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
  意有所指,上次雨成来的事情虽然自己没有问,但是可不表示自己不在意啊。
  “那你怎么回去?”
  要是这里没人,明其琛肯定是可以靠着神力离开的,但是现在姜悦还在这里,也知道了明其琛在这里,不可能当着她面凭空消失。
  “没关系,下午哥你要去拍一个照片,一会研姐会带造型师和发型师来,明总可以混在里面离开的。”
  这种事的应对方法,她们还是很熟的,狗仔想要拍到什么,她们也很清楚,所以虽然外面有狗仔,但是也并不是什么麻烦事。
  月淮夷毕竟是第一次亲身经理这种事情,不过既然她们都认为这不是什么大事,那么自己也应该是不用太担心的。
  盛木研是紧跟着就过来了的,就像是带了一只小团队一般,这阵仗让月淮夷都有些难以置信了,毕竟之前不还说自己不太需要化妆吗?
  “他们只是来让明总回去的,下午的拍摄妆容得去甲方那边定的,不过一会得拍摄一下你在化妆的照片。”
  狗仔刚才肯定是看到自己领着这些人进来的,要是不给个交代,指不定会被写成什么样子。
  所以,月淮夷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摆拍,关键是他们也没有在脸上动手,只是单纯的在给自己做发型而已。
  【发型真的很重要吗?】
  照片并没有拍正面,只是拍了个月淮夷的背影,但这也已经足够了。
  【哈哈哈哈,公司应该是想把神仙哥哥省下来的化妆师全用在造型上了】
  【看到没,你们所谓的神仙哥哥都是化妆画出来了,素颜指不定得多丑】
  【我们神仙哥哥已经火到有黑粉了?】
  【建议黑粉去看看上次某狗仔拍的纯素颜生图!】
  ……
  评论里会有这种其实一点也不意外,就像月淮夷的那个粉丝说的一样,这也能表示出月淮夷现在有了不低的热度。
  “你一会就留在这,别跟着走了。”
  如果刚才在外面的狗仔拍到了他们进来的画面,那么等到出去的时候他们也能够发现多了一个人,明其琛并不想给他们任何一个能够说月淮夷的机会。
  虽然,在明其琛看来,门外蹲守点狗仔也挺好的,这样那些魔族的人才不会轻举妄动,也能保证月淮夷一个人在这里时的安全。
  “那什么,我能先吃口饭吗?”
  明其琛点的饭菜早就到了,奈何刚才所有人都围着自己,自己只能闻到香味,真是一个莫大的折磨。
  现在明其琛已经安全的坐上了车,网上也没有什么自己不好的信息,自己应该能好好吃一顿了吧。
  “路上吃吧哥,下午一点的拍摄。”
  这个代言是月淮夷在录制综艺的时候盛木研去签的,虽然现在月淮夷的作品都还没有上,但是从热度加上明其琛有意无意的透露的那种公司要力捧月淮夷的感觉,就已经有品牌方按耐不住了。
  毕竟,在不是特别火的时候签下代言人的成本要低很多的。
  姜悦拿着保温盒,帮月淮夷带来点饭菜后,就拉着还是一脸懵的月淮夷上车了。
  “吃饭的时间都不给是不是过分了?我刚从那边回来哎。”
  月淮夷有些不平,现在就已经开始这种连轴转了吗?自己应该还没火到那种地步才对啊,还是回上天庭当月老舒服,还是得趁早完成任务回去。
  一边吃着姜悦给自己打包的饭菜,月淮夷一边在心里对自己道。
  “这才哪到哪啊哥,等到你的综艺上了,等到这部剧上了,你恐怕顿顿饭,还有觉都得在路上补了,还有件事哥,你和任老师已经有大大在写同人文了。”
  这个在刚才姜悦来的时候就准备同他说的,但是碰上了那些事给耽搁了,现在正好有机会。
  “同人文?”
  听到姜悦提到了任俊鸣的名字,月淮夷愣了一下,准备喝的汤都停在了半空。
  “那。”
  姜悦把那个同人文找出来递给了月淮夷看,前面倒还行,越到后面越不对劲,甚至差点把喝到嘴里的汤喷出来。
  “现在都这么大胆的吗?”
  虽然月淮夷不太懂同人文是什么,但是这篇文章的尺度未免大的离谱了些吧。
  还有,自己怎么就成了下面那个呢?
