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一试看雨成知不知道明其琛在人界而不在上天庭的,自从上次雨成来那么着急的想要自己回上天庭,月淮夷就对他莫名的有些怀疑。
  神官录被篡改,上天庭,再加上对上天庭神官被贬的动向那么了解,上天庭里绝对是有一些心思不对的人。
  “我们之前悄悄的溜过多少次不都没被发现吗,不用怕不用怕,我来是想着催你赶紧完成任务,然后回上天庭,你都不知道,你不在都没人同我喝酒了。”
  听起来是并不知道明其琛在人界不在上天庭的,而且想找自己喝酒这事也确实像是雨成能做的出来的事情,可是月淮夷还是觉得有些不太对。
  “雨成,你不会是看上哪家仙子了,想让我帮你绑红线吧?”
  要绑也不是不行,但是总得看人家仙子同不同意吧,虽然雨成是自己朋友不假,但是身为月老,自己也不能做那种强买强卖的事。
  “仙子?那要不你还是给我和你绑一根吧,那些个仙子一个个缠人的很,倒不如和你舒适。”
  “哥,吃的给你找到了。”
  月淮夷还没想好怎么回答雨成这看似在玩笑的话,车外便响起了姜悦的声音,这无疑是给月淮夷找到了一个应对的理由。
  “快走快走,这要是被突然发现我这多了个人,恐怕得吓死。仙子的事情我会帮你的。”
  没看雨成的眼神,月淮夷连忙压低声音让人离开,自己则事去门边锁上了车门,不让姜悦立即进来。
  “哥,你开个门,我怎么从外面打不开了啊?”
  姜悦没有拉开车门,所以只能对着里面的月淮夷喊道。
  “开不了了吗?我来帮你开啊。”
  确定雨成离开后,月淮夷才打开车锁,然后紧接着道:“车门都打不开了,还能……明,明总,您怎么又来了?”
  门**着的不仅仅有姜悦,还有明其琛,那么刚才雨成在里面他岂不是都知道了?
  “听说你刚才没吃饱,给你送点吃的来。”
  明其琛将手里拿的一些和他口味的零食递给了他,也没有说什么其他的话。
  他这样子,月淮夷也不知道他到底知不知道雨成刚才在自己这里,更何况他也不好直接问他。
  “谢,谢谢明总。”
  月淮夷一边小心看着明其琛的表情,一边伸手接过那多的不能再多的零食。
  “好好拍戏,少吃点这个,晚上吃正餐。”
  说完后便直接转身离开了,也没有说他到底有没有听到刚才自己和雨成的对话。
  虽然那对话应该也没什么问题,但是月淮夷还是有些心慌。
  “稀客啊。”
  司寒看到亲自跑来自己这里的明其琛,笑着调侃道。
  “那个雨成,你帮我查一下。”
  他们其实早就怀疑到了他身上,只是碍于月淮夷,才一直没有查的,这回倒是明其琛主动说要开始查他了。
  “怎么,他抢你家小月老了?”
  司寒也只是开个玩笑,毕竟之前他还让等一等的,现在这么突然的要开始查雨成,肯定是有原因的,但是在看到明其琛的表情后,便知道了,自己是猜对了。
  “难不成真让他抢去了啊?明其琛,这可不行啊,你喜欢月淮夷多久了,就这么甘心让一个身份不明的人抢去?”
  雨成那个人之前在上天庭的时候就天天同月淮夷呆在一起,两个人亲近也是很有可能,但是明其琛绝对是比雨成喜欢月淮夷喜欢的早的,这么被人截胡了,谁能受得了?
  “雨成抢去了?你,你不是天帝吗?为什么都不敢同淮夷表白啊?净整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把淮夷拉到人界来你也没成功,你到底行不行啊?”
