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在解决了那数条红绳后,溟公子笑着对月淮夷道。
  “是吗?可惜啊,本神的红绳,从不为乱七八糟的人绑定姻缘,而你,本神更瞧不上。”
  月淮夷的气场倒是同明其琛相处不多,但即使明其琛已经受伤,还是坚定的站直身子,将人护在自己身后。

第107章 给名分啦
  “四个人,够了,要不要赌一把。”
  司寒也站在沈池身前,两个人将自己最重要的人都留在了背后。
  “当然,不然岂不是浪费我们计划那么久的事情了?”
  嘴角带着血让明其琛的笑看起来更加阴狠,本来还胜券在握的两个人见明其琛如此突然有些不安。
  “本殿好歹是上天庭的天帝,兆盛,你当真以为这样便能将我打败?”
  被叫了名字的魔君皱眉,原先就一直觉得他在等什么,虽然连连败退的是他,虽然现在有些狼狈的也是他,但是那股与生俱来的帝王之气还是足够震慑的。
  “笑话,上天庭岂是你们这群人想如何便如何的?魔君兆盛,在那种阴暗的地方呆久了,怎么也学会了坐井观天?”
  如果不是知道明其琛身边的那个神官只是个月老,兆盛真的会有他是个能耐极高的上神的感觉。
  “看来果真是我高攀了啊。”
  见月淮夷如此,明其琛笑着对他道。
  “知道还敢骗我。”
  他们两个人这般调情,再加上身边另外两个人一副看着他们调情的样子,跟本就是没把魔族的两个人放在眼里。
  “父神,一群残兵败将罢了,交给我吧。”
  既然月淮夷不知好歹,兆溟也实在懒得见他们这般不将他们放在眼里,向兆盛请示。
  “别轻敌。”
  兆盛还是觉得这四个人的状态不对,如果仅仅只有明其琛和司寒两个人如此,兆盛还会觉得这不过是他们唬人的把戏,但是又加了两个明显对他们二人很重要的人,他们在这般就不对劲了。
  兆溟哪会想这么多,在兆盛说完后,便直接出手了。
  “溟公子,本神说过,你不配。”
  红线中夹杂着其他颜色的线,全部涌向了兆溟,只是片刻,兆溟便成了俘虏,跪在了他们四人面前,一动不能动。
  “魔君,还打吗?”
  司寒举着手里的剑放在兆溟的脖上,冷笑了一声后对兆盛道。
  “父神不必管我,动手!”
  自己成了阶下囚本就足够丢脸,怎么能够让自己在成为他们用来威胁自己父神的人质。
  “该放手的应该是你吧,司寒上君。”
  雨成不知道从何处冒出来,而身前却是本站在自己身后的沈池。
  “你……”
  月淮夷和明其琛两个人一同按住了司寒,他担心沈池,他们自然也是担心的,但此刻必定不能自乱了阵脚。
  “雨成,你我多年情分,何必牵扯到其他人身上。”
  知道月淮夷想干什么,但是明其琛没有拦着,原本上天庭这一劫司寒是不必插手的,眼下既在自己这里受伤,还让沈池处在了危险境界,自己是有责的。
  至于月淮夷,知道这个人自己拦不住,能做到的无非就是尽全力互助他。
  “阿月,我早就同你说过,你不该同他牵上红线的。”
  他们都有能力看到月淮夷和明其琛两人小指上的红线,在雨成看来,这就是在刺激自己,但是他自己也清楚,这根红线出来明其琛,没人能断。
  “天帝,本君现在不仅仅要本君的儿子回来,本君还要你,还有他们在本君坐下俯首称臣。”
  兆盛觉得自己手上已经了有了足够谈判的筹码了,自然整个人更加嚣张了。
  “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本就不甘心居于兆盛之下,之前是因为自己有所需求,才做他在上天庭的细作的,但是现在不同了,对于现在的自己而言,自己手上握有沈池,还怕什么?
  “你……”
  明显是没有想到雨成会如此,兆盛冷下了眼盯着雨成的后背。
  雨成现在同兆盛撕破脸其实是不明智的选择,但是雨成眼里只有月淮夷,也顾不上那么多,在听到兆溟说要月淮夷的时候,他就已经没有了理智。
  深知魔族的人是什么样的,雨成又怎么可能真的任由他们驱使自己,他要做帝王,做所有人的帝王,让月淮夷眼里只有自己。
  月淮夷看了一眼明其琛,两个人对上眼神后,便都知道了各自的心思。
  “雨成,你不会是那种帮着魔族卖命的人,就算你帮着要回了兆溟,你也清楚你自己得不到什么。”
  多年的情分用在了此时来揣度他的心思,听起来其实是很让人心寒的。
  “要回兆溟?阿月,在你心中我是这样的人?你错了,我是要你们杀了他,还有他。”
  野心太早暴露出来,兆盛哪里还能有思考的时间,想都没想就直接动手想要杀了雨成,从而将沈池这个人质掌握在自己手上。
  而在兆盛出手的时候,月淮夷、明其琛和司寒三个人也同时出手,一个带回了沈池,另外两个则是将上天庭中受万神祭奠的神珠打进了兆盛的心脏处。
  之所以要人多帮忙,就是要趁着兆盛用他的魔力的时候才更加能达到效果,只是没想到,最后让兆盛出手的,竟然是雨成。
  月淮夷扶着沈池站在一旁,兆溟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身陨面前,靠着极大的愤怒,竟然撑开了帮着自己的多条仙绳。
  “我要让你们偿命!”
  明其琛和司寒注意力都在兆盛身上,而兆溟离月淮夷和沈池最近,月淮夷也是下意识的挡在沈池身前。
  “阿月,我,我同你那么,那么久,你怎么,怎么就不能,看看我呢?”