  “嗑cp的常态产出,哥,现在都有你们两个cp的超话了,叫什么一揽鸣月,也不知道明总看到了得多生气,哥你可别拿大号去看啊。”
  见月淮夷拿出了手机,姜悦连忙拦住对他道。
  “放心。”
  这种东西那么让人脸红心跳的,自己要是拿大号去看被人发现了,那还要不要面子了啊。
  不过,这种cp超话到时给了月淮夷一个绝佳的观摩之地了。

第95章 来公司都不找我
  月淮夷在自己的cp超话里找到很多大尺度的文,虽然内容不同,但是所有人的设定都一样,那就是自己是那个被压在身下的人。
  “呸,一群人没点眼光的,任俊鸣哪里比我攻了?小姜,你说我是不是比任俊鸣攻多了。”
  本来还以为月淮夷是因为旁人乱给他拉cp生气的,结果这句话问出来,让姜悦愣了好一会才默默的道:“哥,你真的很受,就是那种典型的傲娇嘴硬美人受。”
  姜悦丝毫不客气,不仅说他很受,甚至连分类都给他分好了,要不是现在在车上,要不是自己大度,自己一定撑开姜悦的眼睛,让他好好看看,自己比任俊鸣攻多了的样子。
  就因为姜悦的话,直到月淮夷到达代言方的拍摄地脸色都还是不太好。
  “月老师,这边请这边请。”
  代言的是个服装的牌子,月淮夷的面容让代言方很满意,除了给他换了身自己品牌的衣服,妆容上没有任何的变化。
  虽然月淮夷心里还在想着任俊鸣比自己攻这件事,但是所有的拍摄全都按照代言方的要求做到了极致,让代言方的人已经有了签长期代言合同的打算了。
  品牌方的速度是很快的,毕竟合同早就签了,之前也发了代言人的剪影,所以在相片拍好了,甚至连修图都不太需要的找了几张,在月淮夷刚回到家的时候,就公布出来了。
  月淮夷的关注都是在路上关注的,这么快就看到了自己的照片,难免不要感叹一下人界这些人办事的效率。
  所以,在一边转发了他们的微博后,一边在心里想,难怪明其琛会觉得他们没用呢,人界的办事效率都这么高,他们作为神官一点点任务都完不成。
  “这回没事了吧,我先休息一下啊。”
  虽然那边拍摄已经算是够快的了,但是也还是拍到了天黑,月淮夷也感受到了连轴转的感觉了,此刻是真的快要累趴下了。
  关键是,姜悦还说,这还不算什么。
  知道月淮夷已经很累了,所以一些营业的工作也就由姜悦来代为处理。
  然而,躲到楼上房间里的人却并没有睡觉,只是翻出了自己的手机,先是用小号看了一眼自己刚才转发的微博,以及原微博的一些评论,大多都是夸赞,只是偶尔参杂着些不好的言论。
  但是月淮夷的重点也不是这里,而是先去了自己和任俊鸣的cp超话,可能是因为自己并没有作品,所以不能像其他cp那样剪出来什么特别好玩的视频,不过月淮夷也不在意,而是去翻看了同人文。
  这可比自己身为月老在上天庭看的那些话本要有意思的多了。
  本就已经很晚了,月淮夷却睡意全无,等到再次将注意力从手机上移开时,外面的天已经微微亮了,而自己微博的小号也关注了很多些同人文的大大们。
  当然,只看和自己有关的超话也没意思,月淮夷还无师自通的通过那些写同人的大大们关注到了其他的cp上。
  有些就是纯清水,有些写的月淮夷看的都脸红心跳的,但是不得不说的是,是真的很有意思。
  “哥,我们今天得去上表演课。”
  姜悦哪里知道昨晚说要休息的人其实一晚上没睡,只是以为月淮夷又像之前那样需要自己去叫他起床。
  等到月淮夷打开门后,姜悦就发现了,这身衣服还是昨天的,要么就是他没换衣服,要么就是昨晚觉都没睡。
  答案已经在月淮夷的头发以及身后明显没有睡过的痕迹的床表现出来了,这个人就是一晚没睡。
  “哥啊,你不是说你困了吗?一晚没睡在干什么啊?”
  虽然月淮夷的脸上没有任何一晚没睡的困倦感,但是姜悦从细节上已经看出来了,这要是去表演课上睡着了,指不定又会被按上什么样的骂名。
  “我不困的,没事,走上课去。”
  月淮夷昨晚不仅仅在看,甚至已经在想自己要不要也着手来写一篇,不写其他人的,就是写自己和任俊鸣,而且在自己的文里,自己肯定是要当攻的,所以现在整个人都格外的兴奋。
  “不行,我一会同明总说一声,今天的课就先别上了。”
  姜悦不知道他的身份,只是觉得正常人一晚上不睡第二天肯定特别困,这又不是要拍什么大长夜的戏,明明有时间睡觉的,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
  “不用,我没事的,也不用告诉明总的。”
  一听姜悦要告诉明其琛,月淮夷连忙将人拦住对她道。
  这要是被明其琛知道自己一晚上不睡的原因是在看自己和别人的同人文,那还得了?自己收买他的计划可能还没开始就被扼杀了。
  “你,真没事?需要来杯咖啡吗?”