  刚进来的沈池就听见了什么抢去,立即就想到了那天态度极为嚣张的雨成,这让沈池更加生明其琛的气了。
  “阿池,你先冷静点,他还没说呢。”
  知道自家小家伙最为担心月淮夷了,司寒连忙将人拉到自己怀里,轻声安慰道。
  “放心,不会被抢去的,只不过今天听见了雨成同他说的话。”
  明其琛也有些头疼,这几天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才刚有起色,那个雨成就跑来说了那么一通话,这让明其琛本就没有的安全感更加不足了。
  还有网上那个月淮夷和任俊鸣的cp文,虽然不过是粉丝臆想出来的,但是明其琛还是会担心这些被世人期待的事情会发生。
  况且,月淮夷他自己都没有同自己绑上红绳的打算。
  “你,虽然你是天帝,但是,但是你要是负了淮夷,我,我,我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在司寒怀里的沈池一脸自己要为月淮夷撑腰的样子,在羡慕自己面前这两个人的感情的同时,明其琛其实也觉得,月淮夷能有一个这样的朋友,也是不错的。
  “若是我负了他,我自己都不会原谅我自己的。”
  看着明其琛离开的背影,沈池突然有一种觉得他落寞的感觉,那种不安感也传递到了沈池身上,所以他抬头看了眼抱着自己的人。
  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意思明显,是在问自己会不会有一日也负了他。
  “阿池,同你说个秘密,在很久之前,我和明其琛就也神脉许过诺,他定然是以那个月老许的,你猜,我是以谁许的?”
  他同沈池已经在一起多年,沈池眼神里的话自己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这件事一直没有同他说就是担心他会因此心中有负担,但是现在,这也确实是能够让他心安,并且从此后都不会不安。
  “以神脉起誓,神君司寒,永世心属沈池,若有违背,万神诛之。”
  一字不差的传进了沈池的耳朵里,让沈池瞪大了双眼有些意想不到,这样的承诺,对于司寒这样的上神而言,那便是命在承诺在的,可他竟然真的就这么轻易的许给了自己。
  “阿池,我知道你也许过,但是借着我的身份,其实我将你的承诺消了,即使哪一天你真的不喜欢我了,我也舍不得你因为我而受任何一点伤害。同样的,明其琛他对月淮夷只会比我对你更甚。”
  见沈池已经准备出言来责怪自己消了他的承诺,司寒便立即又将话题转向了月淮夷和明其琛之间。
  “可是,可是淮夷他不知道啊。”
  明其琛其实背地里做了很多事情,他们旁人都知道他用情至深,可是月淮夷却从未得知。
  “是,他不知道,而且如果我们不说,他永远都不会知道,就像如果不是因为今天感受到了你的不安,我也不会让你知道一样。我和明其琛可能都会觉得这对你们而言是个负担,所以我们都不想。”
  这些他们都不需要知道,只需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行。
  明其琛回去的时候,刚好碰上徐昂说今天的拍摄结束,本就说了晚上要请大家吃饭的,所以明其琛找了家酒店,让剧组的所有人都去好好吃一顿,而他自己则是带着月淮夷回到了他的房间。
  “你是不是知道了,雨成他只是……唔。”
  月淮夷想了一天这事,特别是在姜悦那里听到了他们站在门外许久了后,这已经很明显的能够表明了明其琛肯定是都知道了。

第101章 再给我点时间
  “听说,你说我不行?”
  放开月淮夷后,明其琛看着眼前的人,没有同他提雨成,而是更在意姜悦说的那句话。
  “啊?”
  月淮夷本来是在和他说雨成的事情,被打断后又被亲的迷糊了,现在又突然跳脱到这个话题上,是真的很难去反应过来。
  “我行不行,你要不要试试?”
  没关月淮夷有没有听明白或者是想起来自己说的是什么,明其琛便已经把人抵在了墙上,看着近在咫尺的人满脸通红的模样。
  “不是,我没,我没有说您不行,而且,您行不行,我……嗯。”
  不知道是因为受了雨成的刺激,还是在司寒那边被他们的话所激,明其琛根本没有往日半点的隐忍。
  向来都是见他人欢爱的月老又怎么可能受的住这样的折磨,没多久腿就软了,要不是明其琛扶着,恐怕现在已经摔倒在了地上。
  “收买也不会,你又该怎么为你那位朋友偷溜下上天庭求情呢?”
  明其琛在耳边的那说话的声音太过于引诱人了,以至于月淮夷甚至没有听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要不我教你怎么收买吧,顺便也让你知道,我到底行不行。”
  趁着月淮夷还没有清醒,明其琛将人抱进了卧房。
  终于意识到明其琛想干什么后,月淮夷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坐了起来,原本暧昧至极的氛围全被打断了。
  “我明天还有戏要拍,天,明总还是早点去休息吧。”
  什么收买、求情的都见鬼去吧,反正自己才不要做到那一步,至少就目前而言还不行,毕竟他是天帝,自己需要思虑的太多了。
  “月淮夷,你是不是喜欢雨成?”
