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
  月淮夷的声音和冯玥月的声音是一同出现的,月淮夷看到了明其琛突然转阴的脸色,连忙道:“顾晨也在,普通聚会普通聚会而已。”
  为了表示自己真的只是普通据聚会而已,月淮夷也连忙让开了,让他看到里面真的不只是冯玥月。
  虽然他自己也并不清楚为什么自己要担心他生气。
  “明,明总。”
  两个人都是新人,对于明其琛这个人都只是听说,现在听说的人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两个人都从沙发上弹起来了。
  “别紧张,我就是来看看你们伙食怎么样。”
  传言中的明其琛肯定不像是他们现在看到的这样,所以两个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淮夷他没拖你们后腿吧。”
  听起来像是老板在查岗,但是冯玥月和顾晨都觉得,这语气听起来更像是在等着他们来夸月淮夷的,而且语气中还带着点暧昧。
  “月老师很厉害的,徐导今天都夸了很多次月老师了。”
  想到月淮夷帮着自己教训了下慕忛,冯玥月脸上就全是崇拜。
  “是吗?总归是没给公司丢脸。”
  自己是真的想不明白,这两个人怎么一点眼力见都没有,到现在都还不走。
  “明总这时候来找月老师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吧,那我们就先走了。”
  比起冯玥月一脸的崇拜,顾晨倒是要有眼力见点,说完话后就拉着冯玥月离开了。
  全程下来,月淮夷是一句话都不敢说。
  “可以啊,这才第一天进组,就收获了哥小迷妹。”
  等到人都离开后,明其琛翘着腿坐在了沙发上,意有所指的对月淮夷道。
  “没有没有,她,她可能,可能就是觉得我演技太厉害了。”
  见明其琛如此,月淮夷有些害怕的咽了口水,但是不得不说的是,穿这身衣服的明其琛是真的帅,甚至让自己突然明白了上天庭那些神官为什么一个个都那么觊觎他了。
  “是吗?演技好的多了去了,怎么就迷上了你呢?月老师,您怎么不把这魅力用在收买我上?都用在了勾引别人上?”
  自己今天来一是因为听说了慕忛在这里作的妖,二是看到了关于他和任俊鸣的同人文和cp超话。
  连一个认识他才没多久的人都能有人嗑,自己到现在却一点进程都没有。
  月淮夷感觉到了,他现在这样觉得不是因为刚才冯玥月,这样子极有可能是看到了微博上的那些超话以及同人文。
  好在他们刚才来的时候还带了点啤酒,月淮夷悄咪咪的摸了一瓶,反正醉酒后肯定要比现在更能够对付明其琛一点。
  明其琛倒是也不拦着,哪怕知道月淮夷不能喝酒,但是既然他想要酒壮怂人胆,自己也挺想看看他能做出来什么事。
  至于明天会不会头疼,会不会耽误进度,这点明其琛一点都不担心,毕竟自己怎么说也是个天帝。
  刚喝了一口月淮夷就露出了不好的表情,他是真没想到这酒这么难喝,但是要壮胆,月淮夷还是喝了大半瓶。
  “哈嗝,收买,嗝,收买你还不简单。”
  月淮夷是真的醉了,硬撑着走到了明其琛面前,然后想都没想的就跨坐在明其琛腿上,然后贴近了些对他道:“天帝大人,听说你喜欢我哎,那你能不能嗝,能不能亲口说一声啊?”
  贴的极近,那张小嘴就在明其琛面前开合,明其琛算是知道了,这哪是让他收买自己,分明就是在考验自己。
  “就这么收买的?”
  明其琛的话音刚落,月淮夷便将自己的嘴唇贴上了他的嘴唇,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这让明其琛睁大了双眼有些无措。
  但也只是片刻,明其琛便找回了主动权,加深了这个月淮夷自己送上门的吻。
  不知道他明天会不会记得,但是此刻是明其琛自己肖想许久了的。
  “这样的收买,可以了吗?”
  月淮夷睁大双眼,笑着问着自己面前的明其琛。
  那双唇瓣明明因为刚才的亲吻还泛着红,就已这么问来再次勾引自己。
  “你明天还会记得吗?”
  “那你会想要我记得吗?”
