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睛。
  林雉的笑容很快顿住,他不再笑了,而且唇角那一抹弧度消失的太快,骤然扯平的唇,让他那张脸透出来几分说不出来的阴沉。
  这天并不是周末,许睿因为要配合这场表演而不得不请了假。
  他头一次了来到林家的前厅,看见客厅里过于奢华精美的家具摆件,有几分坐立难安,头顶巨大的水晶灯发出来亮晶晶的光亮。
  许睿眼神里露出来掩饰不住的怯意,他忍不住回头去找站在他们身后的吴婶的身影。
  坐在沙发上正在听节目组的导演怎么安排的林勤生这会儿正起身往这边走过去,看见徐睿的时候,抬手摸了摸许睿的脑袋。
  “别害怕,你安心吃饭就行。”林勤生看着这与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男孩,心里浮现出来姗姗来迟的怜爱,尽管他现在连那位因为车祸而去世的司机的名字都不记得,但是这并不能否认,在当时看见他的司机浑身是血抓住他的袖口说出来这句祈求的时候,他实实在在的心软并且应承过。
  许睿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望着林勤生,似乎真的被他柔和的声音安抚到,乖乖点头。
  这确实是一场安排好了的表演节目,除了许睿,每个人甚至还有两三句简单的台词。
  镜头里详细记录了他们一家温馨吃饭的场景,镜头来到二楼,进入了一间提前布置好的装修精美的房间,天蓝色的床单被罩,上面还有黄澄澄的月牙。
  边角打磨圆润的木质书桌书柜,旁边还有置物架,上面摆放着一些看起来男孩子会爱的玩具模型。
  这是节目中要展示的许睿的房间,尽管许睿和节目组的人一样也是第一次进来这间房,可是他还要展现出来对这间房间很熟悉的模样,带领节目组的人进来拍摄。
  许睿表现的并不太好,算是中规中矩吧,因为他太过紧张了,但是好在足够听话。
  最后的成片让林勤生还有节目组导演还算满意,他们并没有对不能够说话的许睿过多的苛责。
  许睿这几天被迫跟不愿意面对的已经绝交了的朋友演了一出感情很好的和谐场面。
  最后补的一个镜头是两人在林雉的房间用油画棒画画的画面。
  镜头之外的休息时刻,林雉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握着油画棒还在继续填涂着自己未上完色的画作的许睿。突然开口说道:“你怎么不愿意理我了,我在后庭院里等过你好多次,你怎么没有再来找我玩呢?”
  许睿听见他跟自己说话忍不住抬起来眼睛望着他,林雉脸上的表情似乎是真的极其困惑不解,又夹杂着一些莫名受伤的情绪。
  林雉看着他继续说道:“可是我一个人连走动都不能,除了你我还能和谁做朋友呢,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你可以告诉我吗?”
  许睿听他说话的语气,透露出来一丝不易察觉的可怜,难道说皮球不是他弄坏的?
  他是不是错怪了林雉什么······
  林雉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太无辜又坦荡了,许睿很快就开始动摇,他想回答林雉一些什么,但是他记得林雉是看不懂手语的,在他要下笔在纸上写出来什么之前,林雉再一次开口:“我们和好好吗?”
  他朝许睿伸出来手,许睿看了他一样,林雉不动声色望着他。
  半晌儿,许睿在林雉带着笑意的目光下,缓缓伸出来了手,肤色差明显的两只手交握在一起。


第3章 
  许睿和林雉和好之后,自从那次家庭节目的录制完成,许睿就经常出现在林家的正厅里和林雉一同进餐。
  林雉看起来是真的想要和他做好朋友那样,他在晚餐后也经常带许睿到自己的房间里面去玩。
  从和好的那天晚上,林雉发现了许睿对于画画很感兴趣,于是林雉给他准备了许多颜色艳丽的油画棒,林雉在旁边拼拼图的时候,许睿就在一旁的空白纸上涂涂画画。
  林雉有去欣赏过许睿画出来的作品,线条很稚嫩,林雉从中看不出来许睿对于绘画方面的半点儿天赋,可是他还是经常面露微笑说出来一些好像很中肯的夸赞的话。
  每当这个时候,许睿就会露出来很赧然的笑。
  许睿太过简单好骗,他很快就又重新信任林雉,况且他在学校里并没有什么好朋友,林雉刚好又填补了他这方面的空白。
  而且林雉又惯会给他营造一种错觉,好像林雉因为双腿有残疾,不能跟许睿一样在这个年纪撒欢奔跑是要比许睿不会说话更要来的可怜的事情。
