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只是短短的四个字,但是却让月淮夷等了许久。
  “哥,明总他……”
  “恭喜杀青。”
  姜悦刚准备告诉月淮夷他手机有信息,就看到了捧着一束花的明其琛站在了拍完照准备往自己这边走的人的面前。
  虽然这种杀青送花很常见,但是姜悦还是觉得有必要提前告知一下盛木研,也好让他们准备着如果网上出现一些言论后,该怎么应对。
  “谢谢。”
  明明在他离开后心里不开心的是自己,可是真的等到明其琛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月淮夷却有些无措了。
  这么久的时间,这个人一点音讯都没有,肯定是回上天庭了,虽然在上天庭,他们两个没见面可能连半日都还没到,但是对于留在了人界的自己而言,是许久了。
  男二虽然杀青了,但是剧组还有其他角色的内容要拍,所以杀青宴干脆也就留到最后,而已经下班了的月淮夷重现坐在了明其琛的副驾驶上。
  两个人一句话都不说,月淮夷只是低头看着自己手里唯一拿的一束花,妖艳的玫瑰,怎么看都不像是庆祝杀青的。
  “你……”
  “我……”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了话,但也同样的停了下来。
  “我先说吧,可能我说的也是你想问的。”
  明其琛不想再逃避什么了,自己是天帝,是主宰一切的神,怎么可以一直在自己的感情上犹犹豫豫的,甚至连司寒家里的那个小侍神都比不上。
  “那天离开的时候是准备回去好好同你谈一谈的,只是上天庭突发情况,我不得不回赫拉去,也来不及同你说一声,这是我的不对。还有,淮夷,天帝拥有无上权力不假,也能单方面的断开你的红线也不假。”
  车已经停在了路边,明其琛没关月淮夷想不想说他自己想说的,先一步把自己离开这么久的原因说给他听,然后再直面自己和月淮夷之间最重要的事情。
  说到这时,明其琛叹了一口气,像是终于要把自己的心刨开来给月淮夷,所以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后接着道:“六百年里都未曾让你感受过我的爱意,趁着在人界的这段时间里,我也学学他们话本上的那些追人的方式。”
  这些天没见明其琛,也是月淮夷自己在微博上意味不明的发了“想念”的,可是在听到明其琛这样郑重其事的说的时候,他想逃避了。
  “你不用做什么的,就像是你牵了的,或者是没牵的人类的情侣一般,爱你只需要我来表明就行,但如果有一天你愿意给回应了,也让我尝尝甜头,好吗?”
  虽然是问他的话,但是明其琛并不打算听到他的回答,也不打算逼他直面,所以将他捧在手里的那束玫瑰中的其中一支拿了出来留在了自己车里,随后道:“盛木研她的车在后面,没想好怎么面对的话,可以下车的哦。”
  看似洒脱,但其实明其琛心里是打鼓的,在面对任何人自己都没有在月淮夷这里心不安。
  月淮夷确实没想好该怎么回应明其琛这些话,他把自己担心的问题都点出来了,按理来说自己也不该有什么担心了,这种氛围上,就差自己将尾指上红线的另一头绑在明其琛的尾指上了。
  给其他人帮红绳时能够直接果断,但是在自己这里,却只想逃避。
  所以,月淮夷拉开了车门,走出了明其琛的车。
  明其琛心里当然有失望,但是既然自己已经有了准备,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怪就怪在,前六百年里,自己没有表现出来。
  “微博上的两个字,不是什么杀青,是真的想念那片天的主人,所以,再给我点时间吧。”
  在明其琛都已经准备启动车离开时,副驾驶的窗户处又出现了月淮夷的身影,而这句足够坚定的话,也能够将明其琛心里的那份失落抵挡。

第102章 谁不行
  “明总,沈白,就是公司新签的那个艺人,好像找了个金主。”
  明其琛回到公司后,桌上已经有一大堆等着自己处理的东西了,自己在上天庭也要看一些奏文,来人界也还有这么多东西,要不是今天自己心情好,是真的想撂挑子不干了。
  “他找金主找他的,反正合约签在我们公司,能给公司赚钱,何乐不为呢?”