  帮他挡下兆溟的攻击的正是雨成,嘴里的鲜血不断涌出,而兆溟则是被司寒和明其琛再度控制住。
  “雨,雨成。”
  记得明其琛之前问过自己,如果自己最为相熟的人站在了自己对立面会如何,自己其实早就最好了心理准备,最终站在对立面的是他不错,但是以身救自己的也是他。
  “我想得到权力,仅仅是想为你。”
  这是雨成在他面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明明应该是恨他才对,恨他瞒着自己,恨他尽然同魔族勾结,恨他对明其琛动手,可是他死在了自己面前之后,月淮夷心里还是会难过。
  “明其琛!”
  月淮夷的心思被司寒的一句话拉回,月淮夷一转头便看到了晕倒了被司寒扶住的明其琛。
  “怎么回事?明其琛,明其琛,你醒醒。”
  从司寒手中接过明其琛后,月月淮夷满脸紧张的喊着明其琛的名字。
  “带他去找找医君吧,上次的伤就没好,上天庭的重建我会着手管理的。”
  看着月淮夷把人带走,司寒才重新将沈池拉到自己怀里,刚才他是真的吓坏了,他不敢想如果沈池出事了,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天帝,天帝他没事吧?”
  自己不像月淮夷,来了还帮了忙,沈池觉得自己就是来拖后腿的。
  “他,装的,担心月淮夷因为雨成为他死了,魂和心都被勾去了的。阿池啊,你也不关心关心你自己的相公,尽操心别人。”
  刚才明其琛站在自己身边,那副样子以及自己去扶他的时候他拍自己手暗示自己,司寒可不要太清楚,也就月淮夷才会上套。
  “我,我没有。”
  知道沈池是在想他都没有帮什么忙,司寒便凑到耳边对他道:“我竟然不知道,我家小侍神竟然神力那般强了?难不成是将我的神力都偷去了?”
  有调侃的意味,本来还准备反驳的沈池在看到他的眼神后,立即就清楚了他那句偷神力是什么意思,脸上立即就泛了红晕。
  被骗了的月淮夷最终只能扶腰躺在床上,看着一脸得逞表情的人在自己身边。
  月淮夷自己也知道明其琛是担心自己因为雨成的事情而影响到自己对他的感情,只是月淮夷有些不明白,明其琛的没有安全感到底是为什么这么强烈。
  “人界还得回去的,我们的身份须得在人界有个交代。”
  毕竟是两个有曝光度的人,这么突然消失也不好解释,所以人界是肯定还得去的,再加上,月淮夷的两部剧都得到了很高的热度,还有拿奖的机会。
  “当然得回,我都不知道我拍的电视剧怎么样了。”
  两人在上天庭待了许久,人界肯定也是过了很久了,月淮夷还要去看看自己留在人界的作品如何了呢。
  【失踪人口回归,有没有想我?】
  刚回到人界的屋内,月淮夷就发了一条微博,配上了自己的照片。月淮夷在上天庭的时候,微博账号都盛木研和姜悦打理的,大多都是文字,照片也只是存货。
  两部剧的热度都高的离谱,但是月淮夷发现,明明应该也同样有热度的沈白却并没有任何有关的热搜。
  【神仙哥哥终于想起来还有我们了吗?】
  【密码可算是找回来了,我一度以为我真的粉上了个神仙,偶尔来人间看看】
  【神仙哥哥的存货终于发完了吗?我看到了新鲜的神仙哥哥!】
  【没有人注意到,这张自拍里玻璃倒影上还有一个人吗?】
  ……
  因为这个眼尖的发现,评论区从想念月淮夷上全转移到了猜测那个身影暧昧的人是谁。
  【是我】
  明其琛用了月淮夷的那张自拍的照片,同时还加了张两个人小指上牵在一起的红绳的照片。
  【妈妈,我嗑的cp成真了!】
  【神仙哥哥发新鲜照片的第一天就喂狗粮,真的会谢】
  【早知道我晚上就不吃了,现在快撑死了】
  【神仙哥哥不准备给个明确的名分吗?】
  ……
  从吃狗粮到帮着明其琛求明确的名分,不论是不是粉丝都在明其琛的官宣微博下帮着@月淮夷,但是月淮夷却像是没有看见一般,一个也不回应。
  就像绑红线一样,月淮夷在收到姜悦的信息后,他就已经知道自己要在哪里宣布了。
  “哥,我感觉你今天能拿两个奖。”
  年底正是做总结的时候,月淮夷虽然只有两部剧,但是两部剧都入围了,月淮夷不仅仅入围了最佳男配、最佳新人,也入围了最佳男主角的奖,而且从盛木研那边打听来看,月淮夷起码是稳拿一个奖的。
  月淮夷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对于能不能拿奖,其实他心里也是在意的。
  最佳男主给了一个娱乐圈的资深演员,月淮夷是个提名,但是最佳男配和最佳新人奖却都是被月淮夷收入囊中的。
  “恭喜月淮夷,这已经是今晚第二个奖了,有什么想分享的吗?”
  颁奖嘉宾在把奖杯交给月淮夷的时候,顺带着还帮着充当了主持人。
  “官方的话已经在上一个奖说过了,这个奖我想说些自己想说的。”
  月淮夷在台上笑着看着台下坐在第一排的人,粉丝为之疯狂,但是他的眼里却只有一人。
  “之前大家都在催我给他个名分,比起打出来的字,我更想有温度说出来。”
  像是都知道他会说什么了,场内顿时间便安静了下来。
  “粉丝们都戏称我为神仙哥哥,所以,感谢在这真实的人间,让我感受到了爱意。”
  “明其琛,月老同意了我们二人,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