶的亲孙子轻松的话,吴婶就会愿意留下来。
  他急切的在吴婶面前比划着手语,讲一些保证的话。
  可是吴婶神色凄惶的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半晌儿视线都没落到许睿身上,哪怕她的身子被妄想因起来她注意的许睿拽的乱晃。
  许睿那天晚上进不去自己的房间,被迫又在林雉卧室休息,吴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很冷漠,许睿像是找不到巢穴的蜜蜂,在林家乱撞到快十点,在后院秋千躺椅上休息的时候睡着了,被林雉让帮佣把他抱回了自己房间。
  许睿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因为没有人叫他起床,而睡过了头,起来之后就慌里慌张要去上学。
  他的书包课本都被拿到了林雉的房间里,他把书随便的一装,就往后院跑,找吴婶让人送他去上学。
  但是没有找到。
  林雉看他耷拉着脑袋从吴婶房间门口走过来,手端着一杯热牛奶,看见许睿走过来,伸手过去递给他。
  许睿一把挥开,大有没人送他他就自己去上学的意思。
  牛奶撒了一地,林雉看他抓着自己书包背带往外走,在他身后开口说道:“你要自己走着去上学吗,这里走过去要一个小时,路上要是碰见人贩子,就会把你抓走,然后砍掉你的四肢,让你在街边乞讨,你这种哑巴小孩最好拐走了,说不出来话求救都没路人能听见呢。”
  许睿站在林家后院门口,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第8章 
  林雉只是这样三言两语就将许睿唬住,他坐在轮椅上欣赏了一会儿许睿哭成花猫似的一张脸。
  等小孩儿哭累了,林雉才示意身旁的女佣将许睿领走,去给他收拾收拾洗洗脸。
  林雉一而再再而三的戏弄欺负似乎是彻底让许睿对他丧失了信任,他好像很怕林雉,也很讨厌他,看起来似乎是怕的成分更多一点。
  两人在客厅的长桌上吃早餐的时候,许睿还挑选距离林雉最远的位置,一个大长桌子,就他们两个小孩,还一人坐一头。
  林雉面前的东西他都没有怎么动筷,看着长桌对面,虽然已经止住泪水,但是眼圈还是红红的许睿。
  许睿落座之后,眼神还是很小心翼翼的左右瞻望,像是在寻找什么似的。
  他好像还以为自己动作很小,但其实他的动作尽落对面的林雉眼里。
  真可怜,林雉用勺子搅拌着碗里的粥,他肯定是寻找吴婶,但是很可惜,吴婶以后应该都不会再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了。
  他像是对许睿现在敏感脆弱的状态无知无觉,像是单纯好奇一样开口问道:“怎么在学校受欺负还想要去上学呢?”林雉偏了一下脑袋,手松开一直搅拌碗里的粥的勺子,转而手拖住了下巴,撑在桌面上。
  “而且,你的成绩也并不好,我看不出来你很爱学习。”
  许睿听到他的问题只是抬起来眼睛看了他一眼,他嘴里塞满了食物,嚼得腮帮子鼓起来。
  他埋着头装没听见。
  林雉看着他对自己浑身充满抗拒的样子,也没有说话,好像今天对许睿格外的宽容。
  新来的家教老师来到林家授课也将近一个月了,除了最开始来的时候有些拘谨和紧张,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已经完全林雉的学习速度,林雉可谓是一位让她十分省心的学生,这样简单高效的授课,又能同时让她得到这么一笔不菲的工资。
  而且林雉也不是如她一开始所想象的那样,是一位养尊处优的脾性恶劣的富家小少爷,所以他的上一任家庭教师在忍受了林家小少爷的难教难管多年之后,又被林家辞退。
  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发现真相与她想象的大相径庭,林雉身上看不出来半点儿被娇惯纵容出来的富家少爷的恶劣脾性,他话很少,连表情也是,大多时候都很得体,有远超同龄人的沉稳。
  看来是上任的家庭教师的自己的问题了。这位新来的女教师逐渐从一开始的战战兢兢到现在的轻松怡然,林雉聪明的头脑让这份工作变得没有什么难度。
  她甚至觉得或许林雉都不需要自己,或者换个别人,任何一位教师来教林雉,林雉都可以取得很好的成绩。
  又或者更夸张一点来说,林雉可以自己看看课本上的那些例题,自己就可以学会新的课程,做出来一张让人满意的分数的试卷,毕竟这些小学的课程知识还并不那么困难。
  可是在今天,事情在这位新任的家庭教师面前发成了改变。
  她推开书房的门走进去的时候,看见今天的书桌前坐了两位小孩。
  她的视线从林雉那张没有打算解释什么又或者介绍什么的脸上移动到他的右手边,小孩看起来应该跟林雉差不多大小,眼睛很大,在一张带有婴儿肥的脸上看起来显得很是天真幼稚。
  总之是比林雉更像小孩一点。
  许睿再是讨厌惧怕林雉,原本坐在他身边这么近的距离,坐如针毡似的,这会儿看见老师进来,骨子里对老师的职业畏怕又浮现出来,赶紧正襟危坐起来,小脸绷着。
  新学生的基础并不很好,跟林雉进度也完全不同,但是林雉说:“先给他讲吧,新的知识下一节再讲,当我陪他一起复习。”
  老师并没有多话,能跟林雉坐在一起的小孩也不该会是什么平常普通家庭的小孩,听林雉自己这样讲,更是落实了这位家庭教师心里的猜测。
