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月老亲自嗑CP
作者: 腻糖
简介:
  没完成KPI的月老被天帝赶到凡间历劫,在收买了掌管历劫身份的神官后,月淮夷进到了娱乐圈。
  可要做好一个爱豆,演技要好,唱歌跳舞更不能差,这可比做月老要累的多。
  但作为下凡的月老,月淮夷当然不是来当爱豆的。
  用小号关注cp超话里写同人的大大们,听着圈内人的八卦,然后帮他们把嗑的cp变成真的。
  然而本是想来谈恋爱的天帝却不仅当上了影帝,还得帮着处理月淮夷乱牵出来的红线,唯一不见有进展的是自己的感情。
  直到网上出现一片明月cp粉后,明其琛才终于看见了小拇指上的那根红线,另一头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月淮夷。

第01章 推脱天会
  “月兄,你怎么还在这啊,今天天帝主持天会,还不赶紧的。”
  一位手中拿着折扇,身着白衣的人像是早就知道了屋子里的人不会按时去,所以便也就顺路跑来找他了。
  屋子里的人一席红衣,却正在和一团红线作斗争,那一根根的红线像是有生命般缠绕着他。
  “雨兄,不是我不去,你看我这都忙成这样了,实在抽不出空来,劳烦你帮我同天帝说声。”
  忙是在瞎忙,主要是月淮夷知道,天帝这会开来是做什么的,而自己并没有完成这个月自己的业绩,再加上据自己了解,自己恐怕是这个月唯一一个没有完成还差那么多带入,所以不用想也知道,天帝肯定会问自己罪的。
  所以,为了不往枪口上撞,还是不去的为好。
  “月兄,虽然我很想帮你,但是你看看天帝下的诏令。”
  雨成拿出拿出诏令就递到月淮夷的面前去给他看,就月淮夷这点小心思,别说是天帝了,自己都能轻易看出来,他要是真有那么忙的话,就不会完不成这个月天帝的任务了。
  “雨兄,雨兄,你帮帮我吧,不是我不想完成啊,主要是这姻缘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牵上的啊,你看我们天帝,这都上百年了吧,不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吗?”
  作为月老的月淮夷掌管着人世间的所有姻缘,本来是一桩极为幸福且浪漫的工作,可近期来,月淮夷也不知道为何,能够牵上红线的人都在减少。
  更何况,作为天帝都不支持月老的工作,凡间那些人能签上姻缘的肯定少之又少。
  所以说到底还是那个天帝的原因,只不过这种责怪的话,月淮夷也只敢在心里想想。
  “不是我不帮你,诏令点名道姓说了,你必须要到啊。”
  说实在的,自己见过很多身着红衣的人,眼前这个人是能够让人觉得红色最适合他的人,或者说,任何颜色在他这里都不过是个陪衬,不会妖艳,甚至给人一种画中人的绝美。
  “那就说我身体不适,病的很严重很严重。”
  月淮夷想尽办法的不想去参加天会,不仅仅是觉得自己会被处罚,更是觉得自己很可能一个忍不住就和天帝吵起来了,这万一要是戳中了天帝的伤心事,那自己这个月老恐怕就不用当了。
  毕竟自己脾气不怎么好这件事,上天庭的人几乎都清楚。
  倒也不是脾气不好,就是一点就炸,而且不讲理。
  这些月淮夷自己也都清楚,但是清楚归清楚,改不改就是自己的事情了,也没有人能够让自己去改。
  “你觉得你这么说,谁会相信?”
