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的后庭院里除了几棵树的树叶被风吹过发出沙沙声,喷泉里的出水声之外,并没有别的声音,也没有别的人路过。
  她抿紧了嘴唇,然后跟许睿又语重心长的说道:“现在你吃了教训了,可要自己长记性,别再靠近不该靠近的人。”
  许睿看着吴婶凝重的神色,还是一张要哭不哭的脸,他今天实在是受了太多的难以承受的委屈。
  他最后乖乖点头。
  吴婶心下一软:“是不是膝盖疼?”她就弯下腰的姿势伸出来胳膊把许睿抱了起来。
  在二楼窗口拉着帘子,望着林家后庭院的林雉,看见那里一大一小的两人在那里不知道交流了一些什么,紧接着许睿就被吴婶抱起来了。
  趴在吴婶肩头的许睿这时候看起来已经不再哭了。
  林雉的垂眸望着那两个人,脸上的神色透出来几分不符合年龄的阴沉。
  这都多大了,九岁半的年纪了,挨了训还要大人抱着哄。
  这样娇惯他,他怎么可能记得住教训?
  而且吴婶这样的举动让林雉今天做的这些也失去了意义。
  许睿这样根本不会得到应有的教训,也不会清楚明白的认识到自己应该讨好表现的对象到底是谁。
  许睿现在是林家在收养,吴婶不过是林家一个打工的,许睿总是这样头脑不清醒的跟吴婶卖乖有什么用?
  林雉才是一句话就能够掌控许睿生活的人啊。
  重拾起来的友谊再一次破灭了。
  许睿不再像从前一样频繁的去找林雉了。
  接连两个星期,许睿都没有再去找过林雉一次。
  发生这样的事,许睿却是应该生气,他只是哑巴,又不是个傻子,在林雉那样的变脸之后,怎么可能还傻乎乎过来找林雉玩?
  林雉想,或许是应该给许睿一些时间消气。
  于是这半个月也没有多做什么。
  可是这么久过去了,许睿并没有再来,他好像想永远也不要原谅林雉了。
  这个周的周六是一个阴雨天气,林雉坐在窗前,看着后庭院的草坪被淋上雨水。
  雨后院子里会不会出现一些蚯蚓,许睿可能会喜欢用树枝戳着玩。
  这可能要比来找阴晴不定爱变脸的林雉来玩要安全有趣。
  许睿虽然跟别人交流沟通有困难但是他性子却很有这个年龄段惯有的活泼好动。
  以至于哪怕是个阴雨天,林雉在许睿的房间里等到了八点钟才看见许睿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门前。
  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台灯,许睿手里还拎着个小铁桶,他站在自己房间门口看见坐在轮椅上的林雉的时候,恍惚间还以为是自己先走错了门。
  房间里只有林雉一个人,许睿盯着他看,心里有几分说不出的害怕,他看着林雉的轮椅,不知道他是怎么上来的。
  停顿了一会儿,在林雉抬眸疑惑地望向他的时候,许睿吸了一口气那样迈开腿走进了门。
  他抬手打开房间里的大灯,屋里瞬间明亮了起来。
  卧室的布置很简单,一张床和连成一体的书柜书桌。
  靠墙的那边立着衣柜。
  外面风越来越大了,雨滴打在窗上的声音动静变大,噼里啪啦响成一片。
  书桌前的椅子上放着许睿的书包,里面有一些书本和成绩单,试卷之类的东西被翻出来了。
  林雉手里正拿着许睿的成绩单,许睿的成绩并不好,数学在这次的测试中只有六十五分,语文稍微好一点考了八十分,别的科目那里是空白的,估计此次参与测试的科目只有这两科。
  许睿这时候走近了才看见林雉手里拿着的是什么,他手里的桶也松开了,小铁桶“砰噔”一声摔到地上,里面滚落出来几只湿漉漉的蜗牛。
  他的脸突然涨得通红,似乎也是觉得自己的成绩不太好,他上前一步劈手夺下来自己的成绩单。
  他夺过来之后,手背在后面,又非常不高兴的看着林雉,好像觉得他很不礼貌,随便进来他的房间乱翻他的东西。
  林雉就在许睿这样的视线下缓缓露出来沮丧的神色,看起来又被许睿的动作伤害到。
  他语气放轻了说道:“你不会是和我生气了又要和我绝交吧?我以为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呢?”
  他抬起来眼睛望着许睿,像是有些慌张的解释着:“上……次是我太生气了,要知道我们家规矩很重的,我也是这样被教育过来的,你想一想,如果我让谁帮我扔掉什么东西他却自己私藏起来,那么我们家得有多少莫名其妙不能用的东西出现啊?”
