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
  来人界这么久了,再加上看来那么多同人文,那些该懂得不该懂的月淮夷可是都摸得很透彻了,也不太需要盛木研的科普。
  至于他们担心的事情,月淮夷心里面其实已经有更好的打算了,况且,这部剧能有沈白来演对手戏,起码是能够保证有不错的视觉欣赏的。
  “那个,明总知道这件事吗?”
  盛木研那边没有出声了,比起这部剧另外一个人是谁,月淮夷更在意的事,明其琛会不会同意。
  “明总说了,这种事全部由你决定,你要是不喜欢沈白,他也有能力让他拿不到这个角色。”
  明其琛在意月淮夷这件事不假,但是也不会因为这个就控制月淮夷的这些。
  “看到没,人家明总的格局,你们得学学。”
  原本最担心的就是明其琛会不同意,但是有了明其琛这样的话,月淮夷还怕什么呢?
  这两个人都已经这么说了,盛木研和姜悦当然也就不会在说什么了,盛木研也就给了导演那边的回复。
  【谁能想到,当初演警匪的两个人竟然在了同一阵营!感谢导演,感谢编剧、感谢制片人】
  【双男主是财富密码,但是我真的爱看】
  【神仙哥哥再度进组,但是上一部戏迟迟没有定档,综艺也只是飞行嘉宾,我想舔屏都做不到啊!】
  ……
  题材的特殊性加上颜值的适配度,让这部剧在刚官宣出主演阵容后就立即冲上了热搜。甚至还得到了江明转发的支持。
  毕竟两个人都是自己当初很看好的新人,能够出演这样的角色,也确实更加能够证明这两个人的演技。
  “我以为你要避嫌不来了呢。”
  看到装扮的全副武装跟着盛木研进来的人,月淮夷就知道这是谁了,所有有些好笑的道,毕竟谁能想到在上天庭一手遮天的人会在人界如此吃瘪。
  “想来,但是怕你不乐意。”
  进屋后将自己的帽子、墨迹以及口罩全摘掉后,月淮夷才终于看见了这个胆大示爱的人。
  明明他们才没见面不到一天,但是为什么自己觉得他好像虚弱了许多呢?
  盛木研和姜悦也识趣,两个人自觉从后门出去,美名其曰去买中饭。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月淮夷越觉得明其琛不太对劲,原本在见到明其琛来时样子的嘲笑全收了起来,皱着眉问道。
  “还没有名分就查我岗了啊。”
  没想到月淮夷能够看出来自己的不对劲,虽然对于关心明其琛很开心,但是也确实不想让他担心。
  “不说?”
  并没有任何想要威胁的话,月淮夷直接上手去扒明其琛的衣服。
  能让明其琛看起来虚弱,也不愿意告诉自己的,肯定事受伤了的,他上次回i上天庭回的那么匆忙,不用说也知道,肯定是上天庭出事了。
  “怎么就开始扒我衣服了呢?不怕我……”
  知道瞒不住了,在看到月淮夷表情后,明其琛就不再说一些暧昧的话了。
  “是我没留意,小伤而已。”
  “魔族的人动的手?”
  月淮夷的眼神里已经满是狠意,能够将明其琛伤成这样甚至到现在都恢复不了,肯定不是小伤。
  “回上天庭处理了点事,也怪我自己没留神,让魔族的奸细伤着了。”
  说的倒是轻巧,但是月淮夷却听出来了,上天庭此刻定然是乌烟瘴气的,那么,雨成之前那般着急的想让自己回上天庭又是为何。
  “你让我到人界来,是不是早就料到上天庭会有这么一天?”
  对于明其琛肩膀上的伤,月淮夷没有办法,毕竟连身为天帝的明其琛自己都疗愈不好,月淮夷并不觉得这个自己能治疗,况且自己还只是个月老。
  “当初没想到上天庭会出事,只是我有打算好好清理清理上天庭的那些神官。”
  明其琛也并不瞒他,上天庭里有魔族的细作这件事其实自己早就知道,只是那个人,或者说那群人藏得太深了,自己没有把握一次性全部清除完,又担心打草惊蛇才一直拖着的。
  “你就不怕上天庭的细作是我?”