  和林雉的相处让许睿很愉快,林雉只比许睿大了十个月,却像一个性情温和的年长了他许多的兄长,总是很耐心的跟许睿介绍他的房间里任何一件许睿感到好奇的玩具。
  许睿开始越来越粘林雉,甚至在一个月的相处之后,每天放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飞奔向林雉的房间,他现在进林雉的房间甚至都不用敲门。
  这样的发展让一直照顾许睿生活的吴婶感到心惊,尽管她无数次的警告许睿不要频繁的进出林家的前院,但是许睿再怎么说也不过九岁半的年纪,正是贪玩好动的时候,林雉那里有数不尽的新鲜玩意儿,许睿完全抗拒不了那些物件对于他来讲的吸引力。
  而且林雉虽然让他玩自己的那些玩具,但是却从来不会赠予许睿任何一件,许睿如果想玩,就必须要去林雉房间才可以。
  可是林雉毕竟是腿脚有些问题,有些游戏是林雉没有办法陪许睿做的。
  在一个周末的下午,林雉在自己房间二楼的窗口望着后庭院被太阳照射的明亮的草坪,他看见原本蹲在地上拿着一致树枝戳着什么的许睿,后背都在出汗了,他还在玩得起劲。
  他这个时间应该来找林雉了。
  可是在许睿丢掉手里的树枝好不容易站起来之后,吴婶却过来了,吴婶神色严厉的跟他说了什么,可是许睿摇了摇头,没被说服的许睿让吴婶很是心烦一般,但是她没有朝许睿发火,反而是离开了一会儿,五分钟左右,吴婶拿过来了一个大风筝,带走了神色变得有几分惊喜的许睿。
  那一个下午,林雉都没有再见到许睿。
  林雉看着自己桌面上的已经摆放好的拼图,那原本是许睿上次没拼完的,他们原本应该在今天下午一起完成。
  在没有人的时刻,林雉不再挂上那副好像很温和的笑脸,他扯平了嘴角,抬手将桌面上的拼图一把掀起来,拢在一起,然后一把都丢进了垃圾桶里。
  许睿的时间能够留给林雉的很有限,他在作业布置的多的时候,在有更想要玩的游戏的时候,要去上学的时候,都是不能够陪伴在林雉身边的。
  尽管其实在许睿这里,许睿几乎所有的课余时间都全部留给了林雉。
  可是在这个没能够等到许睿的下午,林雉面无表情的将房间里这段时间骤然增加的各种玩具都一一让佣人丢了出去。
  他开始觉得带孩子很麻烦,许睿应该快一点成长,不要那么幼稚。
  林雉房间里所有的玩具都被清除出去了,除了一盒蜡笔棒。
  许睿再来的时候,看着林雉房间里空了半面墙的空荡荡的置物架,眼神有些发愣。
  没等他想明白发生了什么,就看见林雉避开他询问的眼神,却叫他过去画画。
  红色油画棒比其他的油画棒都短了一截,许睿握在手里,给右上角的占据整幅图画四分之一的太阳涂色。
  时钟指到八点半,许睿的简笔画画完了。
  林雉将油画棒里那只红色的拿了出来,然后放在许睿手里,他望着他只这一会儿功夫就蹭的有些脏了的脸颊,然后说道:“这只已经不能用了,你拿去帮我丢掉好吗?”
  这支只是短了一点,但是还不到不能用的程度,许睿就觉得这个长度他握住就刚刚好。
  不能说话的许睿握住油画棒,点了点头,答应下来了。
  林雉背对着门,他听见门响了一声,然后是轻轻关上门的声音。
  他滑动轮椅来到卧室里的垃圾桶旁边,垂眸看见空荡荡的垃圾桶,而后缓缓勾起来了唇角。
  许睿走到楼下正要离开的时候,突然被出现在二楼走廊的林雉叫住了。
  林雉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变了一个人,让许睿感觉到无比的陌生。
  他冷着面孔坐在轮椅上,然后抬起来手指指着许睿,对门口的保镖命令道:“抓住他!”
  许睿此刻显得无比窄小的肩头被人按住了,他有些惊慌不解的被往前推了一把,那差点儿迈出来客厅的脚步被迫收回。
  林雉高坐在二楼的走廊上,许睿抬起来头,却被头顶巨大的水晶灯晃的睁不开眼。
  “小偷。”林雉用没什么起伏的冰冷声调宣判出来许睿的罪名。
  许睿脸上的表情骤然变了,他的脸憋的通红,手心开始出汗,手里的握着的那一小截红色油画棒被他的汗水融化。
  客厅里的佣人没有一位因为这件事而停下手头的动作或者展现出来什么异常的。
  除了负责照顾许睿的吴婶走了过来。
  ”偷了什么!?还不拿出来!?“
  许睿从来没有见过吴婶用这样严厉的语气和神色和自己说过话,他胸口剧烈起伏起来,无声因为胆战吞了一口口水,然后在这些人的视线下,缓缓伸出来自己的右手,手心里露出来那截红色油画棒。
  那截油画棒因为融化了的缘故已经被他攥的不成形状。
  不是什么值钱玩意儿,林雉有数不尽的名贵玩意儿,甚至此前林雉碰都不碰油画棒,怎么可能会晓得什么时候会丢了一支,更何况按照常人理解,他们好朋友之间,以林雉的身份,送给许睿几盒也不奇怪。
  可是为什么偏偏要计较这么一支已经快被用完的红色油画棒?