  “你藏起来一支不能用的蜡笔,她藏起来一件坏了的首饰,园丁藏起来一颗断了枝的树?你说这不是乱了套了吗?我从小生活在这里,知道遵守规则的重要性,所以在你做了这件事之后才会那样做,我只是太生气了,如果你要想要什么可以跟我说呀,没有必要自己偷偷藏起来的对不对?”
  林雉说这段话的时候语气很温和,讲得时候盯着许睿的目光清澈真诚。
  许睿脸上表情变得有些不自在,林雉说的这番话听起来太有道理,许睿开始觉得自己拿走林雉不要的东西也是一种罪大恶极的违反这里规则的事情。
  “你能理解我的对吗?”林雉身子忍不住前倾,目光切切望着许睿。
  许睿脸上浮现出来一瞬间的茫然,他有些无措的绞紧了手里的成绩单。
  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林雉看见许睿那双藏不住事情的眼睛出现情绪的波动。
  “扑哧”一声,林雉捂着胸口突然笑了起来,他像是实在忍不住了那般,凑近许睿,眼里闪烁着掩藏不住的恶意的光:“你不会是又信了吧?!”


第5章 
  此时一声惊雷骤然自天边炸开,又或许是林雉脸上的恶意过于昭然若揭,许睿被吓到那样惊恐的往身后退了两步,与林雉拉开了距离。
  他后退的脚步慌乱,不小心踢到了刚在掉在地上的小铁桶,发出来“哐铛”一声声响。
  林雉看着他后退,脸上的表情很是警戒抗拒又惧怕,活像是林雉揭了面具,露出来青面獠牙的一张脸吓住了他那样。
  林雉看着他退开,这样的举动很是惹他不快,都是许睿太过好骗的缘故,让他觉得这扮演游戏都没什么劲头。
  林雉的视线缓缓下移,落到许睿脚下从桶里面掉出来在地上乱爬的蜗牛上。
  许睿踢到了铁桶的声音像是提醒了他什么,将他从对林雉的恐惧中唤回神来,他慌忙蹲下来身子,将地上爬着的湿漉漉的蜗牛一只一只又捡回来。
  林雉如今在许睿面前已经懒得演了,有丁点儿不快,自然是没有忍着的道理,看在自己面前,许睿还专心致志捡那些什么破蜗牛,当即滑动轮椅再次靠近许睿,嘴里吐出来很是恶毒诛心的话。
  “晴天踢球,雨天捉蜗牛,没事还拿着小棍戳院子里的蚯蚓,看来你爸爸死了对你的生活也没什么影响嘛,你过得还蛮开心的。”林雉眼睛盯着许睿,嘴里不停的说道:“被林家收养你很高兴吧,他不死你也没这么大的房子住……”
  话音未落,许睿突然从地上起身,一拳砸向了林雉的脸。
  林雉从来没有见过许睿这副样子,他的脸被气得通红,眼睛愤怒的死死盯着林雉,他把林雉一拳砸倒还不算完,林雉已经连人带轮椅都倒在地上,他还过去压在林雉身上一阵拳打脚踢。
  林雉虽然按年龄是比许睿大了快有一岁,可是他这两年都是在轮椅上度过的,严重缺乏锻炼和运动,再加上下肢不能动弹,被许睿按倒在地上的时候毫无还手之力。
  这场单方面的殴打动静太大,很快就引来了佣人的注意,门口拥进来人的时候,都忍不住用手捂住嘴惊呼了一声。
  林雉这时候鼻子已经被许睿打出了血,血从林雉鼻子里流出来,衬得他那张病态的脸色更加苍白。
  进来的佣人将两个孩子拉开,林雉被重新扶到轮椅上,有人飞快的用湿毛巾过来捂住林雉的鼻子给他止血。
  被拉开的许睿打红了眼睛那样,都被人拉开了还气喘吁吁,胸口起伏剧烈的盯着林雉,一副没罢休的模样。
  林雉抬起来眼皮望着他,许睿身体很强壮,喘着粗气像是一只被斗急了的小牛犊。
  “真是看不出来。”林雉脸上一片红肿,明天或许还会起一片青紫,他皮肤白,一点儿伤着碰着都会十分明显。
  晚上九点四十,林家的前院正厅里灯火通明。
  林勤生不在,林家的女主人倒是从上次回来录家庭节目之后就没有再走,只不过明明客厅这么大动静,陶怡盈始终没有从卧室里走出来看一眼,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家这时候全凭一个年仅十岁的林雉胡作非为。
  场景很像是那天号称丢失蜡笔的时候,林雉脸上看不出来喜怒,任由身边的佣人给他脸上擦药,他垂着眼皮,手肘拄在轮椅的扶手上,看着吴婶又在那里沉着脸怒斥跪在地上的许睿什么话。
  林雉知道吴婶这是做给自己看的,许睿她已经带了有小半年了,自然是了解他的心性,许睿不会无缘无故的就跟林雉动手。
  可是就算是林雉的错又怎么样呢,没有人会去责怪林雉。
  整个大厅里除了许睿抽泣的声音和被戒尺抽打皮肉的声音之外,就只剩下吴婶色厉内荏的训斥声。
  没有任何人为了许睿向林家的小少爷求情。