  将信将疑的看着月淮夷,自己也熬过夜,这个时候都是脑袋昏昏的,虽然月淮夷现在看起来没什么事,但是到了困的时候恐怕叫都叫不醒。
  “咖啡?来一杯尝尝,别告诉明总啊,免得他乱发火,很吓人的。”
  连哄带骗,看着姜悦明显是有些害怕明其琛生气的样子,月淮夷就觉得她肯定不会和明其琛说了,至于咖啡,倒不是月淮夷困,只不过是单纯的想尝尝。
  虽然给月淮夷点了杯咖啡,但是从车上到公司里上课的地方,姜悦一直都仔细的看着月淮夷,生怕他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沈老师,有些事情急不来,公司既然已经和您签了约,就肯定会给你找合适的资源的。”
  两个人还没进到教室里,就听到拐弯处的对话声音。
  “这都几天了?凭什么月淮夷那个新人能够又是综艺又是徐导的剧的?甚至昨天还有了代言,凭什么我到现在什么都没有?”
  原本还好奇这个被称为“沈老师”的人是谁,两个人就听到了那位“沈老师”的声音,甚至还提到了偷听的两个人之中的一个。
  “沈老师,您这疑问得找明总的,他不过是个小助理,解决不了。”
  月淮夷走过去,从墙边露着头笑着对沈白道。
  沈白本就在气头上,心在又听到月淮夷这么说,心里的火就更大了,要不是知道这里还在公司,旁边还有监控,现在恐怕已经打他了。
  “月老师,您最好祈祷着你的能力能配得上这些资源。”
  他这副样子,甚至有些吓到了旁边的助理,赶忙伸手拦着他,生怕他对月淮夷动手。
  先不说月淮夷是不是公司里传的那样是被领导中带你培养的,就是他现在的热度和粉丝量,也不是他们能够得罪的起的。
  “那就不劳烦沈老师操心了,不过沈老师有这时间,不如好好学习学习,自己把握机会。”
  说完后,也不管沈柏多生气,带着姜悦便进到了表演室。
  在资源上比不过月淮夷,现在甚至连月淮夷都说不过,沈白就更生气了,但是也只能忍下。
  两个人同属一个公司,而且都是新人,不论怎么样都容易产生对比心理。
  当然,月淮夷没有,他是真心觉得没有必要。
  “哥,那个沈白对你的敌意有点大啊。”
  上完课离开后,姜悦一边跟着月淮夷往停车场去,一边对他道。
  “正常。”
  打从一开始,这个沈白对自己就莫名其妙的有敌意,月淮夷根本不觉得有什么意外,好像就是从明其琛带着自己去上舞蹈课那次开始的。
  自己和他那次是第一次见,所以他的敌意大概率是因为明其琛和自己一起的缘故。
  “切,自己没有本事,上次江老师发的微博又不是没带他,就知道嚼舌根。”
  在姜悦眼里,自家艺人才是最厉害的,那个沈白,他看不惯他们也罢,反正谁不火谁尴尬。
  “怎么来公司了也不找我?”
  知道月淮夷来公司是为了上表演课的,所以自己才没有在上课的时间点去找到,结果这小家伙倒好,课程结束了就想着直接走了,也不来找自己,就这样还说什么要收买自己。
  “明总。”
  见明其琛来了,姜悦很自觉的消失在了两个人的面前,毕竟这里是自家公司的停车场,是绝对不会有狗仔的。
  “太累了,想回家睡会来着。”
  早上的时候确实是不困的,现在也不困,只不过昨晚一晚没睡,又上了这么长时间的课,是真的累的不行了。
  “这不是你自己要换来娱乐圈的吗?”
  这可是他拿着自己送的明神珠换来的,现在觉得累也没用。
  “是啊,可是到现在,除了牵了盛木研和秦沫,一条红线都没牵。”
  可能是有些累糊涂了,明其琛觉得月淮夷同自己说话的时候,有点像是在和自己撒娇。
  “现在知道着急了啊?我看你平时挺不在意啊。”
  将人拉到车里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