  沈白这个人自己是有印象的,有很大的野心,之所以签他也确实是觉得他有与野心相配的能力,另一方面,是看出来他对月淮夷的敌意,掌握在自己手里自然是要比掌握在别人手里要更好些。
  至于找金主这件事,只要有自己在,怎么可能能比得上月淮夷。
  “这些都不着急,明天淮夷的第一个综艺就要播了,把重点都放在他身上,当然,也不能忘了任俊鸣,他怎么说也是公司的顶流。”
  重点当然是要在月淮夷,但是任俊鸣怎么说也是个前辈,还是个粉丝数量很高的艺人,总不能让月淮夷超过他,至少目前还不可以。
  “明总放心,我有数。”
  得到回答后,明其琛便摆了摆手让人先出去,等到人离开后,明其琛锁上了门,将所有的窗帘都拉下来后,脱掉了自己的上衣。
  被自己用神力压制的地方已经开始冒出黑气,甚至有在腐蚀自己的皮肤,那种灼烧的疼痛让明其琛皱了眉。
  回上天庭的时候,上天庭已经乌烟瘴气了,虽然表面上都一团和气,但是明其琛知道,他们大多都各怀鬼胎,不仅仅有想篡位的,魔族在上天庭安插的人自己也还没能找到。
  至于身上的伤,也确实是自己疏忽了,被人暗中所害,但是能将自己伤成这样,要么是那个安插在上天庭的魔族的人地位不低,要么就是,魔族的人研制出来了一些对神官极有损伤的东西。
  这也是自己不过疗伤久立即回人界的原因,比起自己,他更担心魔族的人会趁自己回上天庭的时候对月淮夷不利。
  “你这是怎么回事?上天庭已经这般严重了?”
  司寒出现在明其琛面前的时候,正好看到他在给自己疗伤。
  “魔族估计已经等不及了。”
  看了眼明其琛的伤口,若不是因为他神脉是上等的,这伤恐怕能要了他半条命。
  “我觉得雨成是有问题的,他的背景太干净了,什么都查不到,不过有仙人之前见过他经常见一个带着面具的人。”
  出手也帮着明其琛疗伤的司寒向他说了之前他让自己调查的事情,调查完后,对于雨成的怀疑就更深了。
  “他现在已经不用是怀疑了,我已经能确定了,但是上天堂恐怕不止他一个神官受魔族蛊惑。”
  明其琛并不觉得同自己动手的人是雨成,当然这也只是自己的擦测,如果动手的真的是他,呢么就能说明魔族已经找到对付神官的,特别是对付自己的东西了。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当初以为月淮夷来人界真的只是明其琛想要将人拿下,现在看来,在指定这个计划的时候,明其琛就已经察觉到了上天庭会出现一场腥风血雨。
  “先从雨成入手吧,毕竟只有他对于我们而言,是在明处的。”
  伤口处已经有了明显的好转,但是想要痊愈,恐怕还需要些时日。
  “照顾好你家小侍神,这段时间别让他乱跑了,必要的时候,可能还得麻烦你照看一些月淮夷。”
  自己同魔君之间的战争肯定是会有的,所以让明其琛最放心不下的还是月淮夷。
  “少说这种话,你家月老你自己照看,我可不帮忙。”
  明其琛的话怎么听都像是在交代后事,而能够让明其琛好好活着的只有月淮夷,所以司寒不能让他觉得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放心。”
  将上衣重新穿上后,哪里还有任何受了伤的样子,俨然一副和往常没有任何差别。
  “趁着这段时间赶紧搞定你家小月老吧,不然阿池天天追问我。”
  自己见证了明其琛这么久的爱恋,所以其实他要比家里那位更加着急,况且如果雨成的目标还有月淮夷,那么他们怎么可能放心。
  “看来你不太行啊,你家小侍神还有力气管这事。”
  想起来自己被月淮夷说不行的事,明其琛就想着这种憋屈不能自己一个人感受,所以也不管自己说完后司寒的脸色黑成什么样。
  “我不行也总比某人连人都还没有拿下好吧。”
  司寒说完后便离开了,也不管脸更臭的明其琛。
  回到家里的月淮夷立即登上了自己的微博,已经进圈有一段时间了,所以月淮夷敢肯定,今天明其琛送花会有狗仔拍到,他想知道网上众人对他们两个人的看法。
  毕竟之前还有人说过,自己和明其琛一点都不配的。
  但是,月淮夷并没有在网上看到自己和明其琛的消息,明明明其琛那么大张旗鼓的捧着一束花站在那里送到了自己手上,怎么可能没有人拍到上传到网上来,上次就只是一个背影都很快的传播了的。
  所以,月淮夷觉得,这很有可能是明其琛打了招呼不然爆出来的,说好了要像人类那样追自己,但是又不公布给大众知道,明其琛肯定是故意这样的,以防止自己最后没同意和他牵红线让他丢脸。
