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但是毕竟明其琛也在监视器里看着,又担心他会因为月淮夷被打而不开心,所以便想提议让他们借位。
  “导演,我觉得如果借位的话,观众会不会觉得太假了,我和月老师都是追求完美的人。”
  月淮夷都还没有说什么,沈白就已经这么对导演说了,如果这时候月淮夷再说什么还是借位吧,就会显得自己太不认真。
  “沈老师说得对,陈导,不用借位的。”
  本来就在好奇怎么沈白这段时间来都没有整什么幺蛾子出来,沈白就已经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动手了,他不知道明其琛已经到剧组了,但是月淮夷可是知道的,自然自己也不能让他缺了这么个动手的机会。
  “那,两位老师,你们准备一下吧。”
  这两个人的认真程度这么长时间以来陈志已经发现了的,甚至还有种两个人都在暗自比较的感觉,所以想着可能是两个人真的都很像呈现出来好的作品,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因为报着这样的心思,所以在出事时看到月淮夷被明其琛带着像是往医院去的样子时,陈志都还没反应过来,全身冒着冷汗。
  是要真打没错,但是沈白下手未免太狠了些。
  “发公告,第一时间发公告,赶紧。”
  剧组外一般都会有艺人的站姐蹲守的,所以刚才月淮夷被一堆人簇拥着的样子也肯定很快就会被发布到网上,陈志必须要在这件事被他们爆出来之前先说明情况,因为知道瞒不住,所以得先一步说明情况,免得被指不作为。
  【在剧组拍摄期间,因月老师@月淮夷想要向大家呈现出完美的剧情,以及其对手演员完全沉浸于角色之中,没有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力度,所以导致月老师受伤,现下已第一时间进入医院治疗。】
  “这个陈志倒是挺会公关。”
  明其琛也是第一时间收到了剧组发的微博的截图,而坐在自己身边的人也没有了刚才鼻子处流血的样子。
  “我知道他今天会这样。”
  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要坑一下沈白的,只是没想到他真的会下那么重的手,要不是自己是神官,恐怕也是真的会受伤。
  【让大家担心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拍戏过程中会受伤很正常,想要给大家呈现出一部好的作品是剧组每个人共同的目标】
  月淮夷并没有直接说是谁导致他受伤的,毕竟他从明其琛那里是得到信息说自己外面的站姐已经把大致情况了解了。
  这种事情,比起从月淮夷自己口中得知,更好的是从其他人口中知道,而月淮夷这样先一步还带有帮着说的意味,能够在粉丝或者是路人面前获得更多的好感度。
  【我看到有站姐说是沈白打的,我就好奇了,得使多大力气才能把人打到医院去?】
  【沈白?就是上次想蹭明总热度的那个新人?】
  【和神仙哥哥这部剧有对手戏的,不就是沈白吗?】
  【我真的是服气,剧组都不把打人的那个人爆出来吗?这是在给神仙哥哥施压吗?沈白背后有资本吧】
  【@明总,两个都是同一个公司的,能不能把情况说明一下啊?】
  【不说其他的,打人的人难道不需要出来道歉吗?】
  ……
  刚开始只是有人在月淮夷的超话里透露出打人的是沈白,营销号并没有爆出什么,但是月淮夷新剧刚好最近开始放了,有很多人都关注到了他,以至于他现在的热度极高。
  【沈白道歉】以及【月淮夷剧组受伤】两个词条同时出现在了微博热搜上,即使不知道的人也能够看出这是怎么回事。
  “医院我们还是得去一下的,毕竟这么多人都关注到了,得让人拍到我们在医院。”
  明其琛时刻关注着微博上的话题,也让盛木研准备了情况说明的微博,等到他们到达医院后,就可以着手发布了。
  “你说我们两个神官这么坑一个普通人好吗?”
  有些迟来的疑问,但是明其琛并没有在月淮夷眼中看到什么后悔。

第106章 对决
  “有点道理,那你让盛木研在公司关注我的行程干什么呢?”
  明明两件完全没有关系的事情,被明其琛这么一问,既像是有什么因果关系一般,让月淮夷一时间没有反应的机会。
  “担心我回上天庭不带你?”