  她回答说:“好的。”
  在正式开始之前林雉看着老师将课本翻开,然后想了想又补充说:“他不会讲话,你不要让他回答问题,可以让他写出来问题的答案。”
  家庭教师愣了一瞬,很快反应过来什么,神态恢复自然,语气温和的说道:“我知道了。”
  一上午的课程安排十分紧凑,就算是一开始对这位新学生的基础差有了认知,但是这位家教老师最开始的时候还是没改掉习惯性的将课程讲得快了一些,在看到那小孩有点跟不上之后又不断的调整了一下。
  这份工作到这里才算是让她真真切切感到是在教一位小学生学习四年级的课堂知识,讲完课之后,老师也忍不住休息了十来分钟。
  林雉旁边的那小孩看起来面对生人性格很是内向胆小,有些问题也不是解不出来或者是不会写,可是他在稿纸上偏偏好像很不自信一样写得很小,字也挤成一团,别说老师,林雉在旁边看了也是直皱眉。
  “这样的题目都解不出来你还在这里走神儿?”林雉看着老师离开后看起来明显松了一口气,然后盯着卧室里的时钟发呆的许睿。
  下午四点钟,这一天的课程就结束了。
  许睿又开始在林雉旁边收拾书包,好像并没有死心要不在林雉这里生活,对重返校园还抱有希望。
  他不打算在这里完成老师给他额外布置的练习题目,林雉有点失望。
  就在许睿跳下椅子,要背着书包离开的时候,林雉突然望了一眼窗外,然后眉头非常细微的挑了一下,嘴角露出不太明显的愉悦弧度。
  在这样的时间点为林家服务多年的吴婶还有一位不知名女佣一同被辞退了,她们被通知在今天必须办搬离林家后院的员工住所。
  一些碍眼的存在终于要在今天消失在他面前了,许睿这个傻小孩不会还想背着自己书包过去找吴婶吧。
  林雉一边又想,他才不想再看到许睿像个没断奶的孩子似的再去抱着吴婶大腿让她不要离开的画面。
  “许睿。”林雉在许睿要推开门之前出声叫他。
  许睿条件反射的转过头来,林雉控制着轮椅到书架上,然后从中抽出来一盒非常大的油画棒组合。
  他来到许睿面前递给许睿,然后柔声开口说:“这是我给你准备了很久的礼物,这这段时间总是和我闹脾气,我一直都没有机会拿出来送给你。”
  许睿低头看着林雉伸手递过来的蜡笔盒,包装精美。
  许睿没有忍住接过来打开看了看,里面看起来至少要有一百多只蜡笔,什么颜色好像都有,许睿控制不住微微张开了嘴。
  可是尽管心里很想要,许睿到底是个听话小孩,吃了几次教训已经完全记住了吴婶交代警告自己的话之后,他忍着羡慕和想要默默碰碰那些蜡笔的冲动,又把蜡笔盒重新合上,然后又塞回了林雉怀里。
  林雉愣了一下,因为具他了解,许睿是很喜欢画画,尽管他看起来不怎么有天赋,画得也不怎么样,但是这并不妨碍许睿对此抱有莫大的兴趣和热爱。
  这样的许睿如果不是很喜欢油画棒,怎么会在林雉要让他丢掉蜡笔棒的时候选择自己偷偷藏起来呢。
  许睿做出来与自己预料的完全相反的事情惹得林雉有几分不快,但是他知道现在并不是发作的好时机。
  他看着许睿把蜡笔盒还给自己之后还是依然坚持要走,他猛地一下伸手攥住了许睿的手腕,然后循循善诱道:“那现在已经下课了,你在这里画一会儿画放松一下又能怎么样呢,谁也不会发现的,而且你在这里画也不用把蜡笔拿走。”
  这样没有拿走蜡笔的许睿就不会给林雉再做作弄自己的机会。
  到底是孩子,贪图好玩的东西是天性,而且林雉今天又一直对他态度很好,不可否认的许睿有点在结束了课程有些疲惫的下午放松了警惕。
  他最终被说动了。
  许睿趴在书房的桌子上给自己之前未上完色的画涂了色,在他涂画的途中,在完成小房子的最后一点缝隙的时候,他突然抬头看了一下窗外。
  原本在旁边看书的林雉察觉他的动作不动声色转头问他:“怎么了?”
  许睿抬手揉了揉眼睛,像只是眼睛有点痒了,然后没多做什么反应,继续低头用攥笔弄得有点脏兮兮小手涂画。
  吴婶离开林家,没有跟许睿见到最后一面,也没有机会跟许睿告别。
  这样的小事在林家太过微不足道了,只是辞退了两位帮佣,这没什么稀奇的,吴婶走之前在离开的门前回头看了一眼深宅大院里前栋楼的二楼,那里面透出来亮光,掉下来两滴眼泪,仿佛看见许睿幼小的身影已经彻底被这庞然大物般的宅院吞噬掉。
  一阵风吹过,吴婶掉下来的那两滴泪水也干了,彻底的不留痕迹的离开了。
  吴婶彻底消失在林家这件事,许睿在很久之后才慢慢的后知后觉的发现了。
  期间无数次被林雉说出的各种谎言所搪塞蒙混过去,例如什么请了病假,什么外出两天,最后过了很久才告诉许睿吴婶回家照顾自己的亲孙子去了,还故意把“亲孙子”这三个字咬得很重,完全无视掉许睿眼底浮现出来的水雾。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这天的晚上,许睿到了睡觉的时间也不反抗的安分睡在了林雉的卧室。
  可是没过了多久,他可能以为林雉睡着了,他就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深夜,林雉被女佣推着来到后院的许睿以前的住所,那里的门紧锁着,许睿抱着腿蹲在地上,靠着门。
  林雉有时候会被许睿某然间冒出来的小犟脾气惊讶到,他看起来好像宁愿在这里坐在地上坐一夜也不愿意和自己睡在前院宽敞的温度适宜的有柔软毛毯的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