  整个客厅里的人都知道是为什么,所以没有人对此做出来任何反应。
  林雉居高临下的在二路的走廊垂眸望着楼下发生的一切。
  吴婶是以前林家老宅过来的人,规矩重,在许睿张开手心的那一刻,她就厉声喝道:“跪下。”
  许睿脸上浮现出来一丝茫然,望着吴婶。
  林雉坐在轮椅上微微偏了一下头,许睿或许拥有一位很爱他的父亲,他对来自长辈的这些惩罚手段很是茫然,他没被罚过。
  按住许睿肩膀的保镖微微用力,许睿就不得不屈膝跪了下来,膝头接触到冰冷的地板。
  许睿觉得很是难堪,虽然客厅里的其他人都没有在看他,可是在客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揭穿偷拿了主家东西,又被罚跪,还是让他屈辱的流下来眼泪。
  他跪在地上仰着脑袋跟吴婶用手语解释,是林雉不要了,让他丢掉,只是他没有丢,他没有偷东西。
  吴婶失望的望着他,回答说:“林少爷让你丢掉的东西,你却想要私藏起来,这不是偷又是什么?”
  林雉听吴婶的话,意识到吴婶看得懂手语,这位为了林家服务了近二十年之久的佣人竟然为了照顾许睿学习了手语。
  这让在二楼看着吴婶让人拿来戒尺抽打许睿手心的时候,少了几分欣赏的雅兴。
  许睿到底是个小孩,被抽第一下的时候就受不了的哭,还用手去搂住吴婶的大腿,脸埋在上面哭。
  他倒是会招人疼的紧。
  怪不得让吴婶这种在林家搓磨过二十余年的人都能心起恻隐。
  林家收养许睿,跟收养一只小猫小狗没什么差别,吴婶大可像旁人一样,视许睿为无物,给上一口饭吃饿不死就行了。
  可是吴婶偏偏还为了个哑巴小孩学了手语,周末还陪小孩去放风筝。
  可见是用了心在照顾的。
  几乎是肉眼可见的不悦浮现在林雉的眼底。
  吴婶没有心软,将许睿从腿上扒拉开,并且让他跪好,继续抽打了十几下。
  许睿的小黑手手心被抽得红肿一片。


第4章 
  许睿被抽完手掌心之后被罚跪在客厅,整整跪了两个小时。
  那个时间林雉已经兴致缺缺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罚完跪的许睿还在哭个不停,一张本来就在画画时弄脏的脸这会儿更像只脏兮兮的小花猫的模样。
  许睿被吴婶牵着手从客厅带走了。
  外面的天色彻底黑下来,气温变低,许睿跟吴婶往后院里面走。
  周围除了风刮过树梢的声响之外,只有许睿很压抑的抽泣声。
  或许是因为跪久了的缘故,让他的膝盖不堪重负,他完全跟不上沉着脸的吴婶的步伐,脚步踉踉跄跄的被拽着走,好几次撞到吴婶的腿上,差点儿跌倒,但是始终被吴婶紧攥着手腕。
  “说了多少遍让你不要来前院!你就是不听,你以为林少爷那些玩具都是好玩的!?”吴婶语气又是失望又是愤怒。
  许睿快走两步,转到吴婶前面去搂住她的腰,然后又仰起来哭花了的脸对着吴婶撇着嘴哭。
  他又再一次用手语跟吴婶比划着争辩着说,他没有偷东西。
  好像很希望得到吴婶的谅解和安慰,而不是一味的指责和那些怒其不争的语气。
  吴婶沉默着对上那双盈着一层水光的黑白分明的眼睛。
  她最终像是认输了一样叹了一口气,然后弯下来腰,双手搭在许睿的肩膀上:“我对你失望不是真的觉得你偷拿了东西,我只是在气你不听话,我是不是和你讲过无数次让你不要跟林少爷走得太近,你却贪玩成性,天天往他那里跑?他跟你这种小孩不一样……”吴婶说到这里紧接着就意识到这话有多么的逾越,她自觉住口,还后怕的左瞄右望了一下。
  好在她发现此时此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