  等许睿的手已经被抽得红肿起来,吴婶停下里动作,跟林雉说:“林少爷,这孩子来林家生活还不是很久,不懂事……”
  林雉眼神飘过吴婶,复又落到许睿身上,被抽了手的许睿正在那可怜兮兮的抬着手看自己通红一片的手掌心呢。
  林雉根本没有听进去吴婶那一通可以想象的求情的话,她显然还是想这件事像是上次一样,她当众惩罚许睿,然后林雉消消气,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是这次的事情到底是不一样,这跟丢失蜡笔一个来自林雉的恶意戏弄根本不同。
  许睿跟林雉动手。
  林雉不明白为什么经过这段时间在林家的生活,许睿可以这么拎不清头脑不清醒的活在自己的世界,看似谨慎胆小,其实极其容易信任别人对危险没有半点儿敏感性。
  许睿不惹林雉绕着林雉走,林雉都要来找他麻烦,更何况是这次跟林雉动手,脸上还给林雉打出来血,这样的事情,林雉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他。
  被吴婶这样不痛不痒敲打一顿,晚上又被吴婶搂着哄?
  这样以后许睿不是更得绕着林雉走了,反正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林雉耐心有限的很,他势在必得要给脑筋迟钝的许睿一次刻骨铭心的教训。
  林雉突然打断了吴婶的话,然后望着跪在地上的许睿,用很漫不经心的语气讲出来难以置信的残忍的话。
  他说:“我看他也不是真心悔过,他刚才右手先对我动的手,就砍他一只手吧,以后好记得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正低着头掉眼泪给自己吹吹火辣辣的手心的许睿闻言骤然睁大了眼睛,一颗眼泪从眼眶里面滑出来,他像是还不能够完全理解林雉说出来的这话的意思。
  吴婶眼皮轻颤,脚下颇有些站不稳了模样。
  “林少爷!……”
  林雉眉头忍不住拧紧了:“怎么这副表情,他就算是少了一只手一条胳膊的,林家也养的起他。”他像是真的觉得许睿用拳头打他,所以他让人砍掉许睿一只手是很自然不过的事情。
  像是揪掉了一个什么玩偶的四肢。
  他的语气太痛不痒,吴婶再也绷不住那样脸上露出来慌张:“是我的错,林少爷,他年纪还小,砍掉一只手他怎……怎么上……怎么写字……”
  “我以后会好好教育他的,林少爷大人大量饶过他这一次吧。”
  林雉不耐烦的说道:“闭嘴。”他眼神落到门口的保镖那里:“你们还在等什么?听不到我刚才说了什么吗!?”
  那两位训练有素的保镖这时候也不再迟疑,走到客厅,像是那天用力按住许睿的肩膀那样,轻而易举的将他按在客厅的长桌上,有人递过来一柄刀。
  许睿的右手被拉过来按住,放在桌面上。
  这是看起来非常荒诞又不可思议的一幕,但是在他们所有人身处的林家这里,好像林家人骨子里就惯有的,不把人当人的习惯使然,让这完全不符人性的场景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发生。
  像许睿这个同龄孩子或许不会有像他这样因为同伴之间的打架而付出一只手的代价。
  刀拿过来的时候,许睿开始像是被骇破了胆那样,身子拼尽全力的乱动,双腿乱蹬起来,他泪眼模糊的望着吴婶,嘴里开始发出来一些不大好听的,非常杂乱的单字音节。
  “…………………”许睿对着吴婶求救,他像是自小就知道自己和别人的不一样,于是许是因为难堪,又或者是因为曾经被同龄人嘲笑过,所以他很刻意的让自己不要发出来什么让自己觉得难堪的声音,可是今天晚上他面对的事情远已经超过他的认知极限。
  他惊惧非常,哭的异常凶狠,挣得身后按住他的保镖都费了不少力气才将他按住。
  许睿脑海里面一片空白,他完全失去应对能力无法思考,人被生生砍掉一只手的痛苦是他没有办法想象出来的,他只知道哭,嘴里发出来胡乱的尖叫,眼睛还朝向吴婶的方向,像是再望着自己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第6章 
  吴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捂着嘴哭了起来,又跟林雉求情。
  林雉这时候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