  这个借口就算是拿去骗那个大木头雷神,恐怕他都不会相信,所以这话拿去说给天帝听,别说是月淮夷不想好好在上天庭混了,就是自己恐怕也会被天帝额外关照。
  虽然眼前这个人看起来很消瘦,再加上过于白皙的皮肤,确实给人一种羸弱的感觉,但是三天两头的用身体不好的理由来推脱,任谁都不会再去相信的。
  平常的事情他这样推脱或许还可以,但是这次可是天帝主持的,哪里是他一个随便的借口就可以不去的。
  “雨兄,你看我这,一团乱的,看在我们两个人这几百年的情分,你就帮帮我呗。”
  月淮夷还是不死心,拿出自己和眼前这个人的情分来说事,但是雨成铁了心的不帮他躲过这场天会,而且还是非得要带他去参加的。
  毕竟雨成心里清楚,天帝若是没有看到月淮夷出席,肯定是会问到自己头上来的,为了不让天帝惦记上自己,还是把月淮夷带去比较好。
  “月兄啊,你想,如果这次天帝主持的天会你都不给他面子,那到时候天帝肯定三天两头来找你麻烦,你确定想要为了躲一次天帝从此以后被天帝针对吗?然后天帝就会天天出入你这月仙宫了。”
  既然让他看了天帝的诏令都没能劝动他,那就不如加点威胁恐吓,想来月淮夷肯定也是不希望天天见天帝的。
  “好好好,去去去,现在就去。”
  月淮夷是想到了自己不给天帝面子后自己的下场,所以只能认命的起身去参加天会。

第02章 月老是个单身狗
  “月兄,以往都没见你穿过蓝色的衣服,别说,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啊。”
  带着月淮夷去参加天会的这一路上,不论是男神仙还是女神仙,在看到月淮夷的时候都停留了目光,眼神里全是惊艳,让雨成都跟着风光了一把。
  然而被关注的月淮夷却满脸愁容,这身衣服是自己唯一一件蓝色的衣服,选择今天穿无非是想着天帝喜好蓝色,自己这一身能够让天帝心情好些少骂点自己。
  这也是为什么临出门前自己非要换身衣物的原因,虽然月淮夷心里也清楚,这样做的效果可能并没有,但起码有心理安慰。
  “哦,我知道了,听说天帝喜好蓝色,月兄,你还挺在意的嘛。”
  雨成挤眉弄眼的看着月淮夷,那眼神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你看明……天帝,他像是会被这种事情感化的人吗?”
  月淮夷那声明其琛差点就说出口了,毕竟自己在宫殿里的时候可是丝毫不在意这些的,但是现在是在外面,更何况还是在去挨骂的路上。
  看着那时候在自己面前那般放肆指责天帝的人,现在却怂成这样,雨成差点就没忍住自己的笑意。
  这人啊,也就只能在背地里嚣张,完完全全就是个纸老虎,但凡胆子大点,他月淮夷也不至于成为众仙都敢调侃的对象,哪怕都知道他脾不好。
  “哟,我还以为月兄你害怕会不来呢。”
  这不,雨成心里刚腹诽完,就有一个人来帮着证明自己的想法一般。
  “瞧风神说的,我之前不是听闻风神一向不喜出席这种天会吗?怎地一听是天帝召开就屁颠屁颠的跑来了?瞧这一身处处装点着蓝色,还没放弃勾搭天帝的想法啊?”
  对于面前这个人的挖苦,月淮夷毫不在乎,这满上天庭的神仙分为三波,一波是畏惧天帝的,一波是像风神一样天天幻想着能勾搭上天帝的,还有一波特立独行的,对天帝是背地里骂来骂去,当面畏畏缩缩的。
  当然,这最后一波恐怕也就只有自己了,至少自己绝对是代表性人物。
  “你……月兄还好意思说我,你瞧瞧你自己这一身,如此明目张胆的意图,还自称什么清心寡欲,我看你就是想以权谋私,仗着自己是月老就动这些心思。”
  被月淮夷说道了自己的痛处,风神恼羞成怒,恨不得指着月淮夷的鼻子骂。
  “哎呦,我说怎么觉得风神这一身这么突兀呢,说实在的啊风神,蓝色真的不适合你,你看看这一对比,我要是天帝,也明显能看出来谁更佳赏心悦目些。”
  雨成也丝毫不给风神面子,阴阳怪气的道。
  “你……你们……”
  “月兄啊,不是我说你,你看看你成天穿红色的,就应该换个颜色穿穿,也好让个别神官知道,什么颜色配什么样的人。”
  没管风神吹胡子瞪眼般的生气,转而对月淮夷道。
  这两个人原本就是上天庭里嘴出类拔萃的毒的,风神又怎么受得了这般气,既然说不过,那么论打,这两个人联手都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
  “风神,今日是天帝召开天会的,你若是动手,就不怕天帝降罪与你吗?”