  明其琛的和盘托出就像是上次自己一时嘴快问了上天庭发生什么事一般,回答的极快,没有任何不能告诉自己的意思。
  “若是你,我可以把自己当作上天庭的随赠品一同给你吗?你也不用给魔族当刀使,我给你当刀,灭了魔族,这样你还能实现当霸总的愿望。”
  并不像是开玩笑,甚至有一种只要月淮夷点头想要如此,明其琛就真的这样做一般。
  不过,明其琛的这句霸总让月淮夷立即清醒,眼前这个人也看了超话,甚至还看到了自己的那篇文章。
  “那个人不是我。”
  从明其琛玩味的眼神中月淮夷就看出来了,自己的狡辩很明显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如果之后你发现,和你很亲的人站在了我们……算了,还是站在我的对立面了,你会如何?”
  对于雨成的怀疑,在明其琛这里基本上是算坐实了的,虽然不想让月淮夷难过,但是有些事情他迟早也都会知道的,倒不如让他有些心理准备。
  “你是说雨成?”
  和自己熟的人,并且有可能成为细作的,在月淮夷脑海里只有雨成,毕竟自己可不觉得沈池那个满眼只有他家上神的人会是细作。
  明其琛并没有承认自己所说的就是雨成,他只想知道,或者说只想让月淮夷能够不那么难过。
  “我不喜欢我的人受伤,无论是谁,我都会让他百倍偿还。”
  这句话倒是颇有点霸总的意味,但是月淮夷的那双盯着明其琛伤口的眼睛却透露出了那份自己绝对会这么做的意味。
  “尚且还没有证据,我们不能打草惊蛇。”
  担心月淮夷会去质问雨成,明其琛突然有些后悔这般直白的告诉他自己怀疑雨成了。
  当然不是担心他打乱了自己的计划,只是怕雨成知道月淮夷怀疑他之后会对月淮夷做什么。
  “我知道。”
  这点自然是不需要明其琛来嘱托的,自己现在虽然在人界,但是怎么说也是个神官,这些该有的心思又怎么可能没有。
  “这些事说完了,我们来谈谈沈白的事情吧。你确定要同他一起演那部剧?”
  这本就是明其琛来见他要询问的事情,沈白这个人野心太大了,很难说他会动什么其他的念头来提高自己的念头。
  况且,上次盛木研就同自己说了,沈白找了个金主,这部剧的资源,多半也是他背后的那个金主给的资源。
  “怕什么?明总,我刚才还在姜悦他们面前说你格局大呢,怎么你现在也来担心这个了?”
  月淮夷现在更多的心思是在于伤了明其琛的人身上,而那个沈白,不过是个寻常人,自己又怎么会放在眼里?
  还是说,他们都觉得自己会在沈白那里吃亏?今早的事情明明吃亏的就不是自己。
  “我怕你忍不住对人类动用神力。”
  明其琛倒也不是担心什么资源问题,月淮夷由自己捧着,而且他也不是真的艺人,不过只是人界的身份罢了。
  但要是他在人界对普通人动了神力,那么这件事就会棘手了。
  自己虽是天帝,能够保下他,但是他该受的刑罚却并不能由自己做主。
  “一个普通人而已,为什么要动用神力?”
  月淮夷语气里的不屑太过明显了,明其琛也没再就沈白的事多说,反正只要他不懂用神力,其他的一切都有自己给他兜着就行。
  自己并不像仗势欺人,只不过月淮夷是自己的底线。
  “那月老大人什么时候让我转正呢?”
  被自己心爱之人这么盯着,明其琛真的有些要把持不住了,只能坐下来不去看月淮夷的眼睛。
  “再说吧。”
  其实月淮夷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自然是现在不会答应下来的,只不过,也不知道明其琛听到自己这么说,会不会很失望。
  所以,月淮夷看似不在意,但是还是看向了明其琛,见他也同样在看自己后,有些心虚的将视线移开了。
  “没事,我说过会慢慢来”

第105章 出事
  看出了月淮夷的心虚,明其琛笑着对他道。
  自己毕竟是已经说了要慢慢来的,虽然是每天都想问问情况,但是如果月淮夷还没有感受到自己对他的在意,自然也是不会逼着他说出一些自己想要听到的话。
  “我拍新剧你会来探班吗?”
  月淮夷其实更想同他一起回上天庭去面对那些令人糟心的事情,想要帮他分担一些,但是月淮夷自己也知道,如果自己这么说了,明其琛肯定是不会同意的,不然他也不会早早的就让自己到人界来。
  “不怕网上的人乱说啊?”