  月淮夷这些小心思明其琛早就摸透了,在盛木研那里得知月淮夷让他报备自己的行程的时候,明其琛就知道了月淮夷是怎么想的了。
  “我才不担心,你是天帝,能出什么事。”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明其琛身上那处伤一直不见好,神力也有损耗,月淮夷确实是担心明其琛自己一个人回去面对那些事。
  【明总,沈白发了微博】
  两个人的氛围已经带了暧昧,然而盛木研发来的信息赫然出现在了明其琛的手机上。
  【因为我个人的失误,让月淮夷先生受了伤,直到现在,虽然知道了月淮夷先生已无大碍,但是仍旧坐立难安。这是我的第一部剧,由于我太过沉浸于角色之中,并且也是想同月淮夷先生一起给大家带来一部绝佳的剧情,从而造成了这样的结果,月淮夷先生是一个特别好的演员,再次向月淮夷先生表达歉意,也想所有粉丝表达歉意,希望月淮夷先生能够早日恢复。】
  微博发的看起来倒是真情实感的,但是月淮夷的粉丝并不买账,评论下面根本就控制不住。
  【把我们准备的公告发出去吧】
  明其琛等的就是这一时刻,当然,月淮夷这部剧是同沈白一起拍的,并且沈白这个角色也算是很重要的,自然是不能现在出问题,但是该给的教训一代你也不能少。
  公告里写了详细的事情经过,没有点出来沈白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思,但是无论是路人还是粉丝都能够感受得出,沈白大概率是因为看不惯月淮夷才如此的,再加上上次玫瑰花事件,就更加让大众是这么觉得了。
  明其琛也登上了自己的账号,转发了公司的公告后纸说了一句:月淮夷也不希望这部剧因为这个突发事件出现什么意外,所以请大家期待一下这部新剧。
  没有提沈白一句,足够证明公司以及明其琛是站在哪一边的。
  【我真的会谢,神仙哥哥一开始甚至不说是谁打的,如果不是站姐,说不定都没人知道是沈白打的】
  【那个道歉道的,神仙哥哥也不好说什么,不然肯定会有人说神仙哥哥仗着身份对新人不依不饶。我竟然在男明星身上闻到了绿茶味】
  【不火还是有原因的,说真的,我甚至突然觉得慕忛都要比沈白强了】
  【沈白粉丝就别洗了吧,我还是头一次听说拍戏把对手演员打进医院了的呢】
  ……
  网上因为这件事的热度已经吵的不可开交,然而躲在病房里的两个人却根本没有闲心思去管。
  “不给我们两个绑红线还这么主动啊?”
  看着和自己贴的极近的月淮夷,明其琛也不动,只是笑着对他道。
  “为什么那么多人觉得我是在下面那个,明明我超攻的好吗?”
  月淮夷看着身下的人,再想到cp超话里刚才出现的,因为明其琛发的那个说明而出的新粮,自己依旧是受。
  虽然之前已经认命了,但是现在,明其琛被自己扑在身下,月淮夷那份想要在文里当攻的心思便又起来了。
  “那要不试试?”
  “试试就试试。”
  一个敢说,一个也敢答应。
  明其琛是真的没想到月淮夷会这么直接的答应下来,这让被压着的自己更加懵了,直到月淮夷已经开始动手动脚后,明其琛才终于回过神。
  “你最好别后悔。”
  神力只是受损,但是明其琛还是用神力将房间处设了结界,以防止有人听见不该听到的,随后就一个翻身将本在自己身上的人压在了身下。
  “不对,不对,我不应该是……”
  哪里还能任由月淮夷说话,明其琛嘴边勾着笑将人压住。
  等到司寒找到两人的时候,就看见了一脸满足的坐在沙发上的明其琛。
  “虽然我知道这时候打扰你不太好,但是上天庭出事了,已经有三位在职神官消失了。”
  这表情司寒不用问都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就算自己不想这种时候打扰到他,如果不是什么眼中的事情,自己肯定也不会来找他的。
  “魔族动手了?”
  月淮夷的剧还有两天才能杀青,自己也答应了他回上天庭处理事情的话肯定会告诉他,但是现在人累的在房间里休息,明其琛也真的舍不得叫醒他。
  “嗯,反正你这红线也牵上了,人跑不了了,先回上天庭处理一下?”
  现在上天庭群龙无首,找不到明其琛的一众神官就更加乱了。
  “红线牵上了?”