  雨成立即看出了他的心思,在他刚想动手的时候就出言道。
  为了这两个人弄乱了自己精心准备的装扮也确实不值,所以风神只能带着怒气的甩了衣袖,然后向天殿走去。
  “哎,也不知道你嘴这么毒哪位仙子能看上你啊。”
  等到风神走后,月淮夷还不忘调侃调侃自己身边的这位。
  “怕什么,掌管爱情的月老本人都是单身,我着什么急呢是吧。”
  说实在的,别说是雨成心里想不明白了,就是月淮夷自己都弄不明白,自己一个论长相论实力都有的人了,甚至于自己都是掌管感情之事的月老,怎么就促成不了自己的爱情呢?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恐怕都不知道成为多少人的笑柄了吧。
  “找时间我就去钓个对象来,到时候你就一个人单着吧。”
  月淮夷一边往天殿走一边咬着牙恶狠狠的道。

第03章 业绩调查大会
  “好,我等着,看看谁最后单着。”
  雨成挑了挑眉道,然后追上了带着怒气的人。
  等到两个人都到达天殿后,已经有不少神官和仙子站在殿下了,手里都拿着撰写了自己近期来的“丰功伟业”以及自己负责的部分的完成量的卷轴。
  当然,其实天帝对于这些也都有数,所以哪怕他们在卷轴上胡乱添几笔,无非就是让天帝处罚的更重些罢了。
  月淮夷悄摸的站在了人群的最后,想着尽量减小自己的存在感,奢望着一会召开天会的时候天帝想不起来自己。
  然而事与愿违的是,自己想尽量减少存在感,但身边的人就仿佛是闲不住一般,这边闲聊几句,那边瞎扯几句,引得自己身边这里热闹非凡,任谁应该都不可能不注意到他们这边。
  “雨成,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啊。”
  凑到雨成身边,月淮夷有些绝望的对他道。
  “月兄你这就不懂了吧,我多打探打探这些人肯定就会记住我,等哪位仙子或是女神管要招夫的时候,那不是都能为我提上一句吗?”
  像是真的打算同月淮夷比谁能先脱单一般,雨成看着眼神里觉得自己有病的月淮夷,然后用自己“你不懂”的表情回敬了他。
  月淮夷只能默默的用手摆了给你继续的手势,然后站的离他远了些,甚至于还低下了头,以免被一会来开天会的天帝发现。
  然而,天帝还没来,月淮夷就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目光,而且那个眼神中的敌意特别明显。
  抬头的时候月淮夷就看到了那个目光的来源处,正是刚才和他们碰上的风神,他站的位置特别前,就像是生怕天帝看不见一般。
  月淮夷现在也懒得和他计较,虽然现在天帝还没来,但是这不代表天帝不会随时来,所以月淮夷也就随他去了,反正要瞪的是他,被他瞪着自己也不会少块肉的。
  就在自己低下头没多久,在那个眼神不在自己身上后,在周围刹那间都安静后,月淮夷心里立即清楚了,那个闲的没事非得来开天会的天帝来了。
  明其琛其实一眼就看见了站在人群最后的月淮夷,那一席蓝衣不似他以往爱穿的红色衣裳,更不似那群抱着心思故意在自己面前穿蓝色衣服的人,月淮夷的这身蓝衣让任何人都能被惊艳到。
  这么看到他后,明其琛更想把人留在自己的宫殿里,不让其他人觊觎了。
  只可惜,他的这身蓝衣绝对不是为了向自己示爱穿的,多半是害怕自己因为他没完成的事情骂他。
  但凡他脑袋开窍点,现在也根本不用担心这种会被骂的事情,别说是自己,整个上天庭应该都没有人敢去骂他了。
  月淮夷当然不知道这位天帝怎么想的,在他微微抬头的时候看到的是他往自己这边看,特别像是在查探有没有少人。
  再加上那副要吃人般的神情,月淮夷恨不得将头埋得低低的。
  “君上,这是我近期来的业绩,请您过目。”
  第一个敢这么大胆的上前去的人自然是费尽心机打扮的风神,另一边的雨成小声的发出声音,让月淮夷看向自己。
  可是毕竟四下那般安静,即使雨成自以为很小声了,周围的人也都能听见,任月淮夷怎么给他使眼色他都不理睬。
  “雨神,本殿听闻最近下面对降水有很大怨言啊。”
  收回了本打算去接风神的卷轴的手,明其琛看向了当着自己面在和月淮夷使眼色的人。
  顺着看向雨成的不仅仅有天帝的眼神,还有刚才差点就能让天帝碰到自己的风神。
  “君上,我都是按要求量下的雨。”
  但凡早知道这天会还会扯上自己的降雨量,自己不仅不劝他来,也肯定会和月淮夷待在他的月仙宫里也不来参加了。
  “是吗,据我所知,你上月十日以及二十三日是跟着一位女子去了北方,一个本不该有那么多降水量的地方。”
  明其琛一挥手,将发生洪涝灾害处的画面摆在了众人面前。
  “明明什么都知道,还装作不知道的问话,虚伪。”
  自言自语的说完后,月淮夷确定了自己这个位置的安全性,便从袖口中拿了个红线把玩在手中。
  “君上,我……我只是,一时迷了心窍。”
  知道瞒不住,雨成立即跪在明其琛面前认错道。
  “罚三年神力,香火之数三年供于明