  越想越觉得肯定是这样的月淮夷切上了自己的小号,然后特意去翻了那天被拍到的自己和明其琛的背影的那条微博,然后在下面评论道:没有人觉得,这个很像是月淮夷和明总吗?感觉他们两个很配哎。
  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见,但是月淮夷在看到这条自己的评论后,心里爽多了,也不管之后如何,想也没想就直接睡觉了。
  “明总,这是从月老师小号发出来的评论。”
  月淮夷这边刚评论,明其琛就收到了姜悦发给自己的信息,仔细看了评论后,明其琛不自觉地笑了。
  估计他是没看到自己送他花的照片在网上流传,觉得是自己动的手脚,所以心里有些不开心。
  那照片什么的确实是自己压下来的,毕竟是自己还不确定月淮夷有没有准备好让这个消息出现在人界大众眼中,更何况,这样公然的公布,很有可能会让月淮夷陷入不好的舆论之中。
  不过,现在看来,既然这个小家伙是想要被众人知道的,那干脆就让他如愿,但是舆论话题自己肯定是要引到自己这里来的。
  所以,明其琛亲自给和自己公司合作的媒体打了电话,照片以及文案都发给了他们。
  比起让不确定的媒体发出一些引导月淮夷不好的话题,倒不如将所有的都掌握在自己手里,也能更好的控制话题。
  【爆,某经纪公司老板亲自现身庆祝某新人杀青】
  配的图也只有明其琛一人捧着鲜花站在自己的车旁边,并没有直接点出是月淮夷。
  【新人今天杀青的?为什么我只能想到神仙哥哥?】
  【今天杀青的新人?是哪个公司的啊?】
  【我也想知道是哪个公司的新人,这样意义不明,怕不是超热度吧,明总要进军演艺圈了?】
  【我就想知道,这件事是真是假啊?那束花看起来像玫瑰哎?哪有杀青送红玫瑰的啊?】
  ……
  微博不过才发出没多久,立即就攀登文娱榜热搜的第一,甚至还有不断上升的力度。
  【@淮琛公司@明其琛出来说一下好不好呀,不想吃这种意义不明的瓜!】
  【还有人记得上次拍到明总和一个新人去见导演吗?那个导演好像就是徐导吧,排徐导新戏今天杀青新人的好像真的只有月淮夷。】
  ……
  猜测的声音有很多,但是大多提的都是月淮夷的名字,再加上月淮夷自己发的那条意义不明的“想念”的微博,就更加让大众觉得是他了。
  甚至于已经有很多不管是不是月淮夷粉丝的人都在他的微博下评论,想要知道这件事的另一个主角到底是不是他。
  明其琛时刻在关注着话题走向,众人也都能通过软件看到明其琛在线,所有人都@了他,但是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应。
  直到零点刚过,明其琛终于发了微博,让一众人吃瓜吃的更加不明所以了。
  【没谈,还在追。不是庆祝杀青,是想示爱】
  没有说另一个人是谁,也将话题引向了自己在追一个新人上,而且很直白的表达了自己对这件事的认真程度。
  发的微博上,配的是那朵自己从月淮夷手里那束花里抽出来的那一朵,这无疑是在深夜的微博上足够引起轩然大波的话题。
  但是发完这条微博后,明其琛并没有再继续看下去了,直接下线,将账号退了。
  说实在的,明其琛还挺想看到月淮夷明天看到网上信息的样子,只不过现在自己也不能像之前那么随意的去月淮夷那处了,这要是被拍到,那就能够坐实另一个当事人是谁了。
  比起自己爆出来,明其琛更想月淮夷自己主动爆出来另一个当事人就是他。
  要不是自己最近不太能动用神力,自己一定会现在就直接出现在月淮夷的家里的。
  月淮夷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的也只是自己昨天发的评论下的去多人的回复,有说是很像的,也有说什么没证据就不要瞎说的,但是更多的则是在说明其琛追的人就是月淮夷,两个人只是暂时还没有在一起的。
  在看到这条评论后,月淮夷有些懵,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和明其琛现在的关系的?自己应该是没有切错号才对啊。
  为了再次确定自己并没有切错号,月淮夷登上了自己的大号,但是刚登上,就看到了很多@自己的信息,本来是以为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