  对话都还没有问题,明其琛很想知道他到底有没有醉。
  “休息吧,明天还要拍戏的。”
  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将人从自己身上抱下来,然后送回了卧房。
  “刚才的话还没说。”
  被放在床上的人拉住了打算离开的人的衣领,勾唇笑着说道。
  “是,我喜欢你,是相见至今同岁的喜欢,是小心翼翼但又胆大妄为。”
  在他额头上亲吻后,情话也不仅仅是一句喜欢所能掩盖。
  他会忘记吗?他不会吧,也可能是会的吧。
  离开卧房后,明其琛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可是天帝啊,怎么能爱的这般没了主权。
  然而在门关上后,月淮夷的脸上哪里还有醉意,他能感受到自己体内的神力在涌动,在自己喝下那瓶酒后,神力就好像莫名其妙的恢复了,而刚才自己同明其琛之间,是自己借酒的真情实意。
  “相见至今同岁的喜欢”这句话对自己的冲击力太大了,原本司寒上神和沈池同自己说明其琛喜欢自己的时候,自己是万般的不相信的,再加上在上天庭的时候,这个人总是冷着一张脸,就更加让月淮夷觉得他肯定不会喜欢自己的。
  可是,他说是从第一次见到自己就已经动了心,可是他们什么时候见的呢?时间太久了,好像,早就记不清了。
  明其琛并没有走,只是坐在外面,他感受到了里面的人的神力的恢复,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恢复的,又是因为什么恢复的。
  “哥,今天一整天的戏,快醒醒啦,别让徐导等着了。明,明总。”
  姜悦一边喊一边刷开了房间的门,昨晚也不知道他们到几点回去休息的,自家月老师又是个极爱睡觉的人,要是让全剧组的人等着就不好了。
  可是自己这刚打开门,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明其琛,一时间退也不是,继续去叫月淮夷也不是。
  “一会我送你们去。”
  要不是明其琛发话了,姜悦就只能一直站在这里站着了。
  “明,明总,您,您带月老师去就行,我跟着房车,一会,一会给您发位置。”
  姜悦怎么可能没有眼力见,说完后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明其琛本来是不打算留下来的,他害怕知道今天的答案,昨晚的事情月淮夷完全可以说因为喝酒了而不记得了,也算是给了自己一个答案。

第98章 还记得的
  “我刚才听见姜悦叫我起来的声音了。”
  沙发上的人还在想着约会阿姨会给自己什么样的答案,卧房的门便被打开了,而且看到明其琛在这里没有丝毫的惊讶。
  “你……还好吗?”
  “我都记得。”
  两个人的话异口同声的说了出来,明其琛确实是想问的,但是到嘴边的话却还是忍住了,反而是月淮夷以为他会问自己,所以先说出口了。
  这句话无疑让明其琛欣喜若狂,但是毕竟自己是天帝,是他的老板,怎么着也得沉得住气,起身走到月淮夷面前,然后在他清醒的时候,重复了昨天的动作。
  月淮夷没有任何的后退,就这么迎着,甚至还给了回应。
  要不是他今天还要演戏,明其琛觉得自己高低要让他知道一大早就勾引自己是什么结果。
  “明总,徐导可是最不喜欢演员迟到的。”
  见明其琛眼里已经有了其他的意味,月淮夷连忙对他道。
  “月老大人,神力都恢复了,是不是也该给自己牵个红线了?”
  明其琛是真的担心月淮夷这个家伙转脸不认账,所以在从房间离开前,便想着还是牵上红线比较放心些。
  “明总,哪有人给自己牵红线的啊。”
  倒不是不想认帐,主要是觉得就这么随意的给自己和天帝牵上红线不太好,毕竟这是同天帝的红线,自己还解不掉,但是明其琛却有解掉的能力。
  身为月老,自己可是见过太多单方面红线断了的,往往是留下红线的那个人最为伤心了,月淮夷可不想成为那其中的一个人。
  “月老这是想不认账?”
  剧是自己给他搭线找的,人也是自己从上天庭带下来的,既然现在是人的身份,那么肯定是要按照规矩了的,得按时将人送到剧组去,不让明其琛真的很想给他就地办了,免得他再动其他歪心思。
  “明总,好好看路,咱们现在可是凡人,容易出事的。”
  一想到之前网上说自己配不上明其琛的,月淮夷就来气,现在见他这样,起码是稍稍的疏解了带你自己心里的不服气。
  明其琛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身旁这个人肯定是做好了随时脱身的打算,人间那些个渣男路数那是学得一点不落。
  “明总,我到了哦,您就别下来了,免得影响不好。”
  之前一直都是自己作为神官怕着明其琛,现在可不一样了,那就是妥妥的翻身农奴把歌唱,仗着自己把他勾成那样,就更加的有恃无恐了。
  也不知道上天庭那些心怀不轨的神官,特别是那个风神知道了会是什么表情。
  月淮夷越想越觉得开心,即使明其琛坐在车里也能从背影看出月淮夷此时的心情。
  “哥,你,你怎么来这么早?”