  好好的氛围被打破,明其琛终于忍不住了,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他想知道答案,但又怕答案是自己不愿听到的。
  “雨成?我喜欢他?不是,你中午那会知道在我车上的是雨成?”
  明其琛肯定是听到雨成说的那句话才会有这样的想法的,可是自己要是真喜欢雨成,会同他做那些暧昧的事情吗?
  “如果你喜欢的是雨成,完成任务后你就回去吧。”
  没有回答他问自己的问题,明其琛从他身前起身,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后不敢看着他说了这样的话,说完后,还没等月淮夷给答案,就直接离开了。
  月淮夷也不太明白,怎么事情就变成了这样,自己要是真的喜欢雨成,那在上天庭的就已经同他在一起了,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是单身?
  在说完话离开后,明其琛其实就已经有点后悔了,自己明明是说不会让人抢去的,但是今晚这么好的一个好好谈一谈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
  自己好像也做不到再回头去找月淮夷了,所以只能硬着头皮的真的离开了。
  “明总今天没来吗?”
  一大早被接上车后,月淮夷忍了许久,还是问了坐在自己身边的盛木研。
  “明总昨晚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听起来挺着急的,可能是有什么急事要忙吧。”
  盛木研其实也不太清楚明其琛去哪了,虽然自己是他的秘书不假,但是自从月淮夷来了之后,自己也就没有再怎么做当秘书的活了,所以对于明其琛的安排也并不了解。
  即使盛木研这么说,月淮夷还是觉得明其琛肯定是生字昨晚的气了,一再拒绝了他说要红绳的提议,甚至还让他觉得自己是喜欢雨成的,如果这放在自己身上,肯定也不会再来了的。
  “你先好好拍戏,明总忙完了肯定是会来这里的。”
  这部戏是月淮夷的第一部,虽然是出演男二,但是他的热度再加上徐昂的剧,就完全足够让月淮夷一跃成为顶流了。
  作为一个经纪人,盛木研当然是希望月淮夷能够在这期间好好演,能够呈现出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角色,哪怕他背后有明其琛捧着。
  这样一来,等到他们的关系真的爆出来的时候,网上也不会有人觉得月淮夷配不上明其琛,而是觉得他们两个本就该是一对。
  月淮夷并没有说话,而是低头盯着自己的手机,上面也确实有明其琛的联系方式,但是他没有勇气点开去同明其琛主动说话。
  【我没有喜欢雨成,昨天他说的只是因为我调侃他了的,只是玩笑话而已】
  可能是因为今天拍的戏的内容让月淮夷有了勇气,有些明明可以直接说出来的话却一直拖到最后,这没有任何的意义,哪怕最后两个人能够说清楚,但是中间这段时间浪费的毫无意义。
  信息确实是发出去了,但是月淮夷却一直没有等来回复。
  “哥,你一直看手机是知道明天你的综艺就要上了吗?”
  再无数次月淮夷一下戏就盯着自己手机看的时候,姜悦终于忍不住出言道。
  “明总回公司了吗?”
  他的综艺都要上了,明其琛还是有没有任何回应。
  “没有。”
  姜悦就知道,能让月淮夷这般盯着手机的,肯定不是他的什么综艺出来,而是他们明总,毕竟就连这段时间微博的营业都是自己和盛木研靠着以往的库存来发的。
  今天都已经是自己这部剧的最后一天了,明其琛依旧没有出现,如果不是自己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司寒上君,再加上是被明其琛要求来人界的,靠自己也回不去,月淮夷肯定早就想回到上天庭去当面问那个明其琛了。
  既然是要完成任务才能重回上天庭,那么自己戏也快拍完了,不如就早点完成任务。
  月淮夷抬头看了眼阴沉沉的天,用手机发了照片,自己在微博上很直白的营业。
  【想念】
  配上一张阴沉沉的天,多少是有些阴郁感的。
  【在线疑问神仙哥哥想谁了?】
  【不用说了,一般发了这种的肯定是谈恋爱了,粉丝们趁早脱粉吧】
  【楼上的,不知道神仙哥哥综艺明天播吗?不能想念之前一起拍综艺的时候?而且神仙哥哥今天就杀青了,人家感慨一下不行吗?】
  ……
  月淮夷的一个两个字的微博引起了极大的争论,好在盛木研及时将热度引到了杀青上,出现的词条也只是月淮夷杀青,不然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其他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我知道了】
  明其琛的回复是在月淮夷和剧组的人员一起拍杀青照的时候出现在月淮夷的手机上的,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