  明其琛其实能够感受到月淮夷对自己的心思,只不过可能是没有足够的安全感,才致使他不想要同自己牵上红线。
  对于自己而言,红线是月淮夷对自己的认可,但是如果他的爱这么明显了,确实也没有必要在纠结一根红线了。
  “你都已经在网上那么说了。”
  月淮夷小声嘀咕,其实让他来探班也没有其他意思,只是不想他背着自己去面对危险,更何况相比较自己而言,明其琛现在因为受伤而用不了神力,魔族的人若是来找麻烦,岂不是轻而易举?
  先前是他保护自己,那么现在这个时候,不正是自己要好好护着他的时候吗?
  但是明其琛也没有给自己回答,也没说到底会不会来探班,月淮夷也不好再追问,如果他不来剧组,那么自己还得让盛木研在公司的时候帮忙好好看着明其琛,只有他离开了公司,就一定要告诉自己。
  虽然月淮夷并没有得到明其琛说自己回去探班的话,但是在第一天进组的时候,就是明其琛亲自送去的。
  “月老师,您这次出演的是法医,这位是我市的资深法医,周良,周老师,可能需要您先跟着学习一些相关知识。”
  这也是这次进组会很快的原因,相比较自己第一部剧的那种,这部剧自己是需要一些基础来支撑的,虽然在进组前自己也看来很多与法医相关的节目、电视剧以及书籍,但是远没有有人亲自在自己面前来演示要更直接。
  “周老师,得麻烦您了。”
  月淮夷主动伸手去握周良的手,向他表达了自己的敬意。
  “应该的应该的。”
  “月老师,您来的挺早的啊。”
  本来月淮夷与周良两人想聊甚欢,岂料那个被盛木研和明其琛都格外不放心自己与他拍同一部戏的人便向他走来。
  自己可是不会忘记这个人故意想要混淆视听,让所有人觉得营销号报道出来的明其琛送花的人是他,所以在人走过来时,便一脸无害,笑着对他道:“明总早上亲自送来的,说是早到才和规矩,沈老师怎么现在才来?”
  虽然笑的一脸无害,但是站在一旁的周良却感觉到了这两个人之间不对的氛围,再加上不久前自己也看到网上的一些说法后,便对两人说自己还有事要忙,就先离开了。
  “月老师能够爬上明总的床,也真是为了资源不择手段啊。”
  见周围没有旁人,沈白可以凑近了勾着笑对他道。
  “沈老师此言差矣,为了资源不择手段的想要扯上关系的,不是您吗?”
  月淮夷也丝毫不甘示弱,本就极好看的脸上带着更加勾人的笑道。
  这两个人明明都是在互相嘲讽,但是在不知道的人眼里看来,更像是在调情般。
  毕竟两个人都笑成这样,很难想象他们口中的话却这么刺人。
  “同周良老师都聊好了?”
  明其琛从车上下来时,就看到了这两个这般模样,要不是知道他们二人之间不和的事实,明其琛也是真的要被他们表现出来的样子所欺骗了。
  “聊好了。”
  见明其琛过来后,沈白没了刚才那副样子,极为礼貌的对月淮夷道:“月老师,还请您多多指教。”
  月淮夷倒也不拂了他的面子,在看到导演往这边来的时候,也笑着道:“沈老师何出此言,当初江老师可是对你赞不绝口,应当是我得麻烦您多多指教才对。”
  导演之前是知道月淮夷的演技极佳的,而且这个人是又被江明又被徐昂夸赞了演技,自然是觉得他肯定能够让自己刮目相看,但是在他口中听到了这样的话,对沈白的期待也就更高了。
  自己也确实时看到了江明发的那位视频后觉得自己这部剧让他们两个来演是很合适的,既然沈白的演技都能够在月淮夷之上,那么自己这部剧绝对会是一部口碑值爆表的剧。
  “明总,您这两个演员可是让我很期待啊。”
  原本还在担心这两个人因为之前和明其琛的那件事会不能同时出现在一部剧里,但是现在看来,好像是自己多虑了。
  “陈导谬赞,希望他们两个不会给您拖后腿就好。”
  进组的前一个星期,月淮夷都只是在和周良学习一些基本知识,明其琛也是趁着这段时间去了公司把一些重要的事情交代了,等到月淮夷开始开拍后,便真的时刻都陪在剧组里。
  陈志也不介意,而且说不定这样一来,自己能够同明其琛更加相熟,自己之后也说不定有需要他来投资的作品。
  “来,今天的这部分,是因为罗翊你的母亲被杀害,导致尸检的时候出了纰漏,然后你,白燃打了他一拳。这一拳,我们要不然还是……”
  陈志是想来真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