  明其琛看向自己左手的小指上,确实有一根细细的红线,他自己都未曾注意月淮夷是什么时候将它绑在自己手上的。
  “红线绑上你就是我的人了,不能瞒着我做事的。”
  从楼上下来的月淮夷扬了扬自己左手上小指出红线的另一头,然后对他道。
  “没打算瞒你的,我先回去看一下情况,等你这部剧杀青了,就带你一起回去好不好?”
  本就宠着月淮夷,再加上现在两个人的关系,明其琛对月淮夷就更加的没有底线了。
  在听到自己还有三天才杀青后,月淮夷冷着脸不说话。
  “放心,有司寒在,不会出事的。”
  直到月淮夷是担心自己,明其琛将人拉到自己怀里,然后轻声道。
  原本都是自己给明其琛吃狗粮,现在倒好,变成了自己要吃他们两个的了,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敢受伤我就把红线扯了。”
  月淮夷也不是什么不懂事的,上天庭现在肯定乱得不成样,即使人界的三天对上天庭而言只是一点点时间,但是明其琛是天帝,如果他早点出现,就能稳住上天庭的神官,也能让魔族有所忌惮。
  因为一直担心明其琛,月淮夷再最后一天杀青后实在推脱不了杀青酒会,只能在杯觥交错中心不在焉的想着明其琛。
  “哥,研姐说了,您要是有事就先走,这里有她。”
  姜悦凑到月淮夷身边,小声的对他道。
  虽然明其琛比自己早些认识他们,但是月淮夷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能够这般好,上天庭里的神官大多在帮助一个人的时候都是带着其他的心思的。
  即使他们是工作,是能够拿到高额工资的,月淮夷也觉得人类和他们神官完全不一样,他们的感情要更加纯粹。
  “多谢。”
  道完谢后,月淮夷便找机会溜了出去,还没回到上天庭就被雨成拦下来了。
  “阿月,去哪?”
  这是自己第一次从他口中听到这样的对自己的称呼,月淮夷皱了眉,想到了之前月淮夷问自己的问题。
  “雨成,你坦白告诉我,魔族在上天庭的细作,是不是你。”
  这个问题月淮夷早就想问他了,只是之前担心打草惊蛇,所以才一直没问。
  “你问出这句话来,不就是已经觉得我是了吗?阿月,上天庭暂时就别去了,我担心你出事。”
  “为什么?”
  打开了雨成想要来碰自己的手,月淮夷冷着脸道。
  “为什么?因为魔族的魔君说,他能让我当上天帝,能让我得到一切我想得到的东西。阿月,权力远比任何的一切都要重要。”
  似乎是因为月淮夷拍开自己的手而受了刺激,雨成接近癫狂的道。
  “雨成,这个世界上,不仅仅是只有权力,还有……”
  “你和天帝牵了红线?”
  雨成并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冷着脸问道。
  “呵,别去了吧月淮夷,看到明其琛的尸体,或者是看到他神脉消散,并不是什么能让你开心的事情。”
  能在这里拦着自己,肯定是魔族的人已经有了万全的对付明其琛的办法了。
  “雨成,我并不想同你动手,但你若执意如此,我们之间便就此恩断义绝。”
  月淮夷用神力幻化出自己的红绳,他并不打算在这里同他纠缠,现在,他更担心的是明其琛。
  “不自量力。”
  不知道月淮夷的心思的雨成带着嘲笑的意味看着他,红绳向他缠来,月淮夷有自信能够拖他一段时间。
  “天帝殿下,司寒上君,是不是从未想过会败在本君手上?”
  殿内已经厮杀一片,明其琛本就有伤,神力受损,两个人根本不是魔君的对手,更何况,还有一个溟公子在。
  “父神,不如交给我来解决吧。”
  看着两个相互搀扶的人,溟公子不屑的道。
  “也罢,上天庭也该换个主人了。”
  魔君转身往神殿上的座椅去,而溟公子则是拿着他们这些天有加强了的特意为明其琛制作的药水向他们两人走去。
  “我的人你们也敢碰?”
  声音是伴着多条红绳一同进来的,等到魔君和溟公子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多条红绳已经将人连连击退。
  “你还是瞒着我,说好了会带我一起回来的。”
  月淮夷伸手扶起了明其琛和司寒,和同一同来的还是沈池。
  “胡闹,你们两个……”
  “胡闹的是你们两个。”
  沈池第一次这般同司寒说话,倒是把司寒惊住了。
  “月老大人,您倒是让我刮目相看,上次我同你说的依旧作数,如果你来跟了我,我可以考虑留他们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