  本来姜悦都已经做好了被询问月淮夷人在哪的准备了,毕竟明总在那,两个人肯定得温存温存,可是真没想到导演还没来月淮夷就到了。
  “嗯?徐导不是不喜欢迟到的演员吗?”
  对于姜悦的问题,月淮夷满脸的一副我多懂事的表情,再加上本就心情极好,所以姜悦看到的怎么都觉得是在得瑟。
  “哥,不会是,不会是明总不行吧?”
  姜悦凑在月淮夷身边,脸色不太好的对他道。
  “啊?”
  “就是,就是……哎,哥,我之前听过一些偏方,你要不给明总试试?”
  月淮夷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姜悦就皱着眉想要给他出谋划策。
  等到月淮夷反应过来后,脸上的笑就更加忍不住了,但身为拥有演技的演员,月淮夷可是很厉害的,脸上立即变成了一副惋惜的样子,然后悄咪咪的对她道:“哎,毕竟明总老大不小了,天天又是熬夜的。”
  没有承认姜悦说得对,但是月淮夷这话却明显足够表达其中的意思。
  “明总很要面子的。”
  担心姜悦转头便真的同别人讨论什么偏方之后,让明其琛找到说他不行的是自己,月淮夷还不忘让她别到处乱说。
  “我懂我懂,那哥,你会不会……”
  “都来得挺早啊。”
  徐昂是整个剧组里来的最晚的,但是身边却还有一个人。
  “徐导,明总。”
  在场的除了月淮夷和姜悦有些不明所以,其他人都同他们二人打了招呼。
  “给大家介绍一下,明总也是我们这部剧的资方,今天算是来探大家班的。”
  别说月淮夷不知道这事了,就是姜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公司投资了这部剧,两个最应该知道的本公司的人都面面相觑。
  “大家不用紧张,好好拍摄,中午和晚上的饭我请。”
  能看出来明其琛此时的心情还算不错,所以在全剧组的人听到这话后,都欢呼了。
  “明……”
  “嘘。”
  生怕姜悦说出来什么话,月淮夷连忙对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姜悦也懂事,连忙点头示意自己绝对不会多言。
  这边两人的动作明其琛全看在眼里,至于他们说的是什么,明其琛也不怕不知道。
  上午的戏月淮夷出奇的被NG了两次,虽然才开始第二天,但是昨天那种最该没进入状态的时候月淮夷都能一条过,这让所有人不免觉得是因为公司老板在,所以他有压力。
  “你以后还是少来探班吧,不然我真的怕我忍不住当着你面骂他。”
  昨天几个主演除了月淮夷自己都骂过了,今天月淮夷态度不佳,如果自己差别对待,最后落人口舌的还是月淮夷。
  “骂,随便骂。”
  虽然不知道昨天是什么情况,但是明其琛也看出来了月淮夷今天的问题,明其琛可不会因为什么就不准徐昂骂他,更何况他刚才还那么对自己。
  “你不回避一下?”
  徐昂还在想着给他留点面子,没想到明其琛会这样,那也就确实没有必要再忍着了,总不能最后让人说因为月淮夷是资方的人,就不骂他,就不严格对待他。
  “来,停,月淮夷你自己来看看满不满意?怎么,昨天都骂了没骂你,也想找骂?”
  好在最喜欢搞事情的慕忛请了两个小时的假不在,不然指不定她又要整出什么来,但是月淮夷一直没有找到他应该有的状态,这让徐昂确实很生气。
  “抱歉徐导。”
  月淮夷确实是因为明其琛在所以状态有点不对,在第一遍结束后,他其实也很努力的想要改变了,只是还是没有找到那个感觉。
  “一边待会,等慕忛来之后再拍,顾晨、冯玥月,你们两个先走个戏。”
  徐昂也懒得和他说什么,他的演技自己也知道,并不是出在这上面,仅仅是因为今天多了个人。
  “哥,你还好吗?”
  将手里的水递给了月淮夷后,姜悦有些担心的对他道。
  “没事,状态不对,我找一下。”
  自己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耽误进程,不能因为今天片场多一个明其琛